香港的失業率創15年新高,很多人在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爆發下失業。阿楊(化名,圖右)是其中一人,並已無處可宿數月。無國界醫生為他安排臨時住宿,並由無國界醫生的社工譚葭穎(圖左)跟進其需要。© MSF
 
「起初,我租住賓館,一日250蚊,但好快就發現負擔唔到,於是改喺網吧過夜,一晚35蚊。5月嘅時候,我都仲可以去附近嘅體育館沖涼,但而家我咩都做唔到。疫情令我由4月到而家都搵唔到工,無地方住,無人幫到我。我好無助,就算要瞓街都唔知瞓邊到。」無國界醫生於2019冠狀病毒病在港爆發期間,為無家者提供臨時住宿,34歲的阿楊(化名)是其中一人。 
 
今年1月底,2019冠狀病毒病在港爆發,四月疫情一度緩和。當時在私人會所任職清潔工的阿楊以為這是轉工的好時機,卻想不到疫情反覆,一下子已失業3個月。他說:「以前睇報紙搵工,即見即請,好快就搵到工,仲要包食包住,而家搵極都搵唔到。」
 
直到7月12日,阿楊終於獲一間餐廳聘請,準備翌日上班。但由於疫情轉趨嚴峻,當晚政府宣布進一步抗疫措施,餐廳晚市不設堂食。這個措施即時令阿楊失去新工作,又變回失業人士。「喺啲限制措施下都唔知去得邊到,加上天氣30幾度,喺條街到一身汗臭,你去搵野做,老闆都唔請你啦。如果體育館無關到,我都可以去沖下涼,但而家咩都冇晒。」
 
「曾經有社工和區議員幫我申請宿舍,但唔係要我自己支付$6700月租,就係要求要有政府部門的轉介。我搵過一啲為露宿者提供住宿的非政府機構,但都因為疫症而關閉。」在多次求助不果下,阿楊最後在情緒低落下,選擇了輕生,幸而最後送院獲救。留院3日後出院,臨出院前,阿楊又一次對自己的前景感沮喪,但這一次他決定主動求助,最終護士向他提供了無國界醫生和「ImpactHK」的聯絡資料。
 
阿楊現時已入住由無國界醫生安排的賓館,
 
 
「幫到住宿已經幫到很多,起碼有地方落腳,有飯食,病的時候都有醫生看。作為一個三唔識七嘅人,竟然有人會幫我租間賓館。好似喺黑暗中見到啲光,打動咗我,我而家會堅強地去搵工。」
 
阿楊在網上搜尋數小時後,打算應徵一間老人院的廚房助理。被問到老人院正在爆發疫情,會否擔心,他說:「擔心,但唔返工就手停口停。」
 
------------------------------------
自6月開始,無國界醫生與本地組織「ImpactHK」合作,為無家者提供臨時住宿和免費醫療諮詢。「ImpactHK」一直支援本港的無家者,為少數在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爆發期間仍維持服務的本地組織。此外,我們也有社工跟進個案,提供各項所需服務。在短短1個月內,無國界醫生已為無家者提供了25次醫療諮詢和為15名無家者安排臨時住宿。自2020年1月底開始,無國界醫生在港展開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的工作,包括進行健康教育、心理健康工作坊和提高公眾意識。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