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難民營生活的日子非常難熬,空間狹小且沒有可以給小孩玩的地方。」希迪格(Abu Siddik)告訴我們,他住在孟加拉東南海岸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區的一個難民營,在這僅26平方公里大的土地上,擠滿了86萬羅興亞難民。
 
「家裡的房子被燒毀,是我離開緬甸的原因。他們不僅虐殺羅興亞人 ,還折磨我們的婦女。生活充滿危險。」
 
希迪格敘述的場景,是緬甸安全部隊自2017年8月所展開的「清剿行動」,這一系列行動迫使超過70萬名羅興亞人離開若開(Rakhine)邦,穿越邊境前往孟加拉;而在此之前已有20多萬羅興亞人為逃離暴力而先行逃至該國。
 
動身逃難以前,許多人都曾親身經歷或目睹親友被殺害、自己的家被摧毀等恐怖暴行。
 
 

希迪格來自緬甸若開邦。他現與妻子及5名孩子同住科克斯巴扎爾區難民營。相片攝於無國界醫生庫圖帕朗醫院內,他與受傷後獲得治療的5歲兒子。©HasnatSohan/MSF

 
希望渺茫的未來
三年過去,羅興亞難民能改善處境,或以安全、有尊嚴方式盡快返回緬甸的希望十分渺茫,他們仍住在過度擁擠、由竹桿和塑膠布搭成的簡陋臨時居所裡。羅興亞人的生活依然停滯不前。
 
羅興亞難民的心理健康需求這幾年來不斷升級,由於失業、對未來充滿焦慮迷茫、生活環境惡劣,以及難以獲得基本公共服務,例如接受正規教育,都使難民在緬甸的創傷記憶更添傷痕;有些人因為嚴重的心理問題,如患上躁鬱症、思覺失調症(精神分裂症)而正在接受精神科治療。無國界醫生(MSF)團隊已在我們於科克斯巴扎爾的多個醫療設施中,發現患有心理健康問題的人數正不斷增加。
 
惡劣的生活環境是致病主因
無國界醫生醫療隊長伊斯蘭 (Tarikul Islam)解釋:「我們接觸到的絕大多數患者,不論成人或兒童,都有呼吸道感染、腹瀉以及皮膚感染的症狀,這些疾病與惡劣的生活環境息息相關。」他帶領的團隊正在庫圖巴朗—巴魯卡里(Kutupalong-Balukhali)這全球最大的難民營中工作。
 
難民營裡的環境比危機初期時更完善,道路更平整、廁所和淨水的取水處數量增加,但絕大多數人仍然難以取用這些資源。同時,這裡的生活還是很不穩定,每年當季風帶來降雨時,洪水和泥石流都構成人們面臨連少數僅有家當都要失去的威脅 。
 
難民同時也要面對經濟困境,因此延遲看病的情況毫不意外,然而這情況卻會令病情惡化。「有些病人在病情嚴重時才來就醫。假如病人沒有及時來到,等到病情變得複雜,傷到體內其他器官時,我們就必須花費更多心力治療,病況也更難處理。」兒科醫生波西 (Ferdyoli Porcel)說道。
 
以往在緬甸,由於許多羅興亞社區得到的醫療服務質素較低,難民的健康因而受到不良影響,也令他們無法放心利用營內的醫療服務。波西解釋:「另一個問題關乎產前護理和在家分娩。在家分娩時,產婦在分娩過程出現併發症,或初生嬰兒有併發症能怎麼辦?若在醫院,遇到嬰兒出生就有問題,我們能應對這些併發症,為嬰兒爭取一線生機,或是若有產婦大量失血,我們就能幫到她。」
 
 
25歲的阿尤比與她只出生了十天的孩子。攝於科克斯巴扎爾區的戈亞瑪拉母嬰健康醫院。3年前她從緬甸逃離,現居住在孟加拉一個羅興亞人難民營。©HasnatSohan/MSF
 
2019冠狀病毒病帶來的額外挑戰
今年,2019冠狀病毒病為無國界醫生的醫療工作帶來額外挑戰。5月15日,難民營中出現第一位羅興亞確診病人時,群眾對醫療系統的不信任頓時升高,謠言、錯誤消息滿天飛,而恐懼情緒更使原本需要接受必要及與其他醫療護理的病人不敢接近診所。
 
醫療隊長伊斯蘭表示:「有些病人擔心會受到差別待遇,而沒有公開承認自己出現2019冠狀病毒病症狀。」
 
裘拜達(Jobaida)幾週前剛在無國界醫生於戈亞瑪拉(Goyalmara)設立的母嬰醫院分娩,她向我們描述她和嬰兒在深切治療病房待了6天,接受病毒檢測的心路歷程:「當得知檢測結果為陽性時,我和寶寶一起被轉移到隔離病房待了12天,我非常害怕,因為社區裡的人相信一旦感染疫症就會死。但是這裡的醫護人員很和善,不斷鼓勵我且每天都會來確認我的狀況,即便我可能傳染病毒,也沒有擔心靠近我,讓我感覺沒有那麼羞恥。」
 
在科克斯巴扎爾區的戈亞瑪拉母嬰健康醫院,一名無國界醫救援人員於為一名婦女量度體溫,這是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防疫工作的其中一環。©HasnatSohan/MSF
 
 
與社區合作至關重要
在社群中共享資訊及提高意識,對無國界醫生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的工作十分重要 ,但礙於營地可用的網路有限,阻礙我們以社交媒體或短訊來傳遞訊息。為避免人們聚集,我們的外展隊需要在營內及鄰近的孟加拉人聚居的村落中,逐家逐戶地與每個家庭的成員交流。
 
由於人手和資源有限,包括無國界醫生在內的一些醫療服務提供者都不得不減少活動,尤其是在疫症大流行的初期,這對需要醫療服務的人造成不少影響。
 
阻止疫症蔓延,也意味着難民營内的活動限制增加,進一步阻礙人們獲得醫療護理的機會,並使患有「無形」疾病,例如精神病或糖尿病等非傳染性疾病的患者,更難證明自己有病並前往醫療設施。
 
 
在科克斯巴扎爾區的戈亞瑪拉母嬰健康醫院,完成治療並出院的嬰兒都會在牆上留下彩色腳印。©HasnatSohan/MSF
 
前景一片黯淡
時間流逝,8月25日提醒人們羅興亞人已歷盡數十年被政府允許的暴力、迫害、歧視,基本權利被剝奪。除了孟加拉,在緬甸和馬來西亞等設有無國界醫生醫療項目的地方,我們都見到羅興亞人如何陷入困境之中。
 
留在若開邦的羅興亞人繼續面臨歧視和種族隔離,特別是當行動受到限制,他們獲得醫療服務的機會也受限。
 
馬來西亞是另一個收容最多羅興亞人的國家,因為害怕被舉報至入境部門進而被拘留,當中大部分人都不尋求或延遲尋求醫療護理,直到因病情變得嚴重才肯求醫。另外,就業困難導致大部份人即使想求醫也負擔不起醫療費用。
 
近幾個月,一些東南亞國家出於對2019冠狀病毒病的恐懼,多次拒絕接收載有數百名逃離孟加拉難民營的難民船隻,他們大多是遭受虐待的受害者,在幾乎沒有食物和水的困境下漂流數周。
 
無國界醫生在孟加拉的代表佩雷拉(Alan Pereira)指出:「疫情大流行加劇羅興亞難民的困境,令他們更脆弱。這些難民缺乏法律地位,也沒有長遠及可持續的方案解決問題,令他們的未來比以往更難預料。現時全球許多人的行動受到限制,計劃需擱置及生計陷入停頓,我們也需知道這已是羅興亞人世代以來的生活處境。」
 
--------------------------------------
無國界醫生在科克斯巴扎爾難民營管理10間醫院和基本醫療中心。我們的項目涵蓋住院和門診服務,包括急症和深切治療護理 、兒科、產科、性與生殖健康服務以及治療性暴力倖存者和非傳染性疾病患者的服務。在2020年首半年中,無國界醫生的團隊舉辦約17.3萬次門診診症和急症服務、治療超過9,100 名病人、提供愈22,600次產前護理、協助超過2,000次分娩,並進行超過14,250次個人心理健康輔導。
 
為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正舉辦健康教育推廣活動 ,以提高認識並教育社區。我們為前線員工提供感染預防和控制措施的培訓,並已在我們所有的醫療設施和專門治療中心設立隔離病房。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