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剛果民主共和國還在全力應對東北部爆發的第10次伊波拉疫情和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時,該國西部赤道省於6月宣佈爆發該國第11次伊波拉疫情,並已蔓延至該省11個難以到達的衛生區(health zones)。截至9月1日,無國界醫生已派員到最偏遠、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其中5個衛生區,支援9間治療和隔離中心,並支援社區的病毒監察系統,為居住在極偏遠地區的病人提供即時治療。
 
 
伊波拉疫情沿陸路和河道一帶蔓延,擴散至更偏遠地區,有些衛生區只能撐獨木舟經河流到達。©Franck Ngonga
 
赤道省的面積比香港大37倍,受伊波拉疫情影響的11個衛生區都是難以到達的區域,有些村莊只能撐獨木舟經河流到達,或需花數小時經森林內崎嶇不平的艱難路程前往,當地卻只有一架直升機供各個人道救援組織使用。因此無國界醫生以分散模式展開應對項目,調派不同小隊到博隆巴(Bolomba),比科羅(Bikoro),莫尼卡(Monieka),因根代(Ingende)和洛托姆貝(Lotombe)衛生區提供醫療服務。
 
無國界醫生的後勤人員登博(Mathias Dembo)說: 「無國界醫生團隊預先購入汽車及電單車可隨時使用,也在船上或獨木舟上安裝舷外引擎,並根據不同地區的可達度安排這些物資分配。以博隆巴(Bolomba)衛生區為例,團隊必須帶同所有裝備和藉著獨木舟隊相助,沿著利凱倫巴河(Likelemba River)才能到達該區。」
 
 
穿梭林間,團隊只能攜帶輕便裝備。交通不便成為醫療隊對抗伊波拉疫情的一大挑戰。©Franck Ngonga
 
我們除了支援醫院的伊波拉治療中心外,還在博索蒙東巴(Boso Mondomba)和尤利(Yuli)的偏遠地區,設立兩間小型治療和隔離中心。莫尼卡和比科羅衛生區也採取同樣的分散模式,團隊正在當地難以進入的區域支援4間小型治療和隔離中心。無國界醫生團隊除了對抗伊波拉疫情,還在疫情嚴重地區的醫療中心提供一般護理,同時捐贈藥物、培訓當地醫療人員應對伊波拉病毒及加強感染預防和控制措施,確保人們能獲得持續的基本醫療服務,也協助盡早發現可疑病例。
 
由於省內關於伊波拉的資訊並不流通,我們的健康教育推廣團隊正支援衛生部,在博隆巴、比科羅和莫尼卡協助加強意識和推動以社區本為的監察模式,例如招募當地康復者成為健康推廣員,與鄰里分享自身經歷及講解有關病毒的資訊。這種社區為本的方式也有助及早發現可疑病例,推動社區自行管理應對疫情的工作。
 
 
無國界醫生的健康教育隊員布萊斯(Blaise)與伊科科衛生區的社群分享有關伊波拉疫情的資訊。 健康教育團隊採用社區為本的模式,親身到訪每個家庭解釋這個疾病,提供資訊讓社群懂得識別症狀,並在發現感染個案時及時通報病毒監察系統。 這種方法有效讓社區識別可疑病例並迅速提升警報等級,也有助社區自行管理應對疫情的工作。©Franck Ngonga
 
------------------------
截至9月2日,赤道省共錄得104宗確診感染伊波拉病毒個案,6人懷疑感染,47人死亡。赤道省上一次爆發伊波拉疫情是於兩年前,即2018年5月至7月,是該國第9次伊波拉疫情爆發,最終54人受感染、33人死亡。
 
而該國第10次伊波拉疫情剛於今年6月25日宣佈結束。這場該國歷來最嚴重的伊波拉爆發導致3,470人受感染,2,287人死亡。無國界醫生一直在受疫情影響地區展開救援,包括照顧病人、處理疑似個案、預防和控制感染、警報調查及健康推廣。位於卡多瓦及布藤博的伊波拉治療中心於2019年遇襲後,我們的團隊集中支援當地醫療設施、提供護理、促進及早偵測和診斷伊波拉個案。我們的團隊又在伊圖里省和北基伍省不同城市支援當地的醫療設施,包括提供基本健康護理、協助病人分流、隔離、感染預防及控制、水利及衛生措施、病人轉介和健康推廣,亦支援布尼亞一間有34張病床的治療中心,以及戈馬市一家小型伊波拉治療中心,並在市內興建一家較大型、有72個床位的伊波拉治療中心。
 
 
在博隆巴伊波拉治療中心內,醫療隊正為病人提供治療。©Franck Ngonga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