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蘇丹廣泛地區爆發嚴重水災,受災人數估計高達80萬。洪水淹沒房屋,災民缺乏食物、食水和住所。自7月以來,南蘇丹廣泛地區遭洪水淹沒,惟河水水位仍在上升,災情持續惡化。
 
無國界醫生在皮博爾大區 (Greater Pibor)、瓊萊省(Jonglei)、上尼羅州(Upper Nile) 和聯合州(Unity) 的受災地區提供醫療服務。當地仍需要更多醫療護理的支援,以應付急增的瘧疾病例和其他有可能爆發的疾病。
 
無國界醫生南蘇丹項目總管穆罕默德 (Ibrahim Muhammad) 指:「今年水災爆發時,我們已在應對各種緊急情況,例如 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暴力衝突升溫、經濟危機惡化、糧食安全威脅日增。此外,災民流離失所,居住環境擁擠,衛生條件惡劣,加上缺乏運作正常的廁所,導致疾病爆發的風險很高,例如腹瀉疾病和瘧疾。我們正做好準備,以應付受災地區或爆發各種疾病的情況。」
 
皮博爾大區災情為南蘇丹其中一個最嚴重地區。無國界醫生在當地五個村落開設流動診所,並在皮博爾城開設緊急醫療中心。過去兩個月,無國界醫生在皮博爾和鄰近地區治療超過13,000名病人,其中包括超過5,000名五歲以下兒童。無國界醫生為其中約一半病人治療瘧疾,並為160多名兒童醫治麻疹。
 
皮博爾大區的民衆面臨日趨嚴重的營養不良問題。我們設立的流動診所和住院餵食治療中心正為幼童提供額外營養治療。由於食水遭洪水污染,無國界醫生每天在皮博爾向民眾派發6萬升飲用水。目前河水水位仍在上升,我們憂慮設於皮博爾的診所將無法運作,所以團隊正在區外地勢較高的地點尋找新址。 
 
舊凡加克(Old Fangak)是位於瓊萊省的濕地區,目前大概有30,000名居民,該區河水水位自7月起持續上漲。
 
無國界醫生在舊凡加克的項目總管伊索胡尼(Dorothy I. Esonwune)說:「每天都有許多房屋受洪水影響,居民每天忙著把家居周圍的洪水舀出來,然後用泥巴築起堤壩。」
 
9月下旬,豪雨成災,洪水淹沒鄰近村莊的居所,有 3,000人來到舊凡加克暫避。無國界醫生在舊凡加克醫院的團隊已為70多名流離失所者提供護理,包括治療呼吸道感染和急性水樣腹瀉。鎮上大部分廁所已被淹沒,增加爆發水傳播疾病的風險。
 
由於洪水氾濫,民眾幾乎無法從前往無國界醫生在瓊萊省蘭基安(Lankien) 的醫院,因此病人數目下降。當地機場遭洪水淹沒,難以運送醫療物資和轉介有需要的病人到其他醫療設施。
 
我們的病人向我們描述令人痛苦的旅程。喪偶的贊(Stephen Manyang Chan)育有五名小孩,當13歲的兒子約爾 (Yoel) 生病後,父親便背著兒子在水位及胸的洪水中步行超過兩個小時,才能把兒子送到位於聯合州萊爾(Leer)的無國界醫生診所求醫。 
 
贊說:「去醫院的旅途中沒有路,只有水。」
 
正當洪水淹沒無國界醫生兩個駐紮點,並即將波及萊爾的基本醫療護理中心時,無國界醫生團隊立即收起醫療用品,並另覓新址繼續服務。
 
在上尼羅州,無國界醫生設立一所緊急醫療中心,服務卡納爾(Canal)和霍爾庫呂斯(Khorfulus) 兩鎮的居民。該診所只能從馬拉卡勒(Malakal) 乘船到達,我們派出一支隊伍治療瘧疾和腹瀉病人,為患者進行快速營養篩查,又提供心理支援,並向545戶家庭派發必需品。
 
在某些地區,由於洪水太深,民眾無法涉水而行,要前往各地,唯有使用塑膠布自製臨時木筏,或把大型塑膠水箱改造成獨木舟,並以鐵鏟為槳。留下看守房屋的民眾則疊起沙袋或築建泥牆,試圖阻擋洪水入侵。 
 
39歲的威利昂(Tbisa Willion)是卡納爾鎮的居民,他形容水災情景時仍尤有餘悸:「水漲出奇地快。我們為了保命,想也沒有想就立即離開。我們最初暫住在學校裡,但後來學校也被洪水摧毀,於是便到鄰居處暫避。後來我們乘獨木舟回家,試著拿回僅有的家當,卻只能找到幾個盤子,家中的雞和10隻山羊全都沒有了,而我已無處容身。」
 
南蘇丹全國人口仍然受災情嚴重影響,我們目前在繼續在瓊萊省、上尼羅州和聯合州進行空中和地面的監測和評估工作,以尋找災情最嚴重的社區。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