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救船Sea-Watch 4被扣押在意大利巴勒莫超過一個月,當局繼續對搜救船實施行政封鎖,阻止該船返回地中海行動。
 
海上救援組織Sea-Watch 正向意大利行政院提出上訴,爭取盡快釋放船隻。
 
無國界醫生早前與Sea-Watch組織合作,在Sea-Watch 4搜救船上為獲救者提供治療。我們現有一支團隊準備好隨時展開救援行動。團隊期望船隻能早日獲得放行,以便盡快重新展開救援行動。由於地中海局勢仍然嚴峻,僅在過去一星期就有近20人死亡,當中包括兩名兒童和一名孕婦,另有5人被列為死亡或失蹤。
 
無國界醫生項目總管柳天蕙說:「自9月19日起,因Sea Watch 4遭到當局扣留,因此一直無法航行並恢復救援行動。船隻遭扣留至今,至少有80人在地中海喪生,還有數百人遭當局強行送返利比亞。遣返後,他們或遭酷刑迫害和虐待。」
 
無國界醫生明白及尊重港口安全管制是海事法的重要一環,但我們擔心意大利當局基於政治目的扣押船隻,並藉違反海事法和安全條例等荒謬理由,一心阻撓Sea Watch 4出海進行救援。負責意大利港口的有關當局對Sea Watch 4進行長達11個小時的檢查後,便對該船下達扣留令,聲稱該船有各種違規情況,例如船上有幾盞燈的運作出現問題,甚至是一些根本無法解決的問題。
 
再舉一例:Sea Watch 4在完成救援行動及協助接收其他船隻的獲救者後,一共載著354人,意大利當局竟指責船上救生設備不足全船人員使用,說法完全無視《國際海上搜尋救助公約》中,船長須救助海上遇險人員的規定。我們認為意大利當局的無理解釋應受到譴責。事實上,當日另一艘救援船在馬爾他搜救海域内被要求出動救援。其後,馬爾他當局指示Sea Watch 4協助接收該船的獲救者,意大利海岸防衛隊亦出動多艘船隻到達現場,並接收了49名較虛弱人士,而Sea Watch 4則接收其餘152名倖存者。
 
在Sea Watch 4上參與救援的無國界醫生項目統籌德克(Barbara Deck)說:「即使部分被指違規的情況是吹毛求疵,且不足成為拘留船隻的理由,但基於合作精神,我們仍很努力地配合和應變。坦白而言,當局提出的某些要求實在無法達到,例如要求出示該船註冊國(德國)從來都沒有提供的證明文件,我們根本無法迎合這項要求,也擔心意大利當局會利用法律程序和海事法來阻撓搜救行動。」
 
救援行動符合國際法和各國法律,但多國政府卻多次阻撓非政府組織展開海上救援,扣押Sea Watch 4只是其中一例。Sea Watch 4是意大利當局數月以來扣留的第五艘非政府組織搜救船。10月10日,由非政府組織運作的搜救船Alan Kurdi在6個月內兩度遭扣留於西西里島。10月22日,獲班克西 (Banksy) 資助的搜救船 Louise Michel宣佈船隻的註冊受到質疑,所以無法離開港口。
 
地中海是世界上最致命的海上逃生路線,但歐盟國家一方面削弱地中海一帶的搜救支援,一方面卻簽訂移民協議,承諾採取更為人道的移民政策,兩者背道而馳,實在是相當諷刺。假如歐盟國家拒絕承擔責任,那至少也應容許非政府組織的搜救船行動。
 
歐盟成員國決定一再無視其拯救生命的法律和道德責任,並濫用官僚和行政措施限制使用救援資源,而最近在地中海發生的事件,暴露各國的行徑會帶來致命後果。自Sea-Watch 4遭扣留以來,至少有80人死於利比亞和意大利海岸的沉船事故。早前曾有一艘載有12人的船在地中海漂流10天,5人在事後被列為失蹤或死亡,但當局竟在接到遇險訊號4天後才展開搜救。
 
雖然歐盟承認利比亞並非安全的遣返目的地,但仍然資助和培訓利比亞海岸防衛隊。10月8日,意大利和歐盟出資資助利比亞海岸防衛隊復修的兩艘船隻返回利比亞,這兩艘船將會用於逮捕和遣返循海路逃向歐洲的移民。
 
2020年至今,至少有506人在地中海喪生,近9,000人遭強行送返利比亞。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