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个流血的故事

太好了,今日我可以有自己的睡房,因为部分国际人员已经离开项目。我们今日很早完成了工作,晚上七时半便回到宿舍。我终于有时间打开行李箱收拾。这是一间不错的房间,既整洁,又有浴室和热水供应。经过一天辛勤的工作后,现在是时候轻松一下。 今日,我们改善了工作流程,变得更有效率。我们一共进行了十五台手术,其中包括三个紧急手术。 一个七岁的男孩被送入医院,他从梨树掉下来后,左手臂肿起。我们发现他的上臂有骨折。骨折和血液积压在肌肉阻碍了前臂和手掌的血液。我们需要将皮肤及肌肉筋膜分开,令肌肉内的压力得以释放。在芒果成熟的季节,经常会有从树上掉下来受伤的个案。 另一名八岁女孩,她的左脚被汽车辗过压伤。我们不得不截掉她左脚的拇趾。连同另一名年轻男子因骨盆和左大腿骨折,于傍晚时份被送到医院,我们今日共有两名因交通意外入院的病人。假若你看过这里繁忙的交通和人车争路的情况,就会觉得这很平常。 第三名伤者的右肩有旧枪伤,他几乎完全失去肩部的关节。他是因为肩膊上出现脓肿而被送到医院。起初,其中一位来自美国的骨科医生帕特里克,请我把脓肿切除和排清脓液。表面看起来只是收集脓液。后来,另一名外科医生詹姆斯来帮忙。这里没有新的X光机可用。我建议他切得深一点,以检查是否有任何坏死的骨组织残留而造成感染。他真的找到一片焊接子弹。詹姆斯后来和帕特里克分享这个病例,我很高兴可以获得他们的信任。 对不起,除了这些流血的故事,我没有很多有趣的故事跟大家分享,因为提姆医院是一所创伤治疗中心。 今日早上,我见到一位女志愿人员在宿舍外跑步。她告诉我,围着宿舍的指定路线跑步是准许的。若两个人一起跑就更好。可惜,她明天要走了。我曾说过因为安全理由,这个月我都不能跑步。现在已经不是这个问题了,只是我太晚才回到宿舍,我们不能在晚上到宿舍外跑步。
地点
2011
議題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