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胞胎的故事

在南苏丹行医,特别是在远离城市的边境行医,可以见到在发达地区难以见到的种种情况。在这里的短短3个月时间,我有幸见识到了之前只在书本上学到过的许多疾病,比如狂犬病和破伤风。另外我刚到达项目点的时候,作为唯一的内科医生,我还需要处理许多属于我专业以外的情况,象儿科,妇产科,还有新生儿病。 妇女和儿童永远是最脆弱,最容易受到伤害的人群。在难民营中的大多数是妇女和儿童。男人们把全家送到位于南苏丹的上尼罗河州边境地区,转身又回到战火纷飞的苏丹青尼罗河州,有的希望在冲突中保全家里的产业,有的人本身便是交战方南苏丹解放军北方局的一员。
© Frick ZHOU
孩子刚刚出生的样子。为了防止混淆,我们在婴儿的手腕上绑上纱布条。一条的是老大,两条是老二,三条的是老三,尽管他的体重反而是最大,也给我们带来了最多的麻烦。

一天夜里,我和助产士合作处理了一例相当复杂的接生。 孕妇是在白天到达的,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巨大的肚子,和孕妇瘦小的身体几乎不成比例。这样的腹部用西瓜来形容绝对没有夸张的地方,几乎和气球一样在身体的中部突出来。产前检查的时候,我们没有超生设备,依靠体格检查和听胎心的喇叭形听筒无论如何也不能确定胎心的位置和胎儿的体位。不管怎么样,胎儿足月是确定的,我们把孕妇收住产房。 晚上10点钟的时候,分娩开始了,前面两个都很顺利,但是第三个却始终无法出来,当地员工叫我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我赶到产房的时候,孕妇的肚子明显小了一圈,但是还有普通产妇的大小。最糟糕的是,因为之前两个孩子的出生孕妇明显已经耗尽了体力,而且产道一直在流血,我担心她可能已经出现了休克的迹象。我帮助护士开放静脉通路,补液,稳定血压。经过努力最终第三个孩子还是顺利出生,有趣的是,最后出生的孩子体重反而是最大的,有将4斤多重,而且体位不是很好,这应该就是造成难产的原因。不管怎么样,他最后从母亲肚子里出来,只能成为老三。
© Frick ZHOU

孩子全部出生以后,我才注意到3个孩子都是男孩,我们分为两组,一组处理新生儿,另一组照顾产妇,所幸胎盘娩出的过程还算顺利,母亲也没有更多的出血。我们有条不紊地为新生儿称重,注射疫苗和维生素K,三个孩子的眼睛都还睁不开,最小的只有1.2公斤。但是他们都很健康,而且是足月,所以估计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孩子的母亲因为失血过多,因为产后观察的原因在病房里多呆了1天时间,产妇的恢复也不错,生产后母亲的血色素跌到6克,但是考虑到孕妇的情况基本稳定,我们最终避免了输血。后来,当地员工告诉我他们在小区里为母亲找到了一个奶妈,这样3个孩子的吃奶都得到了保障,在我快离开南苏丹的时候,我在产后门诊再次见到了他们,这3个孩子都很不错,2个月多的时间之后,他们在体重上和一般的孩子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
地点
2012
議題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