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西北部:数万人在寒冬挣扎求生

2017年12月中旬以来,包括空袭和地面炮击在内的激烈战斗在叙利亚北部急剧升温,造成开战以来最大的流离失所者潮之一。暴力事件日益增多,主要集中在哈马(Hama)东北部,阿勒颇(Aleppo)南部和伊德利卜(Idlib)省南部地区,对已遭受近七年冲突影响的人们造成又一次的沉重伤害。
 
数万家庭向北逃往土耳其边境,在寒冷的冬天里,他们在此住进过度拥挤的帐篷或临时住所。
 
37 岁的阿布·穆斯塔法是6个孩子的父亲,他在抵达土耳其边境的城镇萨尔马达(Sarmada)时,几乎身无一物。他和另外20个家庭一起凑钱,以每月约1,000美元的代价租了一小块农地。
 
「我们别无选择,我们需要能睡觉的地方。」他説。
 
这些家庭用铁柱建起临时住所,并用毯子和塑胶袋覆盖骨架。住所里没有地板,无法保护他们免於接触潮湿且结满霜的泥巴地面。
 
「寒气无孔不入。」阿布·穆斯塔法 说。
 
这些家庭里,许多只带了很少的家当,甚至两手空空地逃难;其他人则把自己的财物堆在卡车和农用曳引机上,抢救出农具丶家电或其他贵重物品,以图之後能卖掉换钱生存。他们说,这场大离散已让许多村庄几乎被遗弃了。
 
该地区正式的流离失所者营地已不堪负荷,迫使大部份国内流离失所者在其它160个大面积分散的临时安置点中寻找避难所。他们住在临时帐篷里,每个帐篷有三丶四个家庭;而大多数家庭平均都有六个成员。
 
在这些非正式营地里,取得基本住所丶卫生设施丶食物丶饮水和医疗护理的机会皆相当有限。当许多人道组织正缩减於叙利亚境内的行动时,又湿又冷的天气,以及人满为患的营地,都对情况的进一步恶化造成威胁。
 
无国界医生流动医疗队成员雅各布(Dr Mohammed Yaakoup)医生,近期造访了靠近土耳其边境的拉赫曼(Al-Rahman)营地。最近有44个新的流徙家庭抵达此地,而该营早已有70个家庭落脚。快速膨胀的人口正使本已受限的营区容量更趋紧张。
 
雅各布医生穆罕默德说,「这里的医疗状况真的非常艰难,呼吸道感染十分普遍。有些家庭在抵达这里之前已跋涉了一周,每天就露宿马路旁。」 
 
他续说,「许多慢性病患者已经一个月都没吃药,我们有许多糖尿病和高血压病人。孩子们则已有多年未接种疫苗。」
 
医疗队中的医生,每天大约要提供45次问诊,而助产士则约15次。
 
无国界医生的医疗队亦分发卫生及冬季用套装,包括毯子和绝缘床垫。到目前为止,这些用品已被发给了1,000多个家庭。无国界医生也正提供额外支援,包括捐赠医疗用品,以提升该地区一些重要医疗设施及紧急转诊病患的能力。组织还透过提供燃料及维修保养,以支援该地的救护车服务。
 
在接下来的数周,无国界医生团队会扩大疫苗外展计划,并与其他组织协调,设法有效地继续向最有急迫需求的人分发救援套装。
 
与此同时,空袭依然持续,正迫使那些被赶出家园的人再次逃难。
 
无国界医生北叙利亚项目经理坎纠(Zuhair Kanjou)说,「我们访问的一个安置点在数天後遭到袭击,人们被迫再次逃离。」
 
他续说,「他们住的那些临时住所根本不适合人居,一下雨就淹水,且泥泞不堪。那里的状况很悲惨。」
 
---------------
无国界医生在叙利亚北部直接运作五间医疗机构及三个流动诊所队伍,与另外五间医疗机构进行合作,并在那些组织团队无法直接工作的地方,为叙利亚全境大约50间医疗设施提供远距支援。在受支援的机构中,并无无国界医生的工作人员。因为未获得伊斯兰国领袖导就安全和尊重我们不偏不倚原则的保证,无国界医生在叙利亚的活动不包括由伊斯兰国控制的地区;而在叙利亚政府控制地区,由於申请迄今尚未获准,无国界医生也无法在此工作。为确保能独立於政治压力之外,无国界医生在叙利亚的工作并无获得任何政府的资助。

 

地点
叙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