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界医生(国际)主席于联合国安理会发言:“这失败反映政治决心的欠缺”

无国界医生(国际)主席廖满嫦医生
 
2016年9月28日联合国安理会发言全文
 
 
各位大使,各位先生、女士:
 
上星期,世界目睹了联合国及叙利亚红新月会的人道救援车队,以及在阿勒颇附近的一间医院,遭受的残暴袭击。
 
秘书长潘基文当时说:“正当我们以为情况不能变得更糟的时候,道德败坏的标准又再下跌了。”
诚然,这确实如此。
 
战争行为于今天已不知限制,仿如参战者之间一场堕落的比试。俄罗斯和叙利亚军队近日对阿勒颇无情的攻击──当地无法进行撤离,尸横遍地──均可引证这一点。
 
5月3 日,安理会一致通过第2286号决议。
 
你们一众安理会成员,承诺保护平民以及他们赖以生存的医疗服务。
 
在叙利亚政府及其盟友摧毁位于阿勒颇的圣城医院后,你们通过决议。这只是当时不计其数的同类袭击中最新的一宗。
 
5个月后,决议完全没有为前线的局面带来任何改变。
 
这失败反映了参与或支持联军战斗行动的成员国,欠缺政治决心。
 
已经不能再等了。
 
落实你们的承诺。
 
决议通过后,单是无国界医生所经历的可怖袭击,已比之前更多。
 
八月初,我们位于也门阿布斯的医院在沙特为首的联军空袭行动中被摧毁。19名病人及医护人员丧命。
 
这间全面运作的医院的全球定位系统坐标,早已提供予交战方,包括沙特的军队。
 
但这并没有用。
 
这是不足一年内,第四宗无国界医生在也门的设施受袭,四宗袭击合共造成32人死亡,51人受伤。我们的队伍因而需要撤出也门北部,令大批民众可获得的医疗护理大大减少。在沙特对该区进行地毯式轰炸后,当地医疗服务更进一步减少。沙特为首的联军及其敌手如此粗疏行动,交战规则如此宽松,令这场战事完全有别于其他。
 
很多袭击都被淡化成战争期间形势不明下所犯的错误。
 
我们拒绝接受“错误”这一说法。
 
在叙利亚,袭击从未停止。在阿勒颇,医生需要从情况最差的病人拆取呼吸器,让其他病人使用及得到存活的机会。但呼吸器正是为了最虚弱的病人而设。这是极需要,极需要的医疗用品。
 
我们的叙利亚同事在战争期间一直被围困。他们告诉我们,当死亡来到时,他们会在医院与病人一同死去。
 
我们谴责对战争行为毫无克制。所有人一起混战是一种选择。貎似疯狂的行径,背后其实有其目的。
 
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就有四个牵涉在也门及叙利亚的这些袭击之中。
 
在这个以反恐挂帅交战的世代,参战者“领牌”杀人。
 
我们再次促请你们所有人“撤销”这个“牌照”。
 
撤销它,不论你攻击的医疗设施内,是否有你的敌人正在接受医疗护理。
 
无视医疗不偏不倚的原则,亦已逐渐成为战争的新常态。军事行动及人道需要之间必定要取得平衡。
 
“不能攻击医院及医护人员”是一条毫无协商余地的底线。因此,它必须要以简洁、清晰的文字,在所有军事手册、交战规则及标准作业程序中订明。
 
未经核实的情报,或是含混不明的指控声称医院是“指挥及控制中心”,太多时已足以成为攻击理由。
 
要停止这些事发生,必先要问责。
 
必定要有可信的调查。
 
而且不能单是由施袭者自行调查。
 
当我在这里传达这个讯息时,正值美军摧毁无国界医生在阿富汗昆都士的医院将近一年。至今我们仍在等待一个独立调查,调查为何42名病人、医护人员和照顾者,在接受及提供医疗护理期间被杀。
 
我促请你们尽快支持并落实秘书长的建议,特别是对展开独立及有效调查的呼吁。
 
我们也紧急要求秘书长委任特派代表,记录及汇报针对医疗设施、医护人员及病人的攻击。
 
有罪不罚的情况必须终止,这只有透过政治施压及问责才能实现。
 
简而言之,落实你们的决议。
 
停止轰炸医院。
 
停止轰炸医护人员。
 
停止轰炸伤病者。
 
多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