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救援工作分享(一月二十六日)

任何灾难之中,总会有些奇迹。今天,就发生了两个奇迹。 第一个奇迹,是从我有幸与我们的年轻司机漫长倾谈当中而得悉的。过去两日,我们一直在去海地东北部地区的路上,以便到那里评估医疗需要。地震后的数天里,许多灾民都逃离太子港,走到当地避灾,数以千计的灾民更因太子港的医疗不胜负荷,无法提供医疗护理,因而涌到乡郊的医院求医。 在今天早晨,我们启程上路前,我和司机克里斯托柏聊了一会儿。正如我问其它同事一样,我问及他地震中的经历。他说,尽管他的房子在地震中塌了,但是他的太太和两个儿子都活了下来,他们现在与其它人一样,都睡在街上。接下来,他跟我说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 地震翌日,当他来到无国界医生办公室的时候,他得知我们其中一位海外救援人员在她所住的房子倒塌后,被活埋在瓦砾下。克里斯托柏的一位同事听到了她从地下深处传来的微弱的呼救声。她就被困在坍塌了的两层楼下面。 克里斯托柏和他的三个同事说服了项目主管,准许他们徒手把她挖掘出来。当时其实有另一选择,就是等待有起重机和卡车的清理队伍前来,但最快要等四十八小,慢则甚或要等数日。他们不能接受等这么久,尤其是他们知道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尽力把她救出来。尽管移开那些混凝土块会有很大的风险,或会使房子有进一步塌下的危险而令他们丧命。但那一刻,争取时间救人是最重要。 于是,在一月十三日上午十一时,即地震发生了十五个小时之后,他们开始把混凝土块、变了形的金属和瓦砾,逐一移开。他们挖开了一条很窄的通道,仅够一个人以腹部紧贴着通道、一寸一寸地向前爬动。挖掘期间,更发生了一次余震,当时他的一位同事正在通道之中,幸好最后有惊无险。 经过五个小时的挖掘之后,他们终于找到这名海外救援人员,并慢慢地将她从瓦砾中拉出来。她身上虽然有些割伤和瘀伤,但幸好没有骨折。她能存活下来,实在是奇迹。而克里斯托柏和他同事们的勇敢,以及舍己为人的精神,让我自叹不如。他和同事们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她,没有丝毫犹豫。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去做同样的事。就如他今早和我说的,「没有明天,只有今天。我们要为今天而活,因为我们不知道明天会发生甚么。」 第二个奇迹就在今早稍后时候发生。 达哈翁医院在多米尼加共和国与海地接壤的边境城镇上,距离太子港大约十个小时的车程。当时我和同事们正在医院病房,对那些于震后来到多米尼加共和国的病人,进行医疗需要评估。 当我们走进一个手术后护理病房时,一位虚弱的年轻女子示意我来到她的床前。我走近她,听到她用西班牙语说着甚么,声音低得像耳语,但是我很快意识到她是海地人。她说:「我是一个护士,地震发生时,我在太子港替无国界医生工作。」「你在妇产医院里工作?」我问。「是的,我在地震中受伤了,我的家人找到了我,把我送来了达哈翁。」 就在那天早上,为了纪念在地震中失踪的同事——那些在医院被地震摧垮后下落不明的同事,无国界医生为他们举行了默哀仪式。而我在多米尼加共和国,竟能找到了一位失踪的同事,这是多么微乎其微的机会啊。我真的很高兴能够成为这串连的一部分,将中断了的联系再次连接以来,并能够亲自见证这些小小的奇迹。
地点
2010
議題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