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马里

在索马里南部城市基思马尤(Kismayo),家长由于担心冲突逐步迫近,故此已带同最后一批正接受治疗的严重营养不良儿童,离开无国界医生在当地的治疗性喂食中心。 于最近数周,武装冲突的威胁,对在基思马尤和邻近地区,本来已有限的医疗护理工作和病人转介服务,造成显著阻碍,人们也难以前往医疗设施。自2011年索马里中南部发生营养危机以来,无国界医生一直在基思马尤的治疗性喂食中心医治严重营养不良儿童,但近日由于病童的父母都惧怕新一轮战事将至,纷纷想子女出院,然后一起逃难或与其它家人会合,因而该中心的病人数目急跌,中心的工作人员都忙于与父母们商讨其子女的出院安排。 较早前,...
在索马里南部城市基思马尤(Kismayo),无国界医生正应对不断上升的儿童和成人急性水样腹泻个案。我们每天都在接收更多病人。基思马尤的人口稠密,增加疾病在小区扩散的风险。 一项对10名病人样本进行的快速测试发现,6宗个案对霍乱呈阳性反应。在已接受治疗的65名病人当中,40人出现严重脱水,需要实时住院,其中大部分是8岁以下的儿童。 急性水样腹泻具高度传染性,假如没有及时治疗,可以致命。一旦没有紧急的预防措施,疫情很容易广泛扩散。 预防疫情的最有效方法,是将饮用水的水源氯化,以及做好基本的卫生措施。不过,这个地区禁止使用氯气。因此,无国界医生的小区医护人员正建议小区,把水流过干净的棉布以进行过滤...
麻疹是索马里主要杀手,但也很容易预防。高的疫苗注射率和适当的疫苗管理,对于挽救索马里的生命至关重要。无国界医生呼吁各个派系支持索马里境内的紧急疫苗注射项目。 卡迪卓(Khadijo)两天前带着六个孩子来到无国界医生支援的医院。她的七个孩子都患上麻疹。她说她知道麻疹的症状,但是她住得太远,交通费太昂贵,所以没有早点过来。她首先尝试了传统疗法,热烫身体不同部位,直到最年幼的儿子,年仅一岁的雅各布夭折后才来到医院。如不接受治疗,麻疹可以致命,特别是对年幼的儿童。接受住院治疗的大部分病人可以幸存下来,但是通过疫苗注射预防疾病发生才能获得最好的成果。 麻疹疫情已经在整个索马里加剧,特别是在过去的六个月...
三月底,无国界医生在中谢贝利州(Middle Shabelle)的医疗队伍,应对在该区爆发的霍乱疫情。当地出现确诊的霍乱个案后,无国界医生在三月二十八日于巴勒卡(Balcad)开设了一所霍乱治疗中心,并一共接收了七十七名病人。两名婴儿因太迟抵达无国界医生的医疗设施求医而死亡,另外七十五名病人已成功获得治愈。大部分病人都是五岁以下的儿童。除了治疗病人外,无国界医生队伍亦把饮用水氯化,并向受影响的社区分发饮用水净化剂。 由于在过去两周已无新症,霍乱治疗中心将会在五月二十日关闭。不过,无国界医生队伍会继续监察巴勒卡附近村落的情况,并教导当地人民如何防止疾病散播。 霍乱是这地区的风土病,...
摩加迪沙(Mogadishu)的代内尔(Daynile)医院在三月三十日遭受炮击,无国界医生对事件予以谴责。摩加迪沙的偏远地区代内尔于当天 早上爆发了暴力冲突。医院的急症室和手术病房部分地方遭炮击击中,导致严重破坏。自二零零六年起,无国界医生已一直在该医院工作。 医院内的十九名病人及员工(三十六名医护人员和十二名保安人员)未有伤亡,现在他们都在内科病房躲避炮火。 无国界医生呼吁冲突各方尊重代内尔医院,以及索马里所有医疗设施的中立性,并尊重医院病人和员工的安全。 无国界医生自一九九一年起一直在索马里工作,目前在该国有十三个医疗项目,包括为目前的紧急情况所开展的医疗项目、疫苗注射和营养治疗项目。...
在索马里南部城镇基思马尤(Kismayo)的无国界医生营养治疗中心,四岁的哈利夫已经接受了超过两周的住院治疗。他的妈妈格迪分享了儿子的特别故事。 格迪一家人住在六十公里外的马永顿村(Mayondo)。村落在基思马尤北部,该地区一直严重受到索马里持续的危机所影响。不久前,哈利夫的两个兄弟因麻疹引发的并发症而逝世,哈利夫和他的妹妹亦染上麻疹。当格迪住在基思马尤的一个兄弟得知外甥患病和逝世的不幸消息后,他立即赶往马永顿村把两个仍然患病的孩子带到无国界医生在基思马尤为营养不良儿童开设的营养治疗中心。 当他们抵达中心后,哈利夫因有严重营养不良的迹象而被留医。...
在索马里的其它救援项目继续 但首都的医疗援助减半 国际医疗人道救援组织无国界医生两名救援人员哈弗(Phillipe HAVET)和祁乐夏(Andrias Karel KEILUHU)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Mogadishu)遇害后,无国界医生被迫结束在首都浩丹区(Hodan )的所有项目,包括关闭两所分别有一百二十张病床,提供营养不良、麻疹和霍乱治疗的医疗设施。 上述医疗项目结束后,无国界医生在摩加迪沙所能提供的援助会减半。无国界医生将继续在首都的其它地区,以及索马里另外十个地点提供医疗护理服务。 然而,无国界医生能否持续为索马里人提供所需的医疗护理,...
索马里人道工作受威胁 无国界医生两名救援人员哈弗(Phillipe HAVET)和祁乐夏(Andrias Karel KEILUHU)于十二月二十九日在索马里摩加迪沙,进行紧急救援项目遭枪杀。三个月前,无国界医生另外两名救援人员塞拉(Montserrat SERRA)和蒂埃博(Blanca THIEBAUT)在肯尼亚北部的达达阿布难民营,为索马里人提供紧急援助时遭到绑架。 我们强烈谴责向救援人员作出的袭击。当地救命的医疗项目原本已经远不足以应对索马里人的医疗需要,但这些袭击将有关的医疗项目置于危险之中。 无国界医生要在索马里这样的地方工作,正面对着两难的困局──纵然当地有极大的医疗需要,...
Subscribe to RSS - 索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