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疆角度 - 無國界醫生如何應對甲醇中毒?

關注到近年甲醇中毒問題愈來愈流行,無國界醫生亦採取行動,期望提高應對能力,並加強教育公眾。陳利晨醫生現任無國界醫生(香港)行動支援組區域總監,亦帶領團隊開展甲醇中毒項目,他在訪問影片中,談及他和團隊在這方面的工作。

 

 

無國界醫生的防治甲醇中毒項目

 

由2012年開始,無國界醫生與奧斯陸大學國家醫院(Oslo University Hospital)合作,開展防治甲醇中毒項目,我們在印尼、利比亞、肯尼亞、俄羅斯等地亦曾開設甲醇中毒的救援項目。團隊發現,大多數的甲醇中毒個案,與飲用假酒、誤服甲醇以及從事需接觸甲醇的工業有關。無國界醫生曾支援應對三宗在利比亞和肯尼亞發生的大型甲醇中毒事件,亦在肯尼亞、俄羅斯和印尼進行培訓,並支援柬埔寨等國家制訂相關治療方案。

 

作為區域辦事處,無國界醫生(香港)自2018 年起參與上述項目,期望提高我們以及合作夥伴在診斷、治療和應對甲醇中毒的能力,同時透過健康教育,提高大眾對甲醇中毒的意識。

 

 

主要障礙與挑戰

 

  • 症狀除了跟醉酒和酒精中毒很相似,亦很容易跟其他疾病,如敗血症、心臟病、中風等混淆,若未能準確診斷,分分鐘耽誤治療。

 

  • 在資源匱乏的地方,醫護人員即使有相關知識也未必能夠及早診斷和治療。例如前文提及的解毒劑甲吡唑最有效、快捷,但所費不菲,在大部分國家更未獲註冊為可使用藥物。

 

  • 部分國家因宗教及文化因素不鼓勵飲酒,甚至實施禁酒令,人們不能在境內製造、銷售或飲用酒精飲料,結果他們轉向黑市買酒或自行釀酒,一旦甲醇中毒,後果不堪設想。病人往往害怕歧視或被捕等原因不敢即時求醫,即使求醫,他們也可能不敢和盤托出,增加誤診機會。更嚴重的是,此類情況或涉及聚會上集體飲酒,如病人隱瞞真相,醫護人員難以及時幫助全部中毒者,最終釀成多人傷亡。

 

後疫情時代,甲醇中毒的發展

 

COVID-19疫情爆發,衍生多種引致甲醇中毒個案上升的原因。例如消毒產品成為日常用品,若如搓手液等產品含甲醇,便會增加中毒風險。加上受隔離、封城和限聚令等措施影響,很多地方未能經合法途徑買酒和喝酒,促成不同的非法和不合規途徑買入酒精飲品,或自行釀酒,然而這些酒往往含有甲醇雜質,對消費者的健康構成威脅。

 

疫情令這個公共衞生問題浮上水面,開始為人所知。我們更需把握機會,增強公眾教育和密切監察。基於大眾對甲醇認知有限,很多地方即使出現個案,亦有漏報資料或誤報的機會,以致我們難以全面掌握具體情況。所以,我們嘗試透過監測全球各地有關懷疑甲醇中毒個案的新聞報導,整合出懷疑中毒個案資料庫,祈進一步了解甲醇中毒在全球的真實面貌。

 

紀錄顯示,在 2020年1月至7月,最少6,923人懷疑受甲醇中毒影響,另有1,587人懷疑死於甲醇中毒。相關數字於今年同期有回落跡象,但數字仍較疫情前高。2020年上半年,疫情剛開始蔓延至全球,人們到處搶購消毒酒精用品,唯部分人不慎誤墮陷阱,買入甲醇代替乙醇製造的產品,或誤信謠言,直接飲用甲醇,以為可預防及治療COVID-19。 我們相信這可能是去年個案數字偏高的原因。

 

經過一年洗禮,人們對酒精消毒用品成份的認知提高,以及用品供不應求的情況有所改善,甲醇中毒的風險亦隨之下降。然而,我們不應因此鬆懈。即使疫情緩和,預計問題仍會持續。

 

網上研討會— 被忽視的疾病:甲醇中毒 — 致命的非法釀酒

 

今年8月,無國界醫生(香港)舉辦了一場網上研討會,講述診斷和治療甲醇中毒方面的挑戰。研討會以英語進行,歡迎於網上重溫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