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危機 - 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數量稀少 更應訂定接種優次

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 Mohamad Cheblak/MSF

2020年3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世衛)宣佈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為疫情大流行,自此全球的科學家以史無前例的速度研發疫苗,以免更多人染病。而截至今年5月12日, COVID-19感染個案累計超過1億宗,逾300萬人死亡;已有六款疫苗獲世衛批准緊急使用,有些地方更陸續為人們接種疫苗。不過,儘管研發疫苗進展迅速,生產商加緊製造,但COVID-19疫苗、醫療工具和治療藥物數量仍遠不足以應對疫情。這個處境我們無法短時間內改寫,而當下可以做的,就以最有效的方式運用稀有的資源,保護最脆弱的人群。

 

高危人群優先

   

 

他們是感染風險最高或感染後病情最嚴重的群組,因此世衛建議,當有普遍安全和有效的疫苗獲批使用時,他們應該較其他人群優先接種疫苗,以減低死亡率和維持醫護服務的運作。如果部分國家將疫苗接種運動擴展至國內較低危人士,比世界上其他國家的高危人群還要早接種的話,便會難以達致世衛的建議。而這個情況,正就是刻下在我們眼前發生的事情。

 

比疫苗稀缺更殘酷的現實
 
為促進全球公平獲得COVID-19疫苗,世衛、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和流行病預防創新聯盟(CEPI)於去年共同推動設立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全球獲取機制(COVAX),希望各國不會受自身的經濟能力影響,同樣能優先保護最高危人群。

COVAX的運作原理有點像眾籌平台、團購和待用飯券的混合體,但其原理當然複雜得多。除了是募資工具,調節獲批疫苗價格也是其成立目的之一。我們嘗試以下圖解釋COVAX的運作模式:


(可點撃放大觀看)


COVAX是很多發展中國家在這場疫情大流行裡的救命稻草,因為要它們透過雙邊協議,跟比較富裕的國家競爭,以獲得足夠的疫苗,實在十分困難。COVAX要成功,必須依賴全球團結,尤其是高收入國家的承諾,但是時至今天,大家仍未看到全球展現這份團結的力量。
 
COVAX是「獲取COVID- 19工具加速計劃」(Access to COVID-19 Tools Accelerator,下稱ACT-A)的一部分, 這個全球合作的計劃旨在加快COVID-19疫苗、醫療工具和治療藥物的研發、生產和公平獲取,而COVAX就是這個計劃在疫苗方面的支柱。
 
無國界醫生ACT-A專案小組組長哈維德艾(Amanda Harvey-Dehaye)解釋:「COVAX是在雙邊協議必然出現的前題下設立,問題只在於協議對疫苗供應影響的程度。」她補充說:「那些透過雙邊協議已能滿足國內疫苗需求,而不需依賴 COVAX 供應的國家,理應注資 COVAX ,讓它有能力與藥廠商討,為受資助的較低收入國家購買更多疫苗,可是COVAX獲得的資金並不足夠。另一方面,由於產能問題及生產商過度承諾,疫苗產量少於預期,可是一些富裕國家仍囤積了大部分在市面流通的疫苗。」

 

COVAX面對的重點阻礙

© Garvit Nangia/MSF
截至今年3月,七大工業國集團(G7)宣佈提供43億美元資金後, ACT-A 籌集到的資金與2021年的全年目標,仍有221億美元的差距,單是COVAX便欠32億美元。供應的嚴重傾斜,亦大大影響COVAX透過共享資源為各國公平獲得疫苗的目標。根據世衛的資料,截至4月中全球已接種超過8億劑疫苗,而當中83%以上都落入一眾高收入和中高收入的國家,低收入國家僅獲得0.2%的劑量。有些富裕國家或地區,包括香港,已搶購多於讓其達致群體免疫的疫苗,部分國家更預購了超過其總人口所需劑量的兩倍以上。

英國和美國去年12月中已開始接種疫苗,而COVAX要等到今年3月初才開始向中低收入國家配送首批疫苗(其人口3%的劑量),但一些囤積疫苗的高收入國家,當時已開始把接種運動擴展至他們的較低危人群,但眾多發展中國家仍未完成為其高危人群接種,甚至還未展開接種運動。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運動高級疫苗政策顧問埃爾德(Kate Elder)表示,讓全球公平獲得COVID-19疫苗的意義,不只是發展中國家被忽略的脆弱人群能否公平得到醫療護理的問題。「單純從公共衛生角度出發,如果能避免這疾病傳開去,對所有人都有好處。因此讓大家公平獲得COVID-19疫苗,至關重要。」她進一步解釋,現在病毒在全球廣泛傳播期間出現變種的問題令人憂慮,而我們都是全球社區的一份子,無人能獨善其身。她以自己的國家美國為例:「萬一有新病毒株在地球的其他角落傳播,它們始終有辦法傳到美國。所以如果並非以達致全球公平獲得免疫的目標出發,單一國家獲得群體免疫,根本毫無意義。」

 

認真體現全球團結

印度孟買一間醫院的指定2019冠狀病毒病健康中心的病房內,一名醫生正以高流量氧氣鼻導管儀器,為病人提供治療。© Abhinav Chatterjee/MSF

展現團結精神其實很簡單:向急需疫苗的發展中國家捐贈疫苗,以保護高危人群即可。英國、加拿大、法國和挪威等國家的政府承諾與發展中國家分享疫苗,但他們何時開始捐贈多出的劑量仍是未知之數,而COVID-19疫苗的緊急供應實在是迫在眉睫。如果這些國家只在為其全國人口接種後才作捐贈,而期間病毒繼續在全球蔓延,我們的處境將更惡劣。  
 
無國界醫生行動總監雅梅(Christine Jamet)表示:「當很多非洲國家仍在等待為第一批前線醫護人員接種疫苗時,一些國家如果已開始為其較低風險人口接種的話,實在不可原諒。這完全是與世衛的公平分配框架背道而馳。」
 
此外,限制疫苗或原材料出口,以及利用知識產權為由,壟斷救命的生物醫學或醫療技術,隨時會令疫情大流行延長,令更多生命受威脅。
 
去年10月,南非和印度在世界貿易組織(世貿)就《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提出議案,要求容許成員能針對適用於防治COVID-19的醫療工具和技術,實施臨時的知識產權豁免,不過議案一直被富裕國家阻撓,討論陷入膠著狀態。直至5月初,美國政府轉向支持COVID-19疫苗(註:未包括其他醫療工具)的知識產權豁免後,部分先前反對的國家才開始表示願意進一步商討議案。

這份議案雖然未必是快速解決目前狀況的靈丹,但確實是促進未來COVID-19的醫療工具和技術多樣化的重要一步。一眾發展中國家和包括無國界醫生在內的公民社會組織,都希望各國最終能接受並通過。因為只有當各國都能參與研發和生產,達致百花齊放的狀態,我們才能向救命醫療物資和工具的稀缺說再見,向COVID-19疫情大流行說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