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實錄

昨日乘坐飛機前往宿霧,機上坐得滿滿的,齊集了來自世界各地再經香港轉機往菲律賓的救援人員、記者、趕回家鄉的菲律賓人、與及少部分旅客。機長臨起飛前,特別廣播答謝一眾趕往救災的救援人員,換來機倉來的一片掌聲。 宿霧是菲律賓的第二大城市,也是最接近災區而又擁有正常運作機場的地方,所以無國界醫生以此作為基地,統籌救災工作。 跟大家想像不同,救災的前期往往是以後勤人員為主導的。中文名叫得不好,這些後勤人員其實走得很前。他們要與當地政府與給一眾救援组織協調,交換訊息,避免重覆救援工作。...
好好友們大婚,回港過了一個星期假,轉眼間又回到了這個叢林。 放假前那些日子,項目正面對對未來5年的策略制定計劃重組,醫院重建及番新的工程計劃面對著一定的改變,重重的未知數及已知數,當初對項目、對自己的工作的期盼,也無可奈何地會有所轉變,肚裡的正能量壓得低低的。這個時候放一下假也正好可好好地想想。 在香港這個星期,所有生活上的所需都好像方便得太多;3G 的電話網絡變得很快、叉燒飯牛腩麵壽司肉丸粥大閘蟹蒸豆腐由很好吃變得超級極度好吃、熱水澡變得太奢侈、回到家中在床上看到小熊bear...
颱風海燕、無國界醫生與我;我仍然在南蘇丹某處的草叢。颱風海燕就橫掃了菲律賓,我們相距大約10萬公里,很遠、很遠! 我收到無國界醫生(香港)緊急救援應變組有關菲律賓風災的email,這是我首次跟颱風海燕的接觸,較媒體的新聞報道更早。 其後有更多關於救援工作、死傷數字和其他相關資料的 email。這些資料接近了我跟颱風海燕的距離。 今次的風災無容置疑是一場災難,但幸好有無國界醫生(香港)的緊急救援應變組迅速作出應對,他們全都是極具前線經驗的救援人員。我很欣慰組織有醫療資源在世界各地開展救援項目。...
媽媽,對不起。剛剛才從南蘇丹回來兩星期多一點,如今我又再收拾行李,準備參與救援任務,天亮了就要出發前往菲律賓,首先飛往宿霧,然後再往塔克洛班工作。 說起塔克洛班,我想在風災之前沒有多少人會認識這個城市,即使是我也不例外。不過,我想最近只要你有打開電視,有留意風災新聞的話,你對那裡一定不會陌生。就是那個被颱風海燕吹襲的第一個大城市,滿目瘡痍,被颱風夷為平地的地方。那裡如今甚麼都沒有了,有的是一大班需要國際救援的災民。 是的,前往那兒工作是註定艱苦的,但至少到今天我還是高床輕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