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實錄

© Kai Cheong 這是Kai寶寶。這是關於她的無國界醫生故事。 來到我們面前時,這個10日大的嬰孩正處於危急的狀態:嚴重的腦膜炎、顱內壓升高、不能控制的持續癲癇、黃疸的有毒積聚至所謂的「核黃疸」。由於大腦的多處受感染以及一些區域受損,她的身體姿勢十分不正常。我已作了最壞的打算 ── 即使她能夠存活下來,也將留下永久的腦損傷,所以我們連「治療前」的照片也沒有準備。我從未見過一個嬰孩全身已經變成橙色,可見她的情況有多危急。 若是在我原來的城市,這嬰兒早就能被送到醫院,...
在逃離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推進的前線之前,巴羅伊在伊拉克南部摩蘇爾(Mosul)薩拉姆(Salam)醫院的深切治療病房擔任專科護士。2014年6月,當激進組織攻佔了他們的家鄉,他及家人向北逃亡至75公里遠的達霍克(Dohuk)市。目前巴羅伊是無國界醫生在尼尼微(Ninewa)項目的 助理 統籌。 「離開摩蘇爾是我整個人生中最艱難的抉擇之一。這意味著離開一切:我的朋友,我的工作,我出生的城市,我在這裡的生活,以及我過去的回憶。」 2013年,...
澳洲人奧納斯(Robert Onus)是無國界醫生在巴格達的阿布格萊布(Abou Ghraib)的項目統籌。隨著伊拉克衝突愈演愈烈,他講述了伊拉克平民當下面臨的局勢,以及無國界醫生的項目如何應對巴格達阿布格萊布地區流離失所者的醫療需要。 「無國界醫生自2015年2月開始,為巴格達的流離失所者和被忽視人群提供醫療援助。今年,我們在城市西部的阿布格萊布開設了一家醫療中心。阿布格萊布長久以來收容不少流離失所者,2014年以後,兩萬多個來自安巴省(Anbar)的家庭離開家園,來到這裡避難。...
上星期,當魯桑(Ahmad Al Rousan)收到地中海發生3宗災難性的海難消息時,他正在無國界醫生的Bourbon Argos搜救船上。他在這裡講述隊伍收到呼救訊號時發生的事。 「我們在Bourbon Argos上的無線電通訊聽到首宗海難的消息。我們第一個念頭,也是唯一的念頭,就是盡快前往無線電提供的座標去,救出所有遇溺的人。但我們當時距離現場要航行8小時。 當知道我們無法及時抵達,我感到十分痛心,就像腹部被狠狠打了一拳。當知道在利比亞大部分人出發海域所部署的船隻,...
( 續 良善而殘酷的天堂— 戈格里亞勒(一) ) 這裡只有兩個醫生,我和另一位緬甸醫生Kyi,因此周末沒有休息日。 某個星期天,我歡快地走向兩棟建築物,分別是我們的一般兒科病房和深切治療部。我們必須攜帶著作通訊用的對講機沉甸甸的在我褲袋裡。帶著紅色標誌的無國界醫生旗幟在我們的車房上飄揚。我向廚房裡穿著鬆身紫色長袍、頭髮紮著小辮的婦女揮手,她們正從水龍頭取水。聽到我問「Chibak?」(你今天好嗎?),她們枯燥僵直的臉綻放微笑,總是回答著「Amphwol」(我很好)。她們用風化的手真誠地和我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