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海燕吹襲菲律賓後10天 救援工作挑戰持續

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統籌塞金(Carline SEGUIN)表示,颱風海燕吹襲菲律賓距今已經10天,援助已經到達機場、港口和城市,但在不少偏遠地區的災民仍無法獲得援助,正在掙扎求存。她講述要將緊急援助帶到最有需要的地方,所面對的巨大後勤挑戰。
 
自颱風吹襲以來,我們成功運送超過150名救援人員和數以百噸物資到菲律賓。目前,無國界醫生每天正治療數以百計的病人,但把必要物資送到受到影響地區的後勤挑戰仍然持續。
 
滂沱大雨 道路阻塞
 
首先是天氣非常惡劣,暴雨和強風令救援工作受阻,道路被瓦礫阻塞。另外是用飛機運送救援人員和物資的問題。由於菲律賓軍方可以優先使用機場,而塔克洛班(Tacloban)等城市亦需要將災民和傷者送離災區,當商用和私人航班恢復,機場馬上擠滿救援物資和人員。我們曾研究過以水路進入災區,但這將非常緩慢,有時需要30至40小時才能到達災區。
 
機場擠塞
 
這主要與受颱風影響地區小型機場的物流能力,以及它們根本無法處理如此大量的交通有關。當大量貨機到達時,機場缺乏卸貨和存貨的基建設備。當然,要進入災區的不止人和物資,還有很多航班正嘗試從災區撤離災民。
 
撤離傷者
 
在我們工作的地方,大部分重傷者和很多沒受傷的災民,在過去一周已撤離災區。那些能夠撤離的通常是能夠負擔費用的,而留下來的則是最脆弱的一群。
 
燃料短缺
 
燃料是一個主要的問題。薩馬島(Samar)東部的吉萬(Guiuan)沒有燃料。我們一直使用從當地議會借來的共用車輛,但我們沒有足夠燃料把車駛到城鎮以外。因此我們用飛機運了一輛車到吉萬,還有一艘載滿一桶桶燃料的救生艇正從宿霧前往當地。一旦我們有了燃料,我們就可以到達薩馬島東部和南部的偏遠地區,那裡至今還沒獲得援助。
 
當地義工分擔大部分工作
 
菲律賓人(包括當地人和來自該國其他地區的人)正分擔一大部分的救援工作。義工的工作量非常龐大。這是很驚人的:我看到有人分配食物,有義工和司機隊伍,人們借出他們的建築物、汽車和船隻,全都是免費的。整體來說,人們非常支持我們和國際的救援工作。在帕洛(Palo),政府首長向我們借出他的汽車,包括燃料,而衛生部門也為救援隊伍提供住宿。一間潛水公司甚至借了一艘船給我們,把我們的物資從宿霧運送到吉萬。
 
在學校和體育館棲身
 
在塔克洛班,情況是災難性的。幾間醫院要在沒有消毒的情況下進行手術和剖腹分娩。當地缺乏藥物,包括抗生素。有愈來愈多受感染傷口的個案。在塔克洛班南部帕洛的醫療站,70%診症是受感染傷口的個案。而由於衛生情況欠佳和缺乏清潔飲用水,腹瀉個案正在增加。人們仍在學校和體育館聚集,他們有龐大的需要。
 
部分偏遠地區「完全沒獲得援助」
 
目前,救援工作頗集中在塔克洛班,而當地的需要亦非常巨大。不過,只是幾公里以外的地方,例如帕洛、塔納萬(Tanauan)和塔洛薩(Talosa),則幾乎沒有任何援助。在人口5.5萬的塔洛薩,只有一個醫療站。而在德拉萬(Talawan),情況則更差──那裡甚麼都沒有。市長正尋找地方設立一個營地,供5,800個沒有棲息處、飲用水和食物的家庭居住。人們沒有其他選擇,只能露宿在外,但每天仍然是滂沱大雨。
 
在颱風過後,馬上有不同規模和能力的救援組織湧到災區,有些只有非常少的物資,而且只能逗留兩至三周。
 
缺乏食物和飲用水
 
在很多地方,人們在尋找食物,他們也沒有足夠飲用水。在這樣的緊急情況當中,要預防健康問題,人們每天需要20公升的水飲用、洗滌和煮食。每天一小瓶水並不足夠。
 
災區仍不斷下雨,棲身處是一個主要問題。我們計劃分發帳篷,但由於燃料不足,我們一直無法運送物資,直到本周才能分發。我們亦會分發基本救援用品,例如衛生套裝和煮食用具等。
 
巨大醫療需要
 
由於大量醫療設施被損毀或破壞,醫療需要非常巨大,尤其是居住環境惡劣令呼吸道感染、肺炎和經水傳染疾病的風險增加。在大部分無國界醫生工作的地方,包括班乃島(Panay)、奧爾莫克(Ormoc)、塔克洛班和布拉文(Burauen),醫療服務嚴重受阻,我們正集中重修具質素的基層醫療護理和醫院服務。在吉萬,我們在一間被破壞的轉介醫院的位置,設立了一所帳篷醫院。而在塔克洛班,我們會在本周內設立一所吹氣醫院,裡面會提供所有服務包括急症室、門診部和手術室。目前,沒有地方可供出現併發症的孕婦進行安全分娩或剖腹分娩,因此無國界醫生隊伍會盡快設立婦產科部門。在如此重大緊急的情況下,精神健康服務的需要亦很巨大。我們所有隊伍都包括了精神健康人員或心理學家。這是我們救援工作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相比其他需要面對更重大後勤挑戰的服務而言,提供精神健康服務亦較簡單直接。」

 

地點
菲律賓
議題
颱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