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裝衝突

蘇丹多個地區持續發生暴力衝突。當地的無國界醫生團隊呈報,醫院已不勝負荷,數以千人逃往較安全地區,並看到龐大的人道和醫療需求。 無國界醫生蘇丹總監巴比克(Ghazali Babiker)醫生說:「當戰況於4月23日(日)稍有緩和時,無國界醫生向喀土穆(Khartoum)的一間醫療設施捐贈醫療物資,而我們亦與當地醫院、蘇丹醫療當局和多個協會保持聯繫,嘗試向首都的其他醫院和設施提供支援,但持續的戰鬥令我們幾乎無法作出支援。」 在法希爾( El Fasher ),大量傷者已到達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院,組織團隊正日以繼夜治療傷者。目前為止,已有404人到院接受治療,而這間醫院是該城市唯一運作的醫療設施...
由無國界醫生離任倡議經理馬基(Camille Marquis)提供 那個周六(4月15日)的早上 8 點半左右,我在吃早餐,準備展開我以為是自己在喀土穆項目任期的最後一天。就在那時候,我聽到外面的第一輪槍聲。我其實已收拾好行李,也清空了我的冰箱和櫥櫃。在蘇丹度過了一年的我,再過幾個小時後本應前往機場,乘飛機回家。 我們全部人火速走到賓館地庫的安全室。我和十多位同事整天坐在地板上,承受着猛烈的槍聲、低空飛行的戰機聲和隨後的空襲爆炸聲。這些聲音在房間裏迴盪,牆壁和小窗戶都在震動。寂靜從不持久,總有爆炸聲緊隨。 衝突升級的第一晚,本該在機場乘飛機回家的我睡在地板上,而同事們就在我的周圍。...
無國界醫生項目統籌帕伊( Cyrus Paye )講述組織在北達爾富爾( North Darfur )州法希爾( El Fasher )支援的醫院情況: 目前法希爾正爆發激烈戰鬥。現在我說話的同時,我們仍然可以聽到院裏傳來槍聲。當地的情況非常危險,到處都有槍擊和炮擊,造成大量平民傷亡。 自上周六的戰鬥展開以來,在我們所支援的南部醫院已接收279名傷者。不幸的是,當中已有44人喪生。當地已呈災難局面,大部分傷者是被流彈所傷的平民,其中許多更是兒童。他們身上有子彈造成的骨折,或是其腿、腹部或胸部有槍傷或被炮彈碎片所傷。許多人需要輸血。由於床位根本不足以應付大量傷者,...
自4月15日(六)起,「蘇丹武裝部隊」與「快速支援部隊」( Rapid Support Forces,RSF )在喀土穆(Khartoum)和蘇丹其他地區爆發激烈戰鬥。許多人目前被困,當中包括醫護人員。現時在無國界醫生能夠提供醫療護理的地方,情況十分嚴峻:組織在北達爾富爾(North Darfur)州法希爾(El Fasher)支援的醫院,目前共接收183名傷者,而其中25人傷重死亡。 無國界醫生在法希爾的項目統籌帕伊(Cyrus Paye)表示:「大部分傷者都是在交火中受波及的平民,其中許多是兒童。他們的傷勢非常嚴重,而在15日下午前,這間醫院未能進行任何外科手術。...
住在巴勒斯坦佔領區西岸南部馬薩費爾亞塔( Masafer Yatta )及其周邊地區的巴勒斯坦人,一直生活在被驅逐的恐懼中,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家園被拆毀、行動受到限制,並需面對其他挑戰。無國界醫生的最新報告《難以忍受的生活:以色列強行驅逐馬薩費爾亞塔地區居民所構成的健康影響》,揭露以色列當局為驅逐當地人離開社區所施加的巨大的壓力,以及此舉對人們身心健康的影響。 一名馬薩費爾亞塔馬紮茲(Al-Majaz)村的村民說:「如果我失去家園土地,我也活不下去。」這句話概括了受影響社區的情況有多嚴峻。 居民一直活在被趕出家園和面對持續暴力的威脅之下。無國界醫生在巴勒斯坦佔領區的項目總管佩雷斯(David...
無國界醫生揭示烏克蘭醫療設施廣泛遭嚴重破壞,以及醫療護理在俄羅斯軍事佔領下受重大障礙的情況。 組織敦促參戰各方維護國際人道法以及其保護平民和平民基建的義務,並確保有需要的人獲得救命藥物和醫療物資時不受阻礙。 無國界醫生團隊於2022年2月戰事升級後,評估頓涅茨克(Donetsk)和赫爾松(Kherson)地區161個城鎮和村莊居民的醫療和人道需求,以向居住在戰線附近的人們提供醫療援助。 儘管我們提出希望在戰線兩面皆開展工作的訴求,但我們只能在由烏克蘭控制的地區運作,因此我們的觀察結果僅限於該些地區。 無國界醫生在烏克蘭的項目總管施托康(Christopher Stokes)說:「...

施奇洛科夫(Alexander Shcholokov)現為無國界醫生在烏克蘭東南部第聶伯羅(Dnipro)的項目醫療顧問。他分享了自己作為一位烏克蘭醫生的經歷和日常生活。

我是施奇洛科夫(Alexander Shcholokov),但大家都叫我薩沙(Sasha)。我來自烏克蘭東部的頓涅茨克(Donetsk),是一名醫生,並自2017年起在無國界醫生工作。

無國界醫生在烏克蘭南部一些曾有幾個月時間處於戰線附近或由俄羅斯取得控制的城鎮和村落開展工作。我們的團隊目睹這些地區多處被嚴重破壞,醫療設施也不例外。人們報稱已經很長時間極難獲得醫療護理。在當地的無國界醫生團隊有賴當地義工才能接觸到倖存居民,有時甚至是尋找適合診症地點這般實際執行層面的事宜,也需要他們的協助。 赫爾松(Kherson)地區的波索德-波克羅夫西克(Posad-Pokrovske)村經歷長達八個月的激烈戰事後,已成為一片廢墟。索娜(Natalia Chorna)家後院唯一沒有受到戰爭影響的地方,只有一個小小的戶外廚房。她正在那裏做一種叫「belyash」的炸肉餡餅,...
面對持續爆發的安全風險,無國界醫生於3月7日被迫暫時關閉海地首都太子港(Port-au-Prince)太陽城(Cité Soleil)地區的醫院。自2月28日起,太子港的暴力不斷蔓延,身處交火中的人們別無選擇,只能逃亡離開。 攜備重型裝備的敵對武裝團體之間爆發連串暴力衝突,而事發地點與組織醫院範圍只相距幾米,無國界醫生表示已無法保證病人和員工的安全。 「我們看著戰場離醫院只有數米之遙。即便醫院未被攻擊,但由於醫院位處戰線,我們成為被波及的受害者。我們知道關閉醫院會嚴重影響太陽城的民眾,但在安全未獲保障前,我們的團隊無法繼續工作。」 ── 無國界醫生醫療顧問哈利斯(Vincent Harris...
無國界醫生指出,前往也門哈傑(Hajjah)省的阿布斯醫院(Abs hospital)求醫的人數眾多,令醫護人員和基本服務不勝負荷。病人須經常共用床位,而急症室、婦產科、新生兒科和住院治療餵食中心亦經常爆滿。無國界醫生團隊自2015年起一直在該醫院工作,並表示該醫院的應對能力已達到極限。 無國界醫生項目總管杜卡姆(Caroline Ducarme)說:「為應對多年來病人數目不斷增加,我們調整了對阿布斯醫院的支援,包括擴展不同部門,增加病床數目,並整合人力資源。支援阿布斯醫院已成為無國界醫生全球最大規模的人道工作之一,但今天我們在空間、人力資源和物資供應方面的應對能力已到了極限。」...
Subscribe to RSS - 武裝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