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

31歲的菲耶爾斯塔爾(Ane Bjøru Fjeldsæter)是一名心理學家,來自挪威的特隆赫姆(Trondheim)。她最近參與了無國界醫生於蒙羅維亞的伊波拉救援項目,為期一個月。 一道橙色的雙層圍欄,把利比里亞分割開來。我們架起這道圍欄,不讓病人靠近我們,把健康而較幸福的我們,和患病而有需要的他們分開,讓我們覺得疾病沒那麼致命。我們架起這道圍欄,有個崇高的原因,就是要提供隔離治療。 帕特里克(Patrick)在圍欄裡面,而我則在外面。 我每天都看到他,我們會互相微笑揮手。帕特里克只是個孩子,但他和年齡比他大三倍的人一起玩耍,像要證明自己還年輕,不應該太早死去。...
無國界醫生駐利比里亞蒙羅維亞醫護人員奈曼(Jackson K.P. Naimah)發言 感謝鮑爾 (Power) 大使邀請無國界醫生在這個大會發言。這裡聚集了有能力幫助我的人民,我的國家,我的地區的各國。 我非常榮幸能代表無國界醫生發言。我們歡迎奧巴馬總統的伊波拉應急計畫,也希望計畫能夠立即實施。我們同樣呼籲所有聯合國成員國同樣調動資源。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伊波拉病毒在擴散並將奪走更多的生命。 我第一次聽聞伊波拉病例是在三月。不久之後,疫情來到了蒙羅維亞。從那時起,人們開始因病死亡。 我的侄女科利(Francila Kollie)和堂兄弟洛溫(Jounpu Lowea)都是護士,...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發言 副秘書長先生、特別協調員先生、助理總幹事先生、尊貴的代表、女士們及先生們: 兩星期前,我在紐約向聯合國成員國發出緊急呼籲,尋求協助遏止西非的伊波拉疫情。很多其他組織,包括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世界衛生組織以及聯合國,都描述了當前面對的災難。 不過,此後只有少數國家,包括美國、英國、中國、法國及古巴,或者歐盟,答應派出更多前線資源到受影響國家。我們得悉奧巴馬總統將於今日稍後,宣布派出軍事及醫療援助到西非的計劃。我們還未有有關這次調配的具體詳情,以及調配可以進行得有多快,但假如計劃屬實,這顯示美國願意以身作則參與抗疫,而其他國家亦需要跟隨。 目前,...
無國界醫生證實一名在利比里亞工作的國際人員確診伊波拉出血熱。 該名法籍的無國界醫生人員在蒙羅維亞(Monrovia)執行救援任務,他出現發燒後,於9月16日被隔離。同日化驗結果證實感染伊波拉。 根據無國界醫生的醫療撤離程序,她將被送到法國的專科治療中心。 無國界醫生行動總監迪里雲尼(Brice de le Vingne)說︰「無國界醫生採取非常嚴格的措施保障其人員,包括到受伊波拉疫情影響國家執行救援任務前、期間和完成任務後。有關措施能大幅減少傳播疾病的風險。然而,這類救援任務仍有風險,我們的隊伍可惜也不能幸免。」 目前的情況仍未能確定救援人員如何受到感染。...
> 請即伸出援手支持我們 對抗伊波拉疫情 無國界醫生目前在西非管理的伊波拉治療中心是史上最大規模的。圖中是其中一個治療中心的高風險區。每個中心均劃分為兩個區域:高風險區和低風險區。辦公室、儲物區和化驗室(如有)都在設於低風險區,病人則在高風險區。 設立和管理這類伊波拉治療中心並不簡單。由於感染風險複雜,有必要執行極為嚴格的安全措施。沒有人擁有管理如此大型的伊波拉治療中心的經驗。有關程序會一直檢討。 1 疑似感染者及分流入口 疑似感染伊波拉的病人會被帶到分流區。身穿防護裝備的醫療人員會為他們診症,並按照他們實際感染伊波拉的可能分為兩組。 2 伊波拉確診病人入口...
來自比利時的人類學家特爾博維奇(Pierre Trbovic),在八月底到達利比里亞首都蒙羅維亞(Monrovia),協助無國界醫生應對伊波拉疫情。他發現治療中心爆滿,醫療人員不勝負荷,而且輪候診治的病人排到街上,因此義務擔負起 拒收病人這項令人心痛的工作。 抵達蒙羅維亞不久後,我發覺伊波拉疫情的規模令我的同事不勝負荷。我們的治療中心——無國界醫生有史以來管理過最大的一個——爆滿了,而我們的項目統籌斯特凡(Stefan)要站到閘口拒收病人。在無國界醫生的任務裡,你要靈活變通。這不是一項我們計劃好要讓任何人去做的工作,但總要有人去做——所以我自動請纓。 我站到閘口的首三天,雨下得很大。...
無國界醫生的人員居住於目前受西非伊波拉疫情嚴重影響的社區之中,亦無可避免冒受到感染的風險。雖然無國界醫生已在工作地點落實非常嚴謹的安全措施,但「零風險」並不存在,而最大的威脅並非來自工作時間,而是在社區之中的傳播。自2014年3月以來,6名無國界醫生的當地員工染病,其中3名不幸離世。 自從2014年3月伊波拉疫情於西非開始爆發以來,受影響國家衛生部的醫療及非醫療人員,以及支援他們的非政府組織,一直身處對抗這場疫症的最前線。 在缺乏適當保護的情況下,直接與病人接觸的醫護人員有染病的風險。至今相信已有超過240名醫護人員感染伊波拉,其中120人離世。部分醫護人員亦病倒,更多人則不敢上班。...
來自美國的沃森-斯特賴克(Ella Watson-Stryker)現時在塞拉利昂凱拉洪(Kailahun)的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擔任健康推廣人員。她講述了一名小女孩的故事,這女孩是西非伊波拉疫情的其中一名受害者。 我第一次見到蒂娃(Tewa)*是在分流站的帳篷。她和媽媽、還是嬰兒的妹妹,還有家族裡的其他親戚,來到無國界醫生的伊波拉醫院。她弓著腰坐在塑膠椅子上,雙腿太短碰不著地。正在等候的時候,我給他們每人一些小吃,蒂娃腼腆地對我笑了笑。我們把她接收住院,因為她發燒了,父親也死於伊波拉,但很高興她的血液檢測結果是對病毒呈陰性反應,所以她出來洗澡後,便微笑著,之後接受瘧疾的治療。我鬆了一口氣,...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發言內容 常務副秘書長先生、副秘書長先生、總幹事女士、特別協調員先生、尊貴的代表、女士們、先生們︰ 首先感謝給予機會,在此向各國代表講述西非伊波拉疫情的情況。 史上最嚴重的伊波拉疫情已踏入第6個月,全球在控制疫情這場戰疫上正節節敗退。各國領袖都未有認真處理這個跨國的威脅。 在西非,感染和死亡個案繼續急升。同時,騷亂發生,隔離中心擠滿病人。前線醫護人員則受感染,並且死亡人數驚人,更多的則因擔心受感染而已逃離,民眾因而得不到任何醫療護理,哪怕只是最常見的疾病。整個醫療體系都崩潰了。 伊波拉治療中心變成讓病人獨自死去的地方,僅能提供舒緩護理。...
© Martin Zinggl/MSF
無國界醫生譴責國際社會對伊波拉肆虐的非洲國家置之不理 各國必須立刻派遣專門醫療資源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於聯合國就伊波拉疫情特別簡報會發言 聯合國秘書長辦公室和世界衛生組織今日(9月2日)於聯合國舉行一場特別簡報會,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在會上指出,各國領袖未能應付史上最嚴重的伊波拉疫情,而具備生物災害應對能力──包括民用和軍用醫療能力──的國家,必須立即派遺資源和人員到西非。無國界醫生表示,若不部署大規模的專門醫療團隊去加強受影響國家的控制疫情工作,將無法阻止這次爆發進一步擴散。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向聯合國成員國發言時,譴責缺乏資源調配,...
Subscribe to RSS - 伊波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