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病

無國界醫生批評藥廠拖延研發兒童適用抗愛滋病藥物 明日(12月1日)是世界愛滋病日30周年,擴大對感染愛滋病病毒兒童診斷和治療的會議下周將在梵蒂岡舉行。無國界醫生(Medecins Sans Frontieres,簡稱MSF)批評製藥企業一再拖延,未能研發出適合兒童使用的愛滋病藥物配方。因為無法獲取抗逆轉錄病毒藥物的兒童配方,發展中國家難以為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兒童提供世界衛生組織推薦的治療。 無國界醫生駐馬拉維的醫療統籌馬曼(David Maman)說:「製藥企業完全不優先考慮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兒童群體,迫使我們不得不使用未達最佳標準的舊有療法去醫治我們最年幼的病人,這也令他們很難堅持完成治療。...
在無國界醫生位於埃塞俄比亞的阿卜杜拉斐(Abdurafi)醫療中心深切治療病房裡,卡薩耶(Kasaye)拿著一瓶蘇打水和一些餅乾,坐在病床上。他看起來極度瘦弱,以至於飲水進食這樣的簡單動作都需要極大的努力。卡薩耶說:「這是我第13次到無國界醫生的醫療中心接受黑熱病治療。」 黑熱病(也叫內臟利什曼病)是第二大致命寄生蟲病,僅次於瘧疾。它也是最危險、又常被忽視的熱帶病之一。每年會感染約20萬至40萬人,大部分在在亞洲、東非和南美,其中5萬人因此而死。 「我第一次被診斷患有黑熱病是在2002年。」卡薩耶繼續說道,「我接受了治療,症狀也消失了,我當時以為我痊癒了 。 」 通常黑熱病患者在痊癒後,...
亟需增加現有用作拯救結核病患者生命的工具,並研發快速、安全且簡單易行的治療方法 首次聯合國結核病峰會本周於紐約召開,各國領袖聚集一堂。無國界醫生呼籲各國政府立即擴大結核病的檢測和治療,並作出實際承諾,研發更多有效易用的治療工具,以拯救更多生命,阻止結核病流行。 世界衞生組織(WHO)上周公佈的最新全球結核病統計數據顯示,針對世界上最致命傳染病的應對措施仍然成效欠佳且慢,導致在2017年全球有160萬人死於結核病,並出現了1000萬宗新增病例。未被診斷和未上報的病例依舊是主要挑戰—在過去7年裡,每年都有超過三分之一的結核病人未獲診斷。...
隨著一年一度的愛滋病國際峰會在阿姆斯特丹舉行,無國界醫生指出ViiV公司妨礙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兒童獲得兒童適用配方的愛滋病病毒重要藥物德羅格韋(dolutegravir)。ViiV是美國輝瑞制藥、英國葛蘭素史克及日本鹽野義制藥三家公司共同建立的藥物生產商。 世界衞生組織現時推薦德羅格韋為成人和4周至10歲兒童的較優治療方法,來取代效果更差、副作用更多的兒科治療方法。有鑒於兒童很可能需要終生服藥,他們需要在最初治療时就盡可能獲得最優質、最強效的藥物以防止耐藥的發生。 無國界醫生在馬拉維的醫療統籌馬曼(David Maman)說︰「全球有接近二百萬名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嬰兒和兒童,有更好選擇的情况下,...
登格醫生(Dr. Tor Deng)是南蘇丹一位普通科醫生,在位於蘇丹和南蘇丹之間的特別行政區阿卜耶伊(Abyei),為無國界醫生工作。他從蘇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一所醫學院畢業後,決心回到家鄉阿卜耶伊。他與我們分享在無國界醫生阿哥克(Agok)醫院進行的愛滋病 / 結核病計劃當中,有何挑戰及其成功之處。
 
我從醫學院畢業後,於2016年1月加入無國界醫生。
在無國界醫生醫院內,有50% 本身已接受治療的愛滋病患者出現了治療失敗的臨床現象。對此,無國界醫生呼籲,在這個抗病毒藥物已出現的世代,全球都應繼續提高對預防及治療愛滋病的關注。 無國界醫生指出,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感染和死於愛滋病 1 相關疾病的人數,繼續高得令人無法接受。這些人們目前仍被全球愛滋回應措施所遺漏,得不到愛滋病預防治療及其所需的醫療護理。 無國界醫生發表的簡報文件《等待並非選項:預防及熬過愛滋病》 (按此下載英文版) 中強調,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幾內亞、肯尼亞及馬拉維由無國界醫生運作及支援的醫院裡,來到醫院求醫的愛滋病感染者當中,都已是嚴重缺乏免疫力,死亡率介乎30 %...
對印度「發展中國家的藥廠」的交易協議與施壓 對於藥物取得造成重大威脅 無國界醫生今天在南非德班的世界愛滋病大會,發布第18版的愛滋病藥物價格報告,「解開抗愛滋病治療價格下降的網絡」(”Untangling the Web of Antiretroviral Price Reductions”)。這份報告發現較舊的愛滋病藥物價格持續降低,但較新藥物的定價仍然貴到令人遙不可及。這很大程度是因為製藥公司維持壟斷,阻礙了價格較低的仿製藥與其競爭。 今日,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每日一錠的第一線藥物組合能夠確保品質的最低價格是每人每年100美金(tenofovir/emtricitabine/...
所謂的「關鍵族群」,例如性工作者和與男性有性接觸的男性,都有較高感染愛滋的風險(註1) ,卻因為污名與歧視,或在很多狀況下,因其非法身分與高流動性,而難以獲得抗愛滋病毒治療。防止非愛滋病感染者受到感染的各種新藥(即暴露前預防,Pre-Exposure Prophylaxis, or PreP)是有望遏止愛滋病流行的工具,但在非洲南部最受影響地區獲得這些藥物的機會仍然受限。為了找到創新方式,讓病人更容易獲得救命的抗病毒治療,同時增加關鍵族群對治療和PreP的依從性,無國界醫生於2014年1月發起具野心的「走廊」(“Corridor”)項目。涵蓋莫桑比克與馬拉維,最近進入津巴布韋。 附注:...
在阿拉伯半島最貧窮的國家,超過1,300 名愛滋病感染者正接受抗愛滋病治療(antiretroviral  ARV treatment),其中約一半的人位於首都薩那。伴隨2015年3月戰爭爆發,確保病人持續治療是關鍵挑戰。
無國界醫生在世界愛滋病日(12月1日)前發出警告,除非把抗逆轉錄病毒治療(ARV)扭轉為以社區為本、切合愛滋病感染者實際情況的方式去提供,否則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UNAIDS)針對愛滋病治療可及性所發出的「填補缺口」的呼籲,將無法實現。 無國界醫生及其他組織的第一手經驗顯示,透過以社區為本的方式,能令患者以更低成本、更便捷的方式獲得抗逆轉錄病毒藥物治療,是令更多愛滋病患者持續獲得有效治療的關鍵策略,從而減慢愛滋病的傳播。這些方法已獲得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的認可,但由於有關方面未能接受這種模式轉變──賦予病人社群責任與權力,讓他們成為伴夥和持份者,而非純粹的醫療服務接受者,...
Subscribe to RSS - 愛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