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

「當有一天回到這裡,你不會見到任何人,因為這裡的問題會把我們通通殺死。」 在基吉格拉(Kidjigra)附近一棟廢棄建築物的前廊下,坐著C 1 和她的11個孩子。兩個月前她來到這裡時,暴力事件再次在中非共和國的班巴里(Bambari)發生。她不得不逃離過去四年一直棲身的國內流離失所者營地,到瓦卡(Ouaka)河的另一邊避難。C解釋說, 「去年5月,武裝分子來到營地,開始威嚇人們。他們偷走了我們僅存的一切:一輛自行車和幾隻鴨子。從那時起,我們咬緊牙關掙扎求存,賣木頭養家。」 今年5月起,新一輪的暴力席捲班巴里鎮,像C講述的遭遇多不勝數。當時已有四萬人在市內或市郊的國內流離失所者營地避難,...
艾哈邁德(Abu Ahmad)今年52歲,育有4名女兒和4名兒子。他11歲的女兒露琪亞(Rukia)癱瘓後不久,緬甸若開邦便於2017年8月爆發衝突。抵達孟加拉後,露琪亞在無國界醫生設於庫圖巴朗(Kutupalong)的醫療設施裡接受治療七個多月。每隔幾天,她就到那裡接受壓瘡治療。艾哈邁德向我們講述了自己和家人如何逃出緬甸,一家人在孟加拉過著怎樣的生活,以及他們對未來的期盼。 「衝突爆發前,我們養了牛和羊,家裡也有土地,所有那些生計。我們靠自己賺錢謀生計,但我們受到了緬甸政府的諸多威脅和虐待。如果有人想接受高等教育,則不得不逃離緬甸,因為政府一旦發現,就會想方設法逮捕他。...
孟加拉的季候雨開始,使棲身在科克斯巴扎爾區的羅興亞難民面對更多苦難。他們身處在以竹枝和塑膠布搭建而成的臨時帳篷。從六月開始的季候雨,預料現在和未來都會對難民的健康和生計帶來嚴重影響。 令人震驚的影響 當第一場大暴雨落下時,對營內居住環境的影響令人震驚。被破壞的帳篷和水浸造成一名幼童喪生,數十人受傷,數以千人又再流徙。人們在營內涉水而行,水裡混著廁所流出的排泄物,沿著小路流入帳篷內。 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統籌 特納(Sam Turner)說:「我永遠忘記不了那名赤裸上身的老人家,全身發抖,頭上蓋著麻布袋來擋雨。他暫時停下鞏固帳篷的工作,向我們訴說被搬遷到難民營新一部分的苦況。...
歷年以來最大批的羅興亞難民湧入孟加拉至今已有一年,這些難民不獲承認法律地位,加上棲身的環境惡劣得令人無法接受,人們仍然陷於苦難和疾病的循環之中。 2017年8月25日,緬甸軍方針對羅興亞人進行新一輪的「清剿行動」,導致超過70.6萬名羅興亞人湧入鄰國孟加拉,以逃避大規模的暴力和破壞行動,加上因過去的暴力事件而逃往孟加拉的另外20萬名羅興亞人,滯留在科克斯巴扎爾區(Cox’s Bazar)的羅興亞人總數達91.9萬人。過去12個月內,無國界醫生是應對這次危機其中一個最大的醫療人道組織,救援隊在當地共19間醫療設施和流動診所,醫治了超過65.62萬名病人,相等於三分之二的羅興亞難民人數。 起初,...
無國界醫生馬來西亞項目總管柳天蕙
 
今年8月25日,是歷年以來最大批羅興亞難民逃離緬甸若開邦的一周年。緬甸政府針對羅興亞人進行的新一輪「清剿行動」,導致超過70.6萬名羅興亞人為逃避駭人的暴力事件而走難至孟加拉。現時,約有91.9萬名羅興亞難民棲身在孟加拉,這是緬甸數十年來具針對性的歧視政策積累的後果。
 
搜救船「Aquarius」已獲得馬耳他當局的正式許可進入瓦萊塔港。無國界醫生對在地中海獲救的141名脆弱無助的人找到安全的棲身之所感到寬慰,亦歡迎德國、法國盧森堡葡萄牙和西班牙這些國家,在這個經歐洲各國協調的行動下,均同意承擔接收這些人士。 自上周五這批人獲救以來,我們的首要任務是確保他們獲得適切的護理和照顧,並根據國際法和海事法,立即將他們送到安全的地方上岸,搜救船「Aquarius」亦能夠繼續為那些在地中海中部遇險的人提供急需的人道援助。由於馬耳他是最靠近搜救船的安全港口之一,船隻在那裡停靠的話,就能夠避免獲救人士被迫待在船上更長時間。 足以解決地中海人道危機的長期可持續方案,...
搜救船「Aquarius」已獲得馬爾他當局的正式許可進入瓦萊塔港。無國界醫生對在地中海獲救的141名脆弱無助的人找到安全的棲身之所感到寬慰,亦歡迎德國、法國盧森堡葡萄牙和西班牙這些國家,在這個經歐洲各國協調的行動下,均同意承擔接收這些人士。 自上周五這批人獲救以來,我們的首要任務是確保他們獲得適切的護理和照顧,並根據國際法和海事法,立即將他們送到安全的地方上岸,搜救船「Aquarius」亦能夠繼續為那些在地中海中部遇險的人提供急需的人道援助。由於馬爾他是最靠近搜救船的安全港口之一,船隻在那裡停靠的話,就能夠避免獲救人士被迫待在船上更長時間。 足以解決地中海人道危機的長期可持續方案,...
為應對地中海人道危機,由無國界醫生與SOS MEDITERRANEE共同運作的搜救船「Aquarius」周五(8月10日)救起141人。兩個組織現呼籲歐洲各國政府根據國際海事法,立即安排最近的安全港口讓搜救船停泊,以便獲救人士可以下船,搜救船「Aquarius」則可以繼續提供緊急人道援助。 8月10日(上周五)早上,搜救船「Aquarius 」發現一艘沒有引擎的小木船,並救出25人,相信他們已經在海上漂流近35小時。當天稍後時間,搜救船「Aquarius」發現了第二艘載滿人的木船,船上有116人,包括67名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超過七成獲救的人士來自索馬里和厄立特里亞。...
無國界醫生指出,獨立的人道機構至今仍被阻止進入若開邦(Rahkine)北部,以援助當地的脆弱社群。該地的醫療和人道援助供不應求,情況令人憂慮。 2017年8月11日,無國界醫生失去在若開邦北部進行醫療活動的許可。兩週後,羅興亞救世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ARSA)展開襲擊,緬甸軍隊也緊接其後採取「清剿行動」,其後的一年以來,無國界醫生依然未能在該區展開救援。 無國界醫生在緬甸的行動經理格里斯(Benoit De Gryse)說:「若開邦北部一直缺乏獨立評估,意味著沒人能全面了解當地的情況,以及當地對醫療和人道援助的需求。」...
由無國界醫生與「SOS MEDITERRANEE」共同運作的搜救船「Aquarius」在港口延長停泊後,今天從馬賽(Marseille)出發到地中海中部為海上遇險人士提供援助。 搜救船「Aquarius」上的無國界醫生項目統籌維馬爾(Aloys Vimard)說:「地中海中部的海路是全世界最致命的,因為海上已經幾乎沒有任何救援船,歐洲各國政府亦沒有在地中海中部積極和專注地搜救。地中海中部比以往更需要人道救援,在海上拯救遇險人士仍是法律和道德義務。在過去幾星期已有超過700人遇溺,這種對人命的輕蔑令人驚恐。」 在過去兩年多的時間裡,搜救船「Aquarius」於地中部海中不受干擾地搜救。...
Subscribe to RSS - 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