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

過去四星期,超過600人在橫越地中海時溺斃或推測已溺斃,當中包括嬰兒和幼童。這個數字佔今年起至目前為止死亡人數的一半,原因是地中海中部已沒有非政府組織的搜救船進行搜救工作。一個月前,由無國界醫生與「SOS MEDITERRANEE」共同運作的搜救船「Aquarius」在海上救起630人,但意大利當局阻止搜救船靠岸。隨後,其他歐洲國家進一步阻撓非政府組織的搜救船。 無國界醫生的緊急項目統籌主管克萊爾(Karline Kleijer)說:「過去幾個星期歐洲各國的政治決定,已帶來致命的後果。任由男女老幼留在地中海海域淹死是冷血、令人髮指和不能接受的決定。...
上周末 (2018年6月9日) 搜救船「Aquarius」在地中海共救起629人,無國界醫生敦促歐盟成員國馬上協助他們上岸。「Aquarius」是一艘由無國界醫生與SOS MEDITERRANEE共同運作的搜救船,目前仍然停在馬耳他(Malta)和意大利對開的國際水域,「Aquarius」最接近這兩個國家的安全港口,但它們都拒絕讓搜救船停泊。 ©Kenny Karpov / SOS MEDITERRANEE ©Kenny Karpov / SOS MEDITERRANEE 無國界醫生歡迎西班牙基於人道立場,允許搜救船在瓦倫西亞登陸。然而,這意味著那些剛從海中獲救、本已疲憊不堪的人們,...
維馬爾,無國界醫生搜救船「Aquarius」號上的項目統籌
 
「我們目前正位於馬耳及西西里島海岸之間的國際水域。船上有629人,當中11個是兒童,123個是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還有超過80名婦女和七名孕婦。這艘船上擠滿了人,而且已經超載了。獲救的人身體狀況非常虛弱,大多都筋疲力竭,他們已經在海上待了超過48小時。
5月26日,一個健康的男嬰在搜救船「Aquarius」上出生,這是一艘由無國界醫生與SOS MEDITERRANEE共同運作的搜救船。 名叫「奇跡」的嬰兒於下午3時45分在國際水域出生,他的母親在兩天前,即5月24日被意大利海軍艦艇救起,隨後轉移至搜救船「Aquarius」。 無國界醫生助產士蘇萊曼(Amoin Soulemane)表示,「作為第一胎,寶寶出生得很快。母親大清早開始陣痛,僅幾個小時嬰兒就出生了。母親和孩子的狀況都很好。」 新手媽媽向無國界醫生講述了她在利比亞的一年裡被關押、被毆打,只能得到很少的食物,還被勒索金錢才能獲得釋放。她說,今年年初她和她的伴侶以及其他幾百人一起逃走,...
5月23日下午五時至六時期間,逾百名被販賣人口分子綁架並關押在利比亞拜尼沃利德(Bani Walid)西部的難民和移民成功逃脫。他們在試圖逃跑時被槍擊,導致嚴重傷亡及25人受傷,被轉介到拜尼沃利德的綜合醫院。 倖存者大部分是來自厄立特里亞、埃塞俄比亞和索馬里的青少年,他們試圖前往歐洲尋求庇護,據報指他們在販賣人口分子的控制下,在拜尼沃利德和內斯瑪(Nesma)間被轉手多次。 在拜尼沃利德綜合醫院,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支援醫院員工為25名傷者提供醫療護理。其中18人受輕傷,接受了急救和包紮,另有7人受嚴重槍傷和多處骨折,需留院接受進一步治療。無國界醫生還捐贈物資到醫院,以補充他們的醫療物資庫存...
無國界醫生在孟加拉庫圖巴朗(Kutupalong)及巴魯卡里(Balukhali)難民營的中心點開辦一所新醫院,當地的難民營為近70萬名羅興亞難民提供臨時庇護。新醫院並不難發現,因為它位處在科克斯巴扎爾區(Cox’s Bazar)其中一座山丘之上,因而命名為「山上的醫院」。 新醫院於今年2月開始動工,在時間緊逼下,工程只需兩個月便竣工。醫院是因應自去年8月25日開始大批羅興亞難民由緬甸逃亡至當地的緊急狀況而設,可容納100名病人。隨著季候風季節來到,要確保當地難民們都能夠得到醫療護理是極具挑戰。有見及此,當地需要一所半永久性的設施。醫院的建築物由混凝土樓板上加設金屬結構而成。醫院設有急症室、...
剛果民主共和國伊圖里(Ituri)省最近發生的暴力事件,已導致超過30萬人流離失所,並令人們憶起2000年代初在該地區發生的衝突危機。許多房屋被燒毀,大約200人遇害,另有數十人受傷。 流離失所者目前正棲身於臨時安置點,借住寄宿家庭,或在教會及學校尋求庇護。有些人已維持處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多月了,他們的健康狀況很快就會開始惡化,這是個非常真實的風險,我們將看到嚴重營養不良的病人、麻疹或霍亂將開始流行。 無國界醫生的團隊正在布尼亞(Bunia)及其周邊地區,以及更北方的馬哈吉(Mahagi)開展工作。在布尼亞,兩個難民營中共有約1,700個境內流離失所家庭寄居,團隊已修建了廁所和淋浴間,...
2017年8月底至今,已有超過688,000名羅興亞難民在逃離緬甸若開邦的暴力衝突後,抵達科克斯巴扎爾區(Cox's Bazar)──位於孟加拉東南部的一個縣,加入數千個在之前危機中就經歷過相同旅程的人。這些來自少數穆斯林群體、被緬甸拒絕給予公民身份及其他權利的難民,落腳於既存的營地,以及孟加拉當局為應付這場人道危機而設立的臨時安置所。我們會在這裡敘述三位羅興亞人的旅程。 1. 生與死的旅程 霍梅拉 © Anna Surinyach/MSF 霍梅拉(Humaira),一名25歲的難民,來自緬甸若開邦的貌奪(Maungdaw)縣。暴力席捲她的家鄉後,她於2017年10月抵達孟加拉;...
諾蘭(Kate Nolan),無國界醫生孟加拉緊急項目統籌
 
自2017年8月25日開始,孟加拉接收近70萬名羅興亞難民。早前已有數以萬計的羅興亞人為逃避緊張局勢和暴力,由鄰近的緬甸若開邦進入孟加拉。我認為最令人震驚的是其規模,越境的人口在短短半年間急速上升。而事實上,羅興亞人仍持續進入孟加拉。
 
一艘橡皮艇於28日在地中海沉沒,無國界醫生與「SOS MEDITERRANEE」共同運作的搜救船「Aquarius」拯救了99人,但失蹤人數不明,料已遇難,至今確定兩名女士喪生。 無國界醫生前線護士尼姆赫丘(Aoife Ni Mhurchu)說:「現場相當危急,多宗緊急醫療個案接連發生,一個接一個的人獲救,他們失去意識和沒有呼吸。」 搜救船「Aquarius」於早上9時半抵達現場,當時已有數十人在海中飄浮,橡皮艇正在漏氣。「Aquarius」先裝設協助漂浮的裝置,出動救生艇,搜救隊再拯救在海中的人。 在搜救船「Aquarius」上的無國界醫生醫療隊,成功令六名兒童和一名女士恢復知覺。...
Subscribe to RSS - 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