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暴力

無國界醫生在孟加拉庫圖巴朗(Kutupalong)及巴魯卡里(Balukhali)難民營的中心點開辦一所新醫院,當地的難民營為近70萬名羅興亞難民提供臨時庇護。新醫院並不難發現,因為它位處在科克斯巴扎爾區(Cox’s Bazar)其中一座山丘之上,因而命名為「山上的醫院」。 新醫院於今年2月開始動工,在時間緊逼下,工程只需兩個月便竣工。醫院是因應自去年8月25日開始大批羅興亞難民由緬甸逃亡至當地的緊急狀況而設,可容納100名病人。隨著季候風季節來到,要確保當地難民們都能夠得到醫療護理是極具挑戰。有見及此,當地需要一所半永久性的設施。醫院的建築物由混凝土樓板上加設金屬結構而成。醫院設有急症室、...
儘管哥倫比亞在2016年11月結束與「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人民軍」長達50年的衝突,這個國家仍然要面對許多挑戰。其他武裝團體和犯罪集團仍然活躍。貧窮和缺乏政府管治,令城市中的某些角落淪為暴力的溫床,對人們的生活和健康造成嚴重後果。
無國界醫生在最新發表的報告中,譴責影響著被迫逃離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和薩爾瓦多的人們人道危機。 無國界醫生發表最新一份報告,指出被迫逃離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和薩爾瓦多(稱為「中美洲北三角」)嚴重暴力的中美洲人,在遷徙到美國和墨西哥的路途上受到二次傷害。這群人缺乏獲得全面醫療護理的機會,並被迫在逃離的途中面對更多的暴力事件,以及無視他們需要得到援助和保護的強硬驅逐政策。 無國界醫生在墨西哥的項目總管羅西耶(Bertrand Rossier)說:「來自中美洲北三角的大批流徙者所持續承受的暴力和情緒困擾,與我們在工作幾十年的衝突地區中見到的人所經歷的,不相伯仲。」他續說:「謀殺、綁架、恐嚇、...
所謂的「關鍵族群」,例如性工作者和與男性有性接觸的男性,都有較高感染愛滋的風險(註1) ,卻因為污名與歧視,或在很多狀況下,因其非法身分與高流動性,而難以獲得抗愛滋病毒治療。防止非愛滋病感染者受到感染的各種新藥(即暴露前預防,Pre-Exposure Prophylaxis, or PreP)是有望遏止愛滋病流行的工具,但在非洲南部最受影響地區獲得這些藥物的機會仍然受限。為了找到創新方式,讓病人更容易獲得救命的抗病毒治療,同時增加關鍵族群對治療和PreP的依從性,無國界醫生於2014年1月發起具野心的「走廊」(“Corridor”)項目。涵蓋莫桑比克與馬拉維,最近進入津巴布韋。 附注:...
© Lena Mucha 「我要繼續前進。」 瑪麗亞*,一名哥倫比亞婦女,曾於失去意識的情況下遭輪姦。 「他們給我一杯飲料,而我從沒想過這些人會如此對待我。喝完飲料後我便失去意識。 當我醒來時已是全身赤裸,我不知道已被多少人玷污。 在醫院時我未能入睡,時常哭泣。我選擇無國界醫生,因為他們非常慎重,令我感到安全。 現在我好多了。雖然經歷了這件事,我幾乎可以說我仍然是從前的我。我已不再需要那段記憶。 我以為我不能克服這段經歷,但感謝上帝恐懼已經離我而去。 我要繼續前進。我以為人生已經無望了,但原來人生並未因此而結束。 圖馬科市暴力項目資料 市區發生的暴力事件有所增長...
無國界醫生一份報告,揭示了在巴布亞新幾內亞,服務和系統上的缺口如何令婦女和兒童被困在嚴重家庭和性暴力的循環之中。 《回到施暴者身邊》報告詳述了保護機制的嚴重不足、司法制度脆弱以及包庇的文化,令病人即使已獲得醫療護理,但健康和生命仍然受威脅。 這份報告包括了來自超過3,000名家庭和性暴力生還者的數據,他們都是無國界醫生於2014至2015年,在郊區赫拉省(Hela)的塔里(Tari)以及首都莫爾斯比港(Port Moresby)治療的病人。報告揭示了婦女和兒童在本應安全的地方,即家中和社區,所忍受的重覆甚至加劇的暴力。 • 大部分接受治療的病人是女性,佔94%; • 最常見的暴力(49%)...
無國界醫生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沙本達(Shabunda)地區的隊伍,在數十名武裝民兵襲擊基坎巴鎮(Kikamba)後,為當地127名被強暴的婦女提供醫療護理。 無國界醫生向性暴力受害者提供醫療援助,並落實一套程序以觀察受害者情況,確保她們的私隱得到尊重。在襲擊期間亦發生了搶掠和武裝衝突事件,至少兩人受槍傷。這些傷者亦接受了治療,並被送往該區兩間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院。 根據基坎巴居民向無國界醫生隊伍報告,在5月1日黃昏,約60名武裝分子襲擊村落。他們搶掠房屋、毆打男村民,並在第二天清晨強暴了大量女村民。襲擊者亦脅持了約30名兒童,在逃走時利用他們帶走贓物,並在之後釋放了他們。在收到警報後,...
無國界醫生 在「消除對婦女的暴力行為國際日」 發出警告,各方必須將應對婦女遭受性暴力的問題視作緊急情況處理 性暴力應當被視為醫療緊急情況。在「消除對婦女的暴力行為國際日」上,無國界醫生表示,如果希望倖存者能獲得所需的全面治療,確保它們的可及性應當是首要任務。 無國界醫生在哥倫比亞的項目總管加里格(Pierre Garrigou)說:「對任何人施以性暴力都是完全不能被接受。受害者要活下去,盡快尋找醫療和心理治療便十分關鍵。醫療機構必須確保對遭受性暴力的倖存者的應對是足夠和全面的。今天,醫療機構的應對仍然匱乏且遲緩。」 2012年6月至2013年8月期間,在無國界醫生接收的性暴力倖存者中,...
@MSF
來自阿根廷的魯塞羅(Emiliano Lucero)剛從墨西哥回來,他在當地出任醫療統籌一職為期一年。他在這個訪問中談到無國界醫生在墨西哥所面對的挑戰,以及他們在當地協助的群眾——從中美洲起程到美國的跨國入境者、受美洲錐蟲病影響的瓦哈卡州(Oaxaca)居民、以及在阿卡普爾科(Acapulco)社區中被都市暴力影響的人。 為何無國界醫生要在像墨西哥這樣的國家展開工作? 縱然墨西哥擁有不少資源,部分人民卻直接承受著極端暴力,並且難以獲得醫療護理。 犯罪集團遍佈墨西哥各地,他們的營運方式和策略對當地人帶來嚴重的醫療和人道影響。無國界醫生嘗試處理這些醫療和人道影響,...
約旦:安曼醫院的敘利亞病人 馬里危機:沙漠中的難民 尼日利亞:中鉛毒 海地:嚴重燒傷中心 肯尼亞:性暴力的受害者 幾內亞:接種霍亂疫苗
Subscribe to RSS - 性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