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

10月22日凌晨,一群武裝分子攻擊了羅興亞營地的居民,其暴力程度是自四年前數十萬難民抵達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以來,前所未見。除了26名傷者外,還有3具屍體被送往無國界醫生的設施,以及一名入院後不久便死亡的傷者。當地政府指出,這起暴力事件共造成7人死亡。據稱,攻擊者為一個活躍於難民營內的武裝團體。由於與日俱增的不安全感,這起新的暴力事件加劇了居住在該地區的所有難民的恐懼。 「我聽到一片吵雜聲和槍聲,所以我去穆斯林學校接我的兄弟,並帶他們回家。他們只有8歲和9歲大,那裡不安全。當我們走在回家的路上時,一群人用棍棒、刀和槍襲擊我們。」20歲的阿瓦斯*(Awas)...
欽貌(Khin Maung)是羅興亞人,今年26歲。2017年,他在緬甸的村莊遭到軍隊攻擊,自此便一直以難民身份生活。 我們在孟加拉留得愈久,羅興亞問題便愈可能從國際議程上消失。 我們最初到達難民營——在孟加拉考克斯巴紮爾眾多難民營的其中一個——我還以為可以在兩、三個月後回到緬甸的家。那時我們仍有一些鄰居留在緬甸,村莊仍未遭到破壞。我們的營地非常接近兩國邊境,所以要回去也很容易。 但那是四年前的事。我的房子早已不復存在,燒成灰燼。 如果有人叫我現在回國,我會覺得他們瘋了—現在根本沒有辦法回國。當然我們沒有合法方式回去,只能循非法途徑返國。我們需要合適的解決方案,一項合理而公正的解決方案,...
約有 90 萬難民居住的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 Cox's Bazar )難民營在 3 月 22 日發生大火。根據聯合國估計,約 15 人在這場大火中失去生命, 560 人受傷,多達 10,000 個家庭(逾 45,000 人)流離失所,但最終數字仍未確定。 無國界醫生巴魯卡里( Balukhali )診所在今次火災被完全燒毀。所幸的是,所有患者和員工在火勢加劇前撤離。火災後,無國界醫生治療了 11 名在庫圖巴朗醫院( Kutupalong hospital )和營地內山上的一所醫院內因火災而受傷的傷者。 在過去幾個月,營內已發生數次火災,令居住於此的羅興亞難民安危不保。...
羅興亞難民法魯克(Faruk)住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營地。他說: 「沒有人想做難民,這裡的生活不易過。我們每天都像過著監獄般的生活,不能離開難民營範圍,要得到特別批准或有特殊情況才能獲准離開,例如出外求醫或出現緊急情況。」 他續道:「我有時會咬自己,看看還有沒有感覺,也試過自殺。」 在過去三年,科克斯巴扎爾的羅興亞難民都活在極為擠迫的難民營內。他們對未來感到絕望,加上沒有合法身份,導致心理健康受到影響。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為他們的生活增加了更多限制和壓力。除了疫症大流行,難民營內的生活沒有任何改善跡象。為了解決過度擠逼的問題,營地重新安置部分難民,...
「在難民營生活的日子非常難熬,空間狹小且沒有可以給小孩玩的地方。」希迪格(Abu Siddik)告訴我們,他住在孟加拉東南海岸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區的一個難民營,在這僅26平方公里大的土地上,擠滿了86萬羅興亞難民。 「家裡的房子被燒毀,是我離開緬甸的原因。他們不僅虐殺羅興亞人 ,還折磨我們的婦女。生活充滿危險。」 希迪格敘述的場景,是緬甸安全部隊自2017年8月所展開的「清剿行動」,這一系列行動迫使超過70萬名羅興亞人離開若開(Rakhine)邦,穿越邊境前往孟加拉;而在此之前已有20多萬羅興亞人為逃離暴力而先行逃至該國。 動身逃難以前,許多人都曾親身經歷或目睹親友被殺害...
梅吞(Metun,化名)是羅興亞難民,目前身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庫圖帕朗-巴魯卡里(Kutupalong-Balukhali)難民營。他之前住在緬甸若開邦(Rakhine),在當地的非政府組織工作;現時他在科克斯巴扎爾那些雜亂無章地擴展的難民營中,為非政府組織擔任義工。他跟無國界醫生分享他的希望和恐懼。 「到現在我還清楚記得那一天——2017年9月11日,我、妻子和四名子女逃到孟加拉。」 在若開邦時,我們經常受到威脅。與緬甸相比,孟加拉仍是天堂。 可是這裡的環境很不人道。你只能留在一個小房間,與別人共用廁所,還要住在一張塑膠布下,沒有任何通風系統。你不可以去任何地方...
坐在庫圖帕朗(Kutupalong)難民營裡的一家茶店內,簡比比(Bibi Jan)拉扯著衣袖,遮掩著身上的疤痕。這些疤痕是在2017年8月、歷來最大規模針對羅興亞人的暴力所造成。她的兩名兄弟被殺,她自己被刀捅傷。她的村莊被夷為平地,最終她逃到孟加拉。 來自若開邦的羅興亞人,是被邊緣化的少數族群,過去數十年來遭國家針對性地排斥及迫害。兩年前,緬甸針對羅興亞人的暴力事件佔據了新聞頭條。然而自此之後,無論是處理區內羅興亞人缺乏法律地位的問題,還是解決他們在緬甸被排斥的深層次原因方面,均進展不大。 羅興亞人無論逃到哪個國家,都被社會邊緣化,但目前為止,仍未有任何有意義的解決方法。在孟加拉,超過...

當你有成千上萬的病人等著看病,卻只有有限的醫療資源,還有可能為病人提供針對性的醫療護理嗎?

無國界醫生的護士迪亞茲(Darwin Diaz)和帕加魯干(Jose Vincent Pagarugan),被派往孟加拉,在世界上最大的難民安置點工作。

來看看無國界醫生的醫療團隊,如何在富有挑戰性的情況下隨機應變,提供有質素的醫療護理。
 

 

艾哈邁德(Abu Ahmad)今年52歲,育有4名女兒和4名兒子。他11歲的女兒露琪亞(Rukia)癱瘓後不久,緬甸若開邦便於2017年8月爆發衝突。抵達孟加拉後,露琪亞在無國界醫生設於庫圖巴朗(Kutupalong)的醫療設施裡接受治療七個多月。每隔幾天,她就到那裡接受壓瘡治療。艾哈邁德向我們講述了自己和家人如何逃出緬甸,一家人在孟加拉過著怎樣的生活,以及他們對未來的期盼。 「衝突爆發前,我們養了牛和羊,家裡也有土地,所有那些生計。我們靠自己賺錢謀生計,但我們受到了緬甸政府的諸多威脅和虐待。如果有人想接受高等教育,則不得不逃離緬甸,因為政府一旦發現,就會想方設法逮捕他。...
孟加拉的季候雨開始,使棲身在科克斯巴扎爾區的羅興亞難民面對更多苦難。他們身處在以竹枝和塑膠布搭建而成的臨時帳篷。從六月開始的季候雨,預料現在和未來都會對難民的健康和生計帶來嚴重影響。 令人震驚的影響 當第一場大暴雨落下時,對營內居住環境的影響令人震驚。被破壞的帳篷和水浸造成一名幼童喪生,數十人受傷,數以千人又再流徙。人們在營內涉水而行,水裡混著廁所流出的排泄物,沿著小路流入帳篷內。 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統籌 特納(Sam Turner)說:「我永遠忘記不了那名赤裸上身的老人家,全身發抖,頭上蓋著麻布袋來擋雨。他暫時停下鞏固帳篷的工作,向我們訴說被搬遷到難民營新一部分的苦況。...
Subscribe to RSS - 孟加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