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亞

無國界醫生一支三人隊伍帶同救援物資,正支援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的醫療設施,這些設施已經不勝負荷,擠滿了因首都的打鬥而受傷的居民。無國界醫生又派出隊伍前往位於的黎波里東面的茲利坦(Zlitan),以及西面的扎維耶(Al Zawiyah),協助當地的醫院處理大量的傷者。無國界醫生項目總管惠托爾(Jonathan WHITTALL)在的黎波里接受訪問,講述當地的實際情況。 當地目前的情況如何? 我們目前正在了解的黎波里的醫療設施的情況,這些設施原本已經緊張,本星期衝突爆發後令情況更糟。醫院人手短缺,因為許多原本在醫療系統工作的外藉醫護人員已經逃離利比亞。由於利比亞遭到制裁,醫院因而出現醫療物資短缺。...
無國界醫生正準備擴大在利比亞西部的醫療項目,以回應當地的緊急人道需要。 由於在耶夫蘭(Yefren)附近一所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院,收到的傷者數目增加,無國界醫生已經派出醫療隊伍到扎維耶(Zawiyah)南部的前線地區進行評估。無國界醫生並派出另一支醫療隊進入扎維耶城鎮,支援一所有大量新傷者湧到的綜合醫院,並在城內進行評估工作。 無國界醫生駐利比亞項目總管貝茨(Mike BATES)說:「由於區內有大量需要接受外科治療的個案,醫療設施已經不勝負荷,醫護人員亦已經精疲力竭。我們已經派出一支外科隊伍支援他們,而另一支醫療隊則會就病人分流、急症室服務和手術後護理提供支援。」 自八月初,...
八月四日(星期四)晚上,一艘載有三百六十名生還者的船隻在意大利蘭佩杜薩島沿岸附近迷途,需要無國界醫生及其他組織的醫療援助。這艘船由利比亞出發,意大利政府估計航程中至少有數十人死亡。 無國界醫生醫療隊立即在港口為生還者分流,二十多人需要緊急醫療護理並獲轉介到島上的診所,當中有婦女。於無國界醫生蘭佩杜薩島項目工作的泰斯塔(Mark TESTA)醫生說:「大部分病人出現脫水及低溫症,出現明顯的休克狀況。有些病人則有嚴重腹痛及皮膚損傷。」該艘船在海上迷途接近六日,船上沒有食物和食水,獲救人士表示他們沒有其他選擇,只能眼睜睜看着其他人在船上餓死。他們不斷重覆說難以相信在其他人死去時,自己仍能生存。...
無國界醫生在利比亞米蘇拉塔(Misrata)協助成立了一個由三十名當地心理專家組成的網絡,這是無國界醫生在該市醫療支援項目的其中一部分,該市的嚴重暴力衝突已持續了超過四個月。 在一個過去四十年都沒有經歷過戰爭的國家,這裡只有少數精神科醫生,心理學經常備受忽略,精神健康範疇的重要性也被低估。無國界醫生在這裡的心理支援項目主要是希望協助建立和支援一個由當地心理專家組成的網絡,讓正在市內主要醫療設施接受治療的病人和在醫療體系以外的社區人士都得到心理支援。 無國界醫生心理專家阿比阿德(Elias ABI-AAD)說:「在戰爭發生前,米蘇拉塔只有兒童心理支援服務,治療如唐氏綜合症或自閉症等病症,...
利比亞: 前線救援 海地: 霍亂再臨 日本: 生還者的創傷 愛滋病: 為一千五百萬名病人提供抗愛滋病病毒治療 法國: 危險的修訂
隨著戰爭持續迫使平民逃離利比亞,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呼籲參與戰事各國,展開更有力的人道救援,並對逃離衝突的人們,採取更有效的保護。 在今日發布的名為「進退兩難:被忽視的利比亞衝突受害者」的簡報中,無國界醫生強調,一些國家收容環境簡陋,保護措施不足,對尋求庇護的人們造成嚴重影響。 自從戰爭爆發,已有超過六十萬人穿越利比亞邊境。即使許多人已經被遣返回原籍國,還有成千上萬的人們依然身陷困境,他們不斷湧向突尼斯、埃及、意大利以及尼日爾的臨時收容設施。 在突尼斯的舒沙營地(Shousha Camp),仍有大約四千名難民因為原籍國的動盪局勢,而沒有被遣返,他們大多數來自撒哈拉以南的國家。...
在利比亞西部的港口城市米蘇拉塔(Mistrata),一切看似回復正常。自反政府派系重新奪回米蘇拉塔後,船隻定期由反政府派系認定的首都班加西(Benghazi)的東部城市運來物資,店鋪亦恢復營業。 被圍困近三個月後,米蘇拉塔市中心的衝突已經結束。前線已退後至城外。儘管該區的情況較無國界醫生首支隊伍,於四月十八日抵達時已經有所轉變,但附近的炸彈襲擊依然持續,並造成大批受害者。於六月十日,在城市西部發生的激烈衝突導致一百五十人受傷,其中五十一人傷勢嚴重。 於襲擊當日,在卡蘇爾艾哈邁(Kasr Ahmed)醫院工作的無國界醫生外科隊伍治療了三十三名來自達夫亞(Dafnya)的病人。...
歐盟理事會計劃星期五再次就入境者問題進行討論,無國界醫生譴責意大利和利比亞國家過渡委員會於六月十七日簽訂的雙邊協議(備忘錄)條文。這份協議旨在透過兩國互相支援和合作打擊非法入境,尤其在遣返非法入境者方面。 對於有參與利比亞衝突的國家,在戰事仍然進行期間採取這樣的措施,無國界醫生表示震驚。其次,從利比亞乘船抵達的入境者,是為了逃離暴力衝突,他們需要國際庇護。將這些入境者遣返或強迫他們乘船返回利比亞,可能構成違反國際法不被遣返戰區的原則。 無國界醫生希望指出有份參與戰事的歐洲國家所採取雙重標準,以及有關協議的矛盾。一個國家以保護別國平民為由而進行轟炸,但同時卻將該國的受害者遣返戰區,...
利比亞︰為被圍困的城市提供援助、 科特迪瓦︰恐慌猶在、 海地 ︰新的醫院、 愛滋病 ︰未來十年的發展藍圖
利比亞西部城市濟坦接連遭到炮擊後,國際醫療人道組織無國界醫生的隊伍於五月二十七日撤離濟坦。 無國界醫生的深切治療醫生羅斯楚普(Morten ROSTRUP)說︰「在過去的數天,市中心每天下午都遭到炮擊,數枚火箭彈落在醫院一百米至二百米的位置。」幸而未造成嚴重傷亡。 無國界醫生於今年三月開始在濟坦工作,自四月開始一直留在當地工作。自支持卡紮菲的軍隊和反政府人士在奈富塞(Nafusa)山區發生衝突後,無國界醫生一支由一名戰爭外科醫生和兩名護士組成的五人救援隊伍,於過去四周一直為濟坦的醫院提供支援,處理大量湧到的傷者。 自四月三十日起,超過一百二十名傷者被送進醫院。無國界醫生的隊伍也為醫院提供培訓...
Subscribe to RSS - 利比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