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

無國界醫生已於周一(7月31日)正式通知意大利內政部,表明不會簽署關於非政府組織在地中海運作搜救船的行為準則。 救援行動經理洛夫(Annemarie Loof)說:「雖然我們無法簽署現行形式下的行為準則,但無國界醫生一直尊重不影響我們核心價值的多項規定,包括保持財政透明度。」她續說:「無國界醫生會在羅馬的海上救援協調中心(Maritime Rescue Coordination Centre)協調下,繼續進行搜救工作,並遵守所有相關的國際法及海事法。」 行為準則內的數項要求可能導致目前搜救工作的效率及能力下降,並帶來可怕的人道後果。當中的建議為現時我們可選用的救援方法,設下了不必要的限制...
無國界醫生移民項目醫療統籌扎馬托醫生(Dr. Federica Zamatto)
 
屍袋悲哀地排列在救援船 Bourbon Argos 的甲板上。足部浸泡在燃料中,空氣中彌漫著酸腐的氣味,我們的救援隊找回了29具遺體,這些人死於燃氣排放、或在汽油和海水中溺死。在從一個過於擁擠的橡皮船中營救了107人之後,救援團隊找到了這些遺體。
過去的星期二下午(10月25日),無國界醫生的救援船Bourbon Argos在地中海中部、離利比亞海岸線約26海里外的海域,發現一艘超載的橡皮艇,29名男女倒斃於艇上。救援隊救出艇上另外107人以及在附近一艘充氣筏上的139人。 無國界醫生Bourbon Argos項目統籌泰拉羅(Michele Telaro)說:「當我們成功靠近第一艘艇後,我們把艇上107名生還者帶到救援船上,但我們未能把當時相信還在艇上的11具遺體帶走,因為我們隨即被召去附近進行另一項緊急救援。」他續說:「當我們救出另外139人後,我們回到第一艘艇的位置,發現在艇的底部,共有29名死者浸在混濁的海水和燃料下,...
無國界醫生4月24日宣佈,組織已經恢復在非洲和歐洲之間的地中海中部的搜救和醫療援助行動,並展開了2016年的首個行動。因缺乏安全和合法的其他途徑讓人們逃離和尋求保護,這片位於利比亞和意大利之間、在去年已奪去2,892*名男子、婦女和兒童性命的致命海域,目前幾乎是數以千計的人到達歐洲海岸的唯一途徑,而且那裡已經一如以往的繁忙。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說:「去年的這個時間,即無國界醫生開展首個搜救行動之際,我們把地中海叫作亂葬崗,而自當時到現在,情況沒甚改變。」 她續說:「由於世界各地的危機和衝突持續導致數以百萬人逃離,目前難民危機的全球解決方案從缺、歐洲國家的阻撓政策,...
經過八個月的海上工作、救起20,129人及進行超過120次不同的搜救行動後,無國界醫生餘下的搜救船Bourbon Argos在2015年12月30日最後一次回到港口。冬天已讓橫渡地中海的人數減少,無國界醫生認為現在已有足夠資源應付現有需求,但仍再次呼籲歐盟當局提供足夠且專用的搜救資源,防止在未來數月預計抵達人數再次增加之時發生悲劇。 無國界醫生的移民救援行動經理阿爾真齊亞諾(Stefano Argenziano)說:「如果沒有介入,我們從經不起風浪的船隻上救下的人,沒有一個能夠活著抵岸。」他續說:「雖然我們仍然完全肯定專用搜救行動對於挽救生命的重要性,但我們是醫生,搜救不應該是我們的工作。...
無國界醫生收到通知,指移民海上援助站(Migrant Offshore Aid Station)已決定停止目前在地中海的搜救行動。因此,無國界醫生亦將停止在5月2日以來,一直在MY Phoenix搜救船上提供的醫療援助及救助後護理。 雖然無國界醫生停止了在MY Phoenix船上的工作,但仍會透過兩隻由組織所管理的搜救船,即Dignity I及Bourbon Argos,繼續致力協助在地中海上的人。無國界醫生亦在歐洲,以及被衝突和人道危機影響的國家,包括敘利亞、土耳其、埃塞俄比亞、伊拉克、阿富汗和尼日利亞等,援助移民和難民。 無國界醫生在MY Phoenix船上的緊急項目統籌圖爾納(Will...
致歐洲領袖的公開信 (此信將送呈瑞士、挪威、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塞爾維亞,以及歐盟委員會主席) 今天我們向你寄出這封信,以及一件屬於無國界醫生自5月以來在地中海救出的1.5萬人中,其中一人的救生衣。這件品質低劣的救生衣,是試圖橫渡大海前往歐洲的男女或小孩身上唯一的保護措施。這些救生衣上有時會有希望旅途平安的手寫祈禱詞,或是萬一在渡海途中遭遇不測,可聯繫的親友電話號碼。這些字句提醒我們,這些展開旅程的人充分知道這趟渡海之旅的風險,徹底的絕望促使他們與家人以身犯險。 我們正在醫治人們在旅途過程造成的傷病,包括低溫症與脫水,以及一些需要醫療轉介的緊急嚴重情況,如敗血性休克、...
Subscribe to RSS - 地中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