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

無國界醫生與5位住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難民營的羅興亞人對談,了解過去5年他們如何看待被迫離開緬甸後流離失所的生活。他們分別為5歲、15歲、25歲、45歲和65歲,代表三代活在難民營內的羅興亞人,而他們亦是無國界醫生現時或以往的病人。 5 - 我渴望和平 「我們從緬甸的家鄉逃走時,我的雙胞胎女兒─安琪思(Ankis)和芭哈兒(Bahar),都還只是6個月大的嬰兒。我帶著她們逃跑,當時除了身上的衣服,甚麼都沒帶。」 殺戮行動開始後,我們無法再待在緬甸,我們必須自救。軍方殘忍地殺害羅興亞人,並燒毀他們的房子。 甚至在我們2017年離開前的兩年,年輕人就會被抓走和虐待。...
2012年,羅興亞與若開(Rakhine)族群爆發暴力衝突,佐里娜(Zaw Rina)在包多鎮(Pauktaw town)的家園遭到焚毀,被迫和家人逃到阿諾葉(Ah Nauk Ywe)的一所難民營,該營位處若開邦西部偏遠地區一座難以到達的島上。現時她棲身的的竹制居所弱不禁風,並非為長期安居而設,但她卻在營內足足住了十年。 這些過度擠迫營地住了超過5,000人,多間建材薄弱的居所彼此緊鄰,中間夾着滿佈泥濘的狹窄小道。營內缺乏排水系統,積水成為蚊蟲和疾病滋生的溫床。居民人數眾多,但營內廁所很少;用水供應不足,情況在旱季時更為嚴重,因此這些衞生設施一向非常骯髒。另外,營內幾乎沒有私隱可言。...
緬甸的公共醫療系統正陷於混亂。軍方在2月1日奪取政權,幾天後,醫務人員便離開工作崗位,帶頭發起公民抗命運動,政府僱員紛紛舉行罷工。大多數人仍未重返崗位,而繼續在地下診所工作的罷工員工,則有可能遭到當局攻擊及拘留。自2月1日以來,至少有28名醫護人員遭到殺害;近90人被捕,至今仍然遭到扣留。 緬甸公共醫療系統原已陷入困境,再遇上影響深遠及具破壞性的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醫院旋即不堪重負。 2021年將成過去。無國界醫生在緬甸的團隊正回顧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的應對工作,反思工作上值得驕傲及仍有待改進的地方;我們反思逆境、限制和有時未完全盡如人意的解決方案。 火葬場擁擠不堪 貨架空空如也...
6月8日,無國界醫生在緬甸德林達依(Tanintharyi)地區土瓦(Dawei)市的團隊,接到一封來自地區政府的信函,要求我們暫停所有活動。 這個決定將影響在迷塔耶(Myittar Yeik)診所接受無國界醫生護理的2,162位愛滋病感染者,他們接下來將難以獲得抗逆轉錄病毒治療;同時,由於該國的國家結核病項目規模縮減,從今年2月起就在我們支援的設施中尋求醫療護理的結核病人,也將受到波及。 在各類公共服務仍受嚴重干擾的情況下,暫停組織的活動將對我們的很多病人構成生命威脅。我們著手治療的疾病,可能因此進一步擴散,新的病人也可能因此得不到診斷而無法開始救命治療;此外,...
緬甸軍隊實施的暴力和威嚇,正營造一種恐懼氣氛,並阻礙愛滋病人獲得救命的抗逆轉錄病毒治療。 郭丁芒瑞(Ko Tin Maung Shwe) 是一名同時患上愛滋病毒和丙型肝炎的高危病人。他需要定期獲得醫療諮詢以觀察病情,並服藥控制症狀。但自 2 月 1 日軍方取得控制權以來,定期覆診和取藥變得越來越困難 。 郭丁芒瑞說:「現在的路途不像從前那麼輕鬆。過去我甚麼都不用擔心,但是我現在連在街角拐彎都要份外小心,因為軍方會檢查汽車、電話和人。我感到害怕。我必須在起行前打電話了解路線情況,如果一切安好我才會出去。」 如果我沒法去到拿藥物的地方,便會因無藥可服而死去。我必須靠這種藥保住性命。...
無國界醫生呼籲緬甸軍政府和其他團體採取一切措施,確保人們在任何地方都能安全和不受阻礙地獲得醫療護理,並保證醫護人員能夠在提供救命醫療護理時,不受攻擊、拘留或恐嚇。 緬甸進入軍事統治接近四個月,公共醫療服務仍然受到嚴重干擾。眾多公立醫院和診所關閉或被軍方佔領,即使仍有部分醫院和診所開放,但由於醫護人員罷工,這些醫療設施只能提供有限度服務。無國界醫生在轉介病人接受專科治療時也少了選擇。這些挑戰令很多人難以獲得醫療護理。 倘若緬甸爆發新一波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屆時將會是一場公共衛生災難,因為該國在檢測、治療和疫苗接種方面的能力遠遜於軍方掌權前的水平。 局勢不穩有礙人們獲得醫療護理...
我們在緬甸的隊伍正努力接觸最脆弱人群,並確保能為有需要的人提供醫療護理。自危機發生以來,無國界醫生已為籌組緊急隊伍作準備,以便一旦有需要,或當地醫療需求超出醫院負荷時,能盡快行動。 2月28日是緬甸自2月初發生軍事政變以來,最暴力的其中一天,最少18人喪生。當天及翌日,我們的緊急應對隊開始在仰光評估多個示威地區的需要,並捐贈醫療物資予仰光和其他無國界醫生項目所在地點的醫院。 我們的緊急應對團隊由醫療人員和輔導員組成,為醫療設施提供支援。我們已開始向數間醫院捐贈醫療物資,而我們在臘戍(Lashio)的診所接收並治療了4位因示威受輕傷的傷者。緬甸東南部的土瓦(Dawei),...
無國界醫生自1992年開始在緬甸工作,是首個進入緬甸的國際非政府組織。目前,我們在若開邦、撣邦和克欽邦、實皆省、德林達依地區以及仰光設有醫療項目,提供基本醫療護理、生殖健康護理、緊急轉診以及瘧疾的治療。2019年,無國界醫生在緬甸全國治療超過15,000名愛滋病人、1,540名丙型肝炎病人和逾400名肺結核病人。 2019年,緬甸若開邦爆發武裝衝突,導致超過50, 000人流離失所。無國界醫生先後在布迪當和孟都協助流離失所者,除了分發救災物資,亦設立了流動診所,進行健康教育和社會心理支援活動。目前,我們仍繼續在若開邦中部、關押了成千上萬羅興亞流離失所者的營地工作,我們亦在附近設置七個流動診所...
26年來,無國界醫生都是在緬甸提供愛滋病治療的主要組織之一,現可全面將其在仰光的愛滋病項目交接予衛生和體育部(MOHS)屬下的國家愛滋病項目(NAP)。 無國界醫生自1992年在緬甸工作至今,是首個進入緬甸的國際非政府組織。1994年,無國界醫生開始在仰光提供愛滋病護理和健康教育,以及經由性接觸傳染疾病的篩查和治療。2002年,無國界醫生成爲該國首個提供抗愛滋病毒治療(ARV)的組織,並管理全國最大型的愛滋病治療項目。無國界醫生在仰光永盛(Insein)和打基達(Thakata)的診所共治療超過17,000名病人,其中多人從該國其他地方前來接受治療。...
殺害男人、放火燒屋、劏開嬰兒、強姦婦女……一個個從緬甸逃到孟加拉的羅興亞人,向無國界醫生訴說在緬甸所面對的暴力事件。有來自緬甸若開邦孟都(Maungdaw)的婦女稱,自己家中的男人全被緬甸軍方殺死,自己亦被毆打,雖最終能逃到孟加拉,卻在一時之間失去全部六個孩子和丈夫。「看起來我還活著,其實我已經死了」她說。 新一輪的羅興亞難民潮始於今年8月。「若開羅興亞救世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襲擊多間警局和一個軍事基地後,...
Subscribe to RSS - 緬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