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佔領區

在希伯倫省(Hebron)「C區」,當地社群因各項行政措施限制和交通不便,難以獲得基本醫療服務,對婦女的影響尤甚。 約旦河西岸有超過一半地區被劃為「C區」,其軍事與民事的管轄權均由以色列政府控制,約30萬名巴勒斯坦人散居於各小型社區,難以獲得醫療服務,其中超過三分之一人需要依靠流動診所提供的基本醫療護理。 即使前往最就近診所,實際路途也十分遙遠,而且沒有公共交通工具,人們往往要支付難以負擔的交通費。另外,當地道路情況惡劣,不利車輛通行,所以救護車也無法前往有需要的社區。如人們需要求醫,即使是孕婦,也需預留一段長時間要離開家園。 位於希伯倫省「C區」的馬薩費爾亞塔(Masafer Yatta)...
居住在約旦河西岸地區北部的人們面臨著一系列壓力:逾50年來,該地區被以色列軍隊所占領,經濟狀況低迷,在時局動蕩之下社會因循守舊的風氣——這些綜合在一起,都會加重當地社群的精神健康負擔。 無國界醫生在納布盧斯(Nablus)和蓋勒吉利耶(Qalqiliya)提供心理治療。在我們項目上工作的心理學家中,有三位是巴勒斯坦當地人,另外兩名是不會講阿拉伯語的外國醫生。這也就意味著,翻譯在我們的工作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 敘事治療是心理治療的突破性一步:完成對事件的敘述,也可以是治愈心理問題的一種方法,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比藥物治療更有用。 心理治療,是通過與經專業訓練過的醫療人士談話,...
他是一名18歲青年。毎次來到位於巴勒斯坦加沙北部的回歸醫院,總是穿著同一件黑色T恤 ,上面寫着「Sunny Boy」,加上他的笑容變得越來越多,所以我暱稱他為「陽光青年Sunny Boy」。 
 
Sunny Boy 在孤兒院長大。他的兩隻門牙呈啡色而且都只剩下半隻。在加沙地帶,牙醫都是私⼈執業,平民百姓著實難以負擔牙科檢查費用。 
 
大量有複雜且嚴重槍傷的傷者潮水般湧入加沙的醫療系統,數千人面臨受感染及殘障的危險。 由於以色列軍隊在抗議期間開槍,並造成嚴重傷勢,不斷累積的醫療需求正於加沙引發慢性醫療緊急狀況。在3月30日至10月31日接受無國界醫生治療的3,117名患者(已被計入衛生部所稱的5,866位實彈槍傷者中),絕大部份被射中腿部,當中約半數人有開放性骨折,其餘許多人則有著嚴重的軟組織損傷。 這些是複雜而嚴重的損傷,無法迅速癒合。傷勢嚴重,加上加沙嚴重被毀的醫療體系無法提供適當治療,意味著患者傷口感染的風險很高,尤其是開放性骨折患者。加沙目前缺乏正確診斷骨骼感染的能力,但根據經驗,無國界醫生推估至少有25%...
「回歸大遊行」於4月1日在加沙展開後,無國界醫生團隊已為示威中的大批傷者提供治療和手術後護理。加沙地帶今日發生暴力衝突事件,團隊亦正在當地拯救傷者,無國界醫生巴勒斯坦項目總管安格爾(Marie-Elisabeth Ingres)就事件發表以下聲明︰ 今日所發生的事情是不能接受和沒有人性的。根據加沙衞生部門公布的數字,事件造成至少55人死亡,2,271人受傷,當中包括1,359人被實彈擊中受傷,情況令人震驚。目睹大量手無寸鐵的人在短時間內被槍殺,實在叫人難以承受。我們的醫療團隊由4月1日開始,已日以繼夜為男女老幼的傷者施行手術和提供手術後護理。無論是今晚或明天,只要病人有需要,團隊都會繼續救援...
自4月1日,無國界醫生在加沙的團隊已為超過 500名在「回歸大遊行」示威中受傷的病人提供手術後護理。過去三星期在無國界醫生支援的診所接受治療的病人,比我們在2014年全年所處理的人數還要多,當時正值以色列軍隊在加沙地帶發動「護刃行動」。無國界醫生醫療人員報告指,他們接收的病人身上有異常嚴重,而且極難處理的破壞性創傷。大部分病人承受的創傷將會引致長期嚴重的身體殘障。 上星期五(4 月20 日),加沙醫院的醫療隊準備接 收新一批可能在最近一輪「回歸大遊行」示威中的傷者。根據加沙的無國界醫生外科醫生指出,在最近數周的示威活動中受傷的數百人裡面,有部分遭受嚴重槍傷。絕大部分傷者的下肢有異常嚴重的傷口...
自從「回歸大遊行」抗議活動在加沙展開後,數以百計嚴重受傷的病人湧至無國界醫生在當地的診所。 病人多數是20來歲的年輕男士,他們述說了自己如何感到絕望、求職無望、極度貧窮,以及被遺棄的感覺。很多人逃到以色列邊境,他們都深知當中的風險很大,但覺得反正這樣做都不會有任何損失。大部分人都希望可以盡快康復,重投抗議活動。 無國界醫生診所的候診室於在過去三星期,除了擠滿了近500名持拐杖的年輕男士外,還有一些女性、老人和小孩。 以下的訪問於2018年4月17至18日,在位於汗尤尼斯(Khan Yunis)和拜特拉希耶的(Beit Lahia)診所進行。 葉海亞,11歲,學生 ©Laurie...
有近2,000人避難的什法醫院昨日受襲,顯示平民已無處可走,也反映了目前在加沙提供緊急救援的困難 無國界醫生強烈譴責加沙城內的什法醫院於7月28日遭襲擊。無國界醫生有一支隊伍正在該醫院內工作。什法醫院是整個加沙地帶的主要轉介醫院,自三星期前以色列展開「護刃」軍事行動以來,有數以千計人在該醫院內避難。今次該院受襲,顯示加沙內的平民已無處可走,也顯示在加沙提供緊急救援的困難所在。 什法醫院門診部被炸時,無國界醫生一名國際救援人員正在醫院大樓內。雖然在今次襲擊中無人受傷,但已是自7月8日以來,加沙第4間醫院遭襲擊,其他3間醫院分別是歐洲醫院(European General hospital)、...
7月22日,上午8時︰無國界醫生一支隊伍正從加沙市中心的什法醫院(Al Shifa hospital)回來。整夜也有傷者湧到急症室,他們是從昨天遭到轟炸的阿克薩醫院(Al Aqsa hospital)轉介過來的。 7月21日的日落時分,無國界醫生司機阿拉說︰「今晚一定很繁忙。」無國界醫生在加沙基地以外的數公里,遭到以色列的坦克和軍艦的導彈炮擊,外科隊伍正前往什法醫院,那裡醫護人員已經預計有會有大量傷者湧到。 麻醉科醫生阿德里安娜(Adriana)說︰「我在燙傷深切治療部為兩名新病人進行護理。」她是剛剛加入無國界醫生在加沙的緊急救援隊。她說︰「其中一位是24歲的年輕母親,...
由兩名無國界醫生工作人員及一名項目統籌組成的首支醫療隊,已於11月18日進入加沙地帶,更多緊急救援的人員,例如麻醉科醫生、復甦專家和外科醫生等,將於未來幾天內加入醫療隊。 自「防務之柱(Pillar of Defence)」行動發動以來,無國界醫生已向加沙中央藥房捐贈報稱供應不足的藥物及其他物資(麻醉藥品、外科手術藥物、治療創傷的藥品套裝),之後將會捐贈更多(麻醉藥品、消毒劑、敷料以及手套),以緩解短缺。 無國界醫生的吹氣帳篷臨時醫院可以轉型為一間分流中心(按病人醫療需要定治療優先次序),及一個可做小型手術的手術室。該醫院於2011年在加沙地帶南部汗尤尼斯(Khan Younis)...
Subscribe to RSS - 巴勒斯坦佔領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