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西北部城市亨古(Hangu)於五月二十六日(星期四)發生自殺式襲擊,造成三十六人死亡和約六十人受傷。襲擊發生在當地一個警察局附近,距離無國界醫生工作的醫院只有幾條街道。無國界醫生的人員在該醫院的急症室和手術室工作。無國界醫生和醫院的醫療隊一同為五十八名傷者提供治療。 無國界醫生亨古項目經理默勒(Brian MOLLER)說︰「爆炸發生後兩分鐘,傷者已經湧到急症室,我們為傷者進行分流。我們接收的傷者有頭部受到重創、多處骨折、胸腔嚴重受傷或手臂和大腿被炸彈碎片擦傷。目前大部分傷者已經出院。七名傷者接受了緊急手術,四人被轉介到白沙瓦(Peshawar),以及仍有二十一人在急症室留醫,...
無國界醫生有多達一百六十名國際人員和一千五百名本地工作人員在巴基斯坦國家工作。超過十萬人接受免費診症,八千八百名兒童接受營養治療。 無國界醫生每天提供二百一十萬公升飲用水,合共派發了七萬三千七百個救援物資包、二萬二千六百個帳篷和二千個中轉屋套裝。 自一九八八年起,無國界醫生已經在開伯爾巴圖克瓦省(Khyber Pakhtunkhwa)、俾路支省(Balochistan)、信德省(Sindh)以及聯邦直轄部落地區(Federally Administred Tribal Areas)提供醫療救援。 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的工作並不接受任何政府的資助,完全依賴個人捐款。
灰塵濛濛、搖搖欲墜的帳篷和用樹枝搭成的臨時居所,在信德省(Sindh Province)碧奴村(Raziq Binu village)廣袤荒蕪的土地上鋪展開來。 在這些臨時居所外,孩子們拿著碎木片和垃圾玩耍。冬季即將到來,意味著溫度將繼續下降,夜間會低至攝氏五度。然而,孩子們滿臉塵垢卻溢滿笑容,讓人忘記了他們赤足和沒有禦寒衣物。 六個月前,距卡拉奇(Karachi)以北三小時車程的碧奴村被洪水侵襲,房屋被沖毀,田地被淹沒,動物、牲畜都被席捲一空。 莫林(Asma MAHREEN)、丈夫和六個孩子,在信德省(Sindh Province)和俾路支省(Balochistan Province)...
巴基斯坦今次歷來最嚴重的水災,幾乎毫無掩飾地顯示出地緣政治的利益成為了西方政府援助的理由,並以此決定如何給災民提供援助。結果反而是限制了人道救援人員在巴基斯坦局勢最不穩的地區,為巴國人民提供援助的能力可能進一步受到限制。 我剛從巴基斯坦回來,到訪過災區及與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人員討論了是次災後救援,以及這些援助對於在巴基斯坦進行人道工作的影響。災後主要由當地社群回應援助 需要,同時無國界醫生也有一千二百名巴基斯坦籍工作人員和一百三十五名國際人員在全國十五個地點提供援助。 遺憾的是,我從是次考察中了解到,西方捐助組織對水災的援助變得政治化,進一步加深了巴基斯坦長期以來對外國援助目的之懷疑。...
今年五歲的薩迪亞,每天都要從簡陋的營地,走約半公里危險路途取水七次,她每次都用頭頂著兩個沉重的水桶,再用瘦削的手臂拿著一瓶水。 薩迪亞原本居住在巴基斯坦南部信德省(Sindh)的海爾布爾納登沙(Khairpur Nathan Sha),但今年八月,雨季所造成的洪水沖毀她的家園,佔全國洪水近四分一,這些黃泥水目前仍淹浸著巴基斯坦大部分地區。 薩迪亞和家人到賈姆肖羅(Jamshoro)郊區尋求庇護。早上十時,在猶如沙漠般的沙赫巴茲(Shahbaz)臨時營地,猛烈的太陽正無情地照射著,地上塵土被吹起。 薩迪亞小心翼翼地頂著水桶回家,以免溢出珍貴的水。幾小時後,...
當水災淹浸巴基斯坦全國大部分地區,包括卡恩*(Mohammed KHAN)的家鄉海布爾市(Khaipur)之際,他本來正在放暑假,等待升讀十年級。暴雨和洪水不但沖走了他的村莊,也改變了他的生命。自與父母和八兄弟姊妹逃離倒塌的家園後,卡恩就與其他六千位國內流離失所者一樣,一同在信德省(Sindh)賈姆肖羅(Jamshoro)的沙赫巴茲(Shahbaz)難民營內棲身。只得十五歲的卡恩不得不停學,現在他與家人在營內經營著一家小便利店。 但卡恩已經覺得自己比營內鄰居幸運了,他說︰「大家都失去了家園,我們至少還有一家小商店可賴以維生,鄰居們卻已一無所有。」 水災過後,...
居拉婷將於兩個月後生產,但胎兒的胎盤阻塞了她的子官,這代表她需要進行剖腹生產。 居拉婷說︰「當我出血數天後,我開始擔心嬰孩的安全。有些在營地的人叫我到醫院。我希望嬰孩可以平安。」 居拉婷目前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Balochistan)的德拉穆拉賈馬里(Dera Murad Jamali)的郊區居住,她住在一所臨時搭建的房子。 居拉婷在德拉穆拉賈馬里的母嬰醫院留醫,她的病床旁是一位已經第九次懷孕的哈西娜。哈西娜只有四個嬰孩能夠存活,她現已經已是懷孕的第九個月,她患有子宮下垂。 哈西娜祈求她的胎兒能夠存活。她說︰「我希望我的丈夫容許我接受剖腹生產,以及胎兒平安。」 無國界醫生自二零一零年三月起,...
因洪水而離開家園 一個被沖毀了的路牌寫著「歡迎來到蘇庫爾︰河道之城」。 巴基斯坦發生首輪水災已經超過五周,開伯爾巴圖克瓦省(Khyber Pakhtunkhwa)及部分省份的洪水開始退卻。但洪水最近湧到信德省,導致數以十萬計的家庭被迫離開家園。 超過五十萬名居民因洪水,逃離雅各布阿巴德(Jacobabad)、格什莫爾(Kashmore)、希卡布爾(Shikarpur)及沙達德果德(Shadadkot),到信德省北部有「河道之城」之稱的蘇庫爾棲身。據報,每三名蘇庫爾的居民中,就有一名是剛從其他地區到來尋找乾地棲身的。空置的學校和街道,甚至是荒廢的火車軌都充斥著需要食物、藥物和潔淨食水的居民。...
我們在費法特河道(Fadfedar canal)、曼若紹里(Manjoshori)周邊地區及哈布拿(Khabula)開設大量的流動診所。這些地方在不久前我們還難以抵達,但現在已變得相對容易到達以接觸當地災民。在德拉穆拉賈馬里(Dera Murad Jamali),我們治療了大量腹瀉病人,並開始支援醫院的婦產科急症。需要診症的婦女人數的確有所增加,醫生每天二十四小時工作。求診的婦女大多有胎盤前置、子癇、不同形式的難產和併發症,以及產科緊急狀況。我們的醫生日以繼夜地救治她們。 單是城裡的人數已經很複雜。德拉穆拉賈馬里通常有大約五萬人,但是這場水災令數萬名來自周邊鄉村,...
國際醫療組織無國界醫生表示,為巴基斯坦災民提供安全的食水和醫療護理是目前救援工作的當務之急。救援行動應只建基於災民的需要,而非政治和軍事的考慮。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巴基斯坦發生首輪水災,所有省份的村落和社區均受到破壞,數十萬災民無家可歸,境況堪虞。受影響的社區和社區組織迅速應對災難。然而,當地的需求龐大,首輪水災發生後超過一個月,仍有大量的居民只獲得少量的援助。 目前的救援工作在一個高度政治化的情況下進行,更受到巴基斯坦及國際社會的政治因素所影響。一些捐助國家基於自身的國家安全利益,公然動員支援救災工作。美國參議員克里(John KERRY)已明確表示為巴基斯坦提供援助,「...
Subscribe to RSS - 巴基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