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拉利昂

那天與工人們一起砌磚牆,很累但很開心。
 
我們用的磚很大很重,是用沙漿製成的,一行一行的在柱與柱之間砌上。
向他們討教著如何砌得又直又穩,要砌得好真的一點也不容易。
 
與很多未發展國家一樣,這裡的人的工作安全意識不高,因為對他們來說,工作是為了賺更多的錢來養家,根本未有機會去仔細評估自身能力與需承受的風險的平衡。我們作為雇主,只能在能力範圍內盡量保護他們。基本的個人防護裝備、安全帽、防護眼罩、手套、水鞋、雨衣等,都有為他們準備,卻只要少了一刻的提點,這些防護裝備都只會是備用的裝飾品。
 
雖然來到塞拉利昂只短短3星期,但每天與當地人緊密對話,一起工作,還作了些人事調動,對他們的文化思想,溝通模式,也開始了解。
 
走在街上,走進市場內,見到他們賣的蔬菜食物一式一樣,賣的日用品很多也是二手貨,普通人究竟能賺多少錢,想來只能為口飯。有特別技能的,如找到工作,對他們是很大的生活改善。
 
來了3星期,雖然建造的都只是小工程,小柱小樑,以沙漿磚砌成的牆,臨時洗手間等,與從前在香港的項目沒法相比,但每天也在小事務中成長著。
 
到步4天,正式工作了兩天,竟然還過了個生日。
 
原來在外地認人是很難的。自認認人本有一手,但對著20多個當地人,個個都黑黑的,短髮,真的不是一時三刻能記起誰是誰。難怪很多外國人也很難分中國人,日本人, 韓國人。
 
先到首都弗里敦(Freetown) 去協調辦公室briefing,再到博城(Bo),我的工作真正開始了。
 
到弗里敦那天是黃昏,經過一輪混亂後,終於把行李都拿到手,機場外有Pelican Taxi 的人接機,把行李安排好,人再到碼頭等Water Taxi。
 
塞拉里昂首都弗里敦(Freetown)正在奮力控制霍亂疫情的爆發,疫情已波及超過1,500人,據稱當地至少有17人因此死亡。無國界醫生正與衛生部合作,在當地開展3個霍亂治療點,並已治療超過500名病人。受感染的人數日益增加,無國界醫生期望能在未來10天內再增設兩所治療設施。 無國界醫生駐塞拉里昂項目總管範登布蘭德(Karen VAN DEN BRANDE)表示:「我們正迅速擴大應對能力,以處理將會來到的新病人。我們的霍亂治療設施現時已經到達上限。我們看到不同年齡層的病人,不僅是兒童或虛弱的人才備受威脅。」 很多病人來自貧民窟,那裡幾乎沒有適當的排水和廢物處理系統,...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起,塞拉利昂政府將實施新的醫療政策,為孕婦,哺乳期婦女及五歲以下兒童提供免費醫療服務。無國界醫生對政府履行承諾、實施新政策表示歡迎,希望藉此改善弱勢群體獲得醫療服務的機會。 無國界醫生塞拉利昂任務總管津布爾(Stuart ZIMBLE)說:「我們十分高興,塞拉利昂政府已決定不再向孕婦和兒童收取醫療費用,在這個面臨很多健康問題的國家,首要目標必須是增加醫療服務的使用。」 塞拉利昂至今依然極端貧困,是世界上健康記錄最差的幾個國家之一。每四個兒童當中,便有一個於五歲之前死亡,每八個婦女便有一個因妊娠或分娩期間併發症而有生命危險。超過一半的人口每天有少於一美元用來過活。...
從無國界醫生在塞拉利昂的經驗所見,醫療收費成為病人獲取救命醫療護理的一大障礙,每天都有本來可以救治的病人因此而死亡。有關當局必須採取措施,改善病人在這貧窮國家上獲取醫療護理的情況。 塞拉利昂一直在全球的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中處於低位,直至近年才在一百八十二個國家中,由榜尾升至第一百八十位。該國的產婦死亡率和兒童死亡率也是全球最高,每五名幼兒當中,便有一人在一歲前死亡。貧窮問題亦極為嚴重,超過一半人口每日收入少於一美元。 從無國界醫生在塞拉利昂的經驗可見,即使當地醫療收費低廉,只要實施免收費後,求醫病人數目即急劇上升。儘管如此,在塞拉利昂,...
Subscribe to RSS - 塞拉利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