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蘇丹

南蘇丹,一個香港人鮮有聽聞的國度。
也正是我今次替無國界醫生工作的地方。 
跟以往三次於南亞地區的任務不同,今次是我首次以無國界醫生身分踏足非洲。 
 
數以千計平民在逃離了蘇丹與南蘇丹兩國在邊界爭議地區的暴力後,現在亟需糧食、飲用水和醫療護理。無國界醫生在人道情況本已不堪的南蘇丹北拜赫爾加扎勒州(Northern Bahr el Ghazal)開展了緊急救援行動,協助剛到達當地的流離失所者。他們大部分人到埗時都身無長物。 根據當局的數字,自去年10月開始已有1,542個家庭,來到北拜赫爾加扎勒州的烏韋勒北縣(Aweil North County)。數字不斷上升,大部分到來的人都告訴無國界醫生隊伍,他們是要逃離阿卜耶伊(Abyei)邊界爭議地區的暴力和民兵的襲擊。部分人由遠至聯合州(Unity State)和上尼羅河州(Upper Nile...
一年多前,南蘇丹爆發的衝突導致人們在面對黑熱病(內臟利什曼病)這種致命熱帶疾病時尤為脆弱。衝突迫使人們流徙至疾病蔓延的地區,營養不良降低了人們預防感染的能力,令感染的風險增加。許多醫療設施在衝突地區無法運作,使得人們更加難以獲得治療。 去年,無國界醫生在南蘇丹治療超過6,700名病人,治療人數超過前一年的兩倍(2013年治療2,714名病人)。大多數人在蘭基安(Lankien)接受治療,它位於飽受衝突的瓊萊州(Jonglei),是一個塵土飛揚的聚居地。奧康納 (Casey O'Connor)監管無國界醫生在蘭基安的工作,她回顧了剛過去的艱難的一年。 奧康納說:「近20年來,...
三個月前收到第二次任務通知,地點是南蘇丹尼羅河邊一個小城市邁盧特(Mellut);職位是基地後勤。這是一個小規模的緊急項目,主要工作是在難民營開設診所,提供初级醫療護理(Primary Health Care)。 項目上許多後勤設備都不符合無國界醫生的標準,日常管理亦亂七八糟。電力方面,没有配電箱、漏電保護斷電器和接地;水利衛生方面, 没有污水處理系統和廢品處理系統;發動機和汽車方面,没有定期保養和零件存貨。這些問題讓我每天都提心吊膽,總覺得隨時會出現大問題,就像手握多個計時炸彈一樣。
無國界醫生指,南蘇丹部分地區的兒童營養不良比率驚人。 自今年至今,無國界醫生的營養治療項目已接收了超過13,270名南蘇丹兒童(當中大部分為5歲以下),是2013年全年總數的73%(18,125名)。暴力、流離失所和糧食短缺都是令營養不良比率飆升的主因。這些因素同時令組織工作的部分地點出現更多需要緊急醫療護理的兒童。 無國界醫生南蘇丹項目總管戈爾熱(Raphael Gorgeu)說:「我們見證著一百萬人被迫逃離家園之下,累積出來的驚人後果。這是一場人為災難。有些人已在叢林棲身半年,靠飲用不潔的沼澤水和進食植物根部維生。」 自該國去年12月爆發衝突以來,上尼羅河州(Upper Nile...
4個月前無國界醫生位於南蘇丹萊爾(Leer)的醫院被不知名襲擊者摧毀,組織的項目統籌梅納德(Sarah Maynard)描述了她回到醫院所見的滿目瘡痍,以及隊伍為重啟醫療服務而作出的種種努力。 「我自9月已在萊爾醫院工作。那裡總是很繁忙,每天都有數以百計病人、照顧者和訪客。大約有27萬人依賴我們提供的醫療護理。我們擁有聯合州南部唯一的外科手術設施。12月衝突開始後,我們維持了醫院的運作,但當衝突前線迫近,國際救援人員在1月撤離,便改由當地員工管理醫院。我們離開時從沒想像過,日後會看到這種程度的破壞。 我在2月回到醫院,最初真的很震驚。那個我在裡面渡過所有時間、...
無國界醫生在一個名為《南蘇丹衝突:針對醫療護理的暴力》的報告中稱,在醫院發生的暴力事件及對醫療設施所造成的破壞,正將南蘇丹最脆弱的人群排拒於醫療服務之外。 無國界醫生指出,自去年12月南蘇丹爆發武裝衝突後,至少有58人在醫院內遭到殺害,至少有6宗醫院被洗劫或燒毀的事件。這些資料並不全面,只代表了無國界醫生在項目運作或開展醫療評估的地區,對暴力事件發生的最大程度了解。 無國界醫生項目總管戈爾熱(Raphael Gorgeu)說:「暴力衝突有時候達到令人恐懼的程度,包括針對醫療護理設施的暴力事件。傷病者在病床上遭到槍擊,挽救性命的醫療設施被燒光或毀壞至無法使用。...
29歲的凱吉(Mary Keji)與她兩個孩子—4歲的馬修(Matthew)和2歲半的盧迪亞(Ludia)。這兩個孩子同樣接受了霍亂治療。© Andreea Campeanu
自南蘇丹衛生部於2014年5月15日宣布首都朱巴(Juba)爆發霍亂以來,超過1,306*名霍亂病人獲得治療,有29名病人死亡。 *世界衛生組織最新官方報告 – 截至2014年6月4日晚上11時59分的20號情況報告 這星期,凱吉(Mary Keji)帶著她兩個孩子——4歲的馬修(Matthew)及兩歲半的盧迪亞(Ludia)趕到無國界醫生的霍亂治療中心,他們兩個先後在數小時內感到不適。馬修首先開始嘔吐,接著便嚴重腹瀉;數小時後,盧迪亞也病倒了。 「馬修情況惡化時,我開始擔心;然後盧迪亞開始不適,我就害怕了。我聽說朱巴出現霍亂,而且我知道情況嚴重。人們說市醫院(朱巴教學醫院)裡有提供治療,...
無國界醫生隊伍正準備口服霍亂疫苗。© Corinne BAKER/MSF
自南蘇丹衛生部於今年5月15日,正式宣布首都朱巴(Juba)爆發霍亂後,當地已錄得超過315宗霍亂個案。在該國其他地區亦出現疑似個案,正等候化驗確定。無國界醫生迅速作出應對,安排了數次捐贈必要物資以支援衛生部醫療設施。為爭分奪秒控制疫情,無國界醫生的緊急隊伍已著手設立霍亂治療中心、勘查其他可成為治療中心的地點、提供安全飲用水、舉辦活動提升居民意識,以及於流離失所者營地進行霍亂疫苗接種工作。 無國界醫生於南蘇丹的項目總管莫萊(Brian MOLLER)說:「這裡經過5個月的激烈衝突,多個流離失所者營地環境惡劣,加上雨季的降雨量日漸增加,我們非常擔心疾病帶來的影響。不過只要及早發現,...
© Hosanna FOX/MSF
令人心寒的針對性殺戮的敘述報告;使數千人生命岌岌可危的暴力後果 4月15日,南蘇丹本提烏(Bentiu)發生了一場激烈戰事,國際醫療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對在戰事期間和其後所發生的難以言喻的暴力行為,作出讉責。數以萬計的人被迫逃往聯合國駐南蘇丹特派團(UNMISS)的駐地避難,但那裡居住環境惡劣,正危及他們的健康和生命。 根據無國界醫生所得的資料,記述了叫人心寒的針對性殺戮事件,當中包括在本提烏州立醫院發生的事故,這些均顯示了全國的殘暴行為呈令人不安的上升趨勢。無國界醫生呼籲各武裝派別停止針對性的殺戮,確保對所屬士兵行為及職責的控制,並在管轄地區承擔對於平民的責任。...
Subscribe to RSS - 南蘇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