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丹

自蘇丹戰事爆發以來,無國界醫生和衞生部員工,已在組織支援的北達爾富爾(North Darfur)州醫院治療超過1000名戰爭傷者。該州首府法希爾(El Fasher)的項目統籌法吉赫(Mohammed Alfa-qeeh)介紹該市的現況,不僅詳細描述近3個月的戰鬥對當地人生活的影響,以及我們如何將南部醫院(South Hospital)從一家沒有手術能力的小型婦產設施,改造成整個北達爾富爾──(該州人口超過 280 萬)的主要轉介醫院。
7月20日下午,無國界醫生4名員工、4名卡車司機和一支由10名普通工人組成的隊伍,在運送醫療物資到位於蘇丹喀土穆南部、無國界醫生提供醫療護理的土耳其醫院時,被一群武裝份子攔截。 經過一番關於無國界醫生在場原因的爭論後,武裝份子猛烈攻擊我們的團隊,毆打和鞭打他們,並扣留其中一名司機。武裝分子曾威脅該司機的生命安全,其後把他釋放,繼而偷走了車輛。在這宗可怕事件發生後,無國界醫生警告,目前組織在該醫院的工作面臨重大危險,若不能得到最基本的安全保障,將無法繼續提供護理。 「為拯救人們生命,我們不能置那些展開救命工作的員工生命於危險之中。若再次發生同類事件,而我們運送物資的能力繼續受阻,那麼很遺憾地,...
根據聯合國資料,自4月中蘇丹爆發戰爭以來,超過13,800人逃離蘇丹而抵達中非共和國,其中大部分為蘇丹難民。當中也有一些中非人,他們都曾在不同的危機期間逃離該國。 第一批難民選擇棲身在邊境城鎮安姆達弗(Am Dafok),以縮短他們與身在蘇丹親屬之間的距離,而中非政府決定將他們重新安置到比勞(Birao)的科爾西(Korsi)營地。目前為止,已有1200人被安置到此處,這地方對流離失所者來說更安全,而人道組織也更容易前往支援。然而,大部份難民為婦孺,而許多人不願意在未經一家之主同意的情況下被重新安置。 最終約九成的難民仍滯留在邊境地區,他們得到的援助不足,因在那裏工作的人道組織寥寥可數。 「...
7月4日,在蘇丹恩圖曼(Omdurman)無國界醫生所支援的沙地婦產科醫院(Saudi Maternity Hospital)內,一名衞生部員工遭槍擊死亡。我們向其家人、朋友和同事致以最深切哀悼。 雖然最近幾周的動盪局勢導致較少病人前往該醫院,但每天平均仍有約30名婦女在該醫院分娩,當中一半婦女是剖腹產。 目前該醫院已關閉,而醫護人員正尋找更安全的地方重啟服務。現時婦女在恩圖曼和喀土穆(Khartoum)分娩時,可尋求的醫療護理少之又少。 暴力事件和動盪局勢導致醫護人員傷亡外,也嚴重限制人們獲得重要醫療服務。 醫院和醫護人員均受到《國際人道法》的保護。我們必須採取一切預防措施,...
自蘇丹衝突爆發以來,無國界醫生在12個州展開工作,包括喀土穆(Khartoum)州、卡薩拉(Kassala)州、傑濟拉(Al-Jazeera)州、西/北/中/南達爾富爾(Darfur)州、紅海、阿爾加達里夫(El-Gedaref)、青尼羅(Blue Nile)州、白尼羅(White Nile)州和尼羅河(River Nile)州。我們將繼續在能夠前往的地區調整和擴展緊急應對工作,致力和不偏不倚地解決最迫切的醫療和人道需求。以下是無國界醫生為逃離蘇丹到鄰近國家(包括乍得、中非共和國和南蘇丹)的人展開的應對工作: 乍得 根據國際移民組織估計,自蘇丹衝突開始以來已有超過15萬人逃往乍得,...
隨著蘇丹武裝部隊和快速支援部隊(Rapid Support Forces)之間的衝突踏入第三個月,該國各地,尤其是喀土穆(Khartoum)和達爾富爾(Darfur)地區,暴力情況依然猖獗,醫療需求仍十分龐大。儘管無國界醫生正開展醫療項目,但多方面且具阻撓性質的行政和官僚限制,正妨礙其擴展工作的能力。 如果情況持續,組織將無法充分提供人們急需的醫療和人道應對。 「當該國的醫療系統在巨大需求的重壓下崩潰時,人命正在流逝。蘇丹交戰方讓人們遭受可怕的暴力,或限制醫療組織協助人們,完全無視平民生命。」──無國界醫生在蘇丹的緊急項目統籌丹格爾瑟(Jean Nicolas Armstrong...
在本周最近一次停火結束後,蘇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再次爆發激烈衝突。無國界醫生在瓦德邁達尼(Wad Madani)的團隊看到來自喀土穆的人數急增,約5,000人已住在城市附近的三個主要營地。上星期,在組織展開工作的其中一個地方,流離失所者人數由300人大幅升至2800人。大量人口湧入進一步凸顯在這場蘇丹衝突中,急需為流離失所者提供基本醫療和其他服務。 無國界醫生醫療統籌沃爾茲(Anja Wolz)表示:「眾多由首都逃到瓦德邁達尼的流離失所者,在喀土穆的衝突中失去了所有財產和生計,甚至失去其家人。」 自5月初以來,無國界醫生團隊在蘇丹衞生部員工的支援下,...
無國界醫生與乍得衞生當局合作,在該國東部阿德雷(Adré)的醫院治療來自蘇丹的72名傷者。達爾富爾(Darfur)和蘇丹其他地區的暴力和戰鬥已持續了超過6星期,導致近十萬人自4月15日起已逃往乍得。 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統籌加尼爾(Christophe Garnier)解釋:「傷者自5月中旬開始陸續抵達乍得,而過去數天約有50人湧入。他們大多在埃朱奈納(El Geneina)南部邊境城鎮馬斯特雷(Masterei)發生的衝突和襲擊中受槍傷。該鎮約有8萬人口,包括許多來自周邊村莊的流離失所者。」 那些傷者從馬斯特雷出發,抵達距離該鎮約10公里的乍得城鎮貢古爾(Goungour),...
蘇丹衝突期間,無國界醫生在蘇丹的醫療大樓和所支援的設施多次遭到佔據與搶掠,組織員工亦受到不可接受的騷擾,為此我們予以強烈譴責。武裝團體多次進入組織大樓,並搶劫藥物、醫療物資和偷竊車輛,令員工和病人不斷面對這些創傷。此等行徑令人震驚,不僅漠視人道原則和《國際人道法》,也阻礙我們在人們急需要醫療護理的時刻提供護理的能力。 自「蘇丹武裝部隊」與「快速支援部隊」(RSF)於4月15日爆發激烈衝突以來,本已在蘇丹十個州展開項目的無國界醫生,一直嘗試擴大當地醫療工作的規模。但由於不斷遭遇暴力、侵略性的武裝入侵、搶劫和武裝佔領大樓,以及行政和後勤方面的挑戰,我們的努力持續受阻。...
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在日本廣島召開前,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賀歷圖醫生(Dr Christos Christou)敦促G7領袖作出長遠承諾,在各大洲分化嚴重的衝突和緊張局勢下保障人道援助。 廣島可謂平民在衝突中付上沉重代價的寫照,即使很少有單一事件可以造成如此突然和大量的人命損失,但平民仍然是戰爭和衝突的主要受害者。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各方為了保護身陷衝突的平民,制定了國際人道法等一系列法律文書,但各國政府仍然經常把反恐、主權和移民政策等因素視作眼前的頭等要務,沒有保護身陷或逃離衝突的人。 無國界醫生每天都見證着戰爭和衝突對人們生活的影響:從身心傷害以至營養不良、性暴力,...
Subscribe to RSS - 蘇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