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

無國界醫生指出,由於爭奪這座敘利亞東北部城市的戰鬥仍在進行,拉卡市內外生病及受傷的平民難以取得救命的緊急醫療。 「我們的病人說,有許多生病和受傷的人們正被困在拉卡市內,僅能獲得少量、甚至根本得不到醫療照護,同時也缺乏逃出該市的機會。」無國界醫生土耳其與北敘利亞的醫療統籌克拉蒙(Vanessa Cramond)說。「7月29日,在短短幾小時內,我們的團隊就治療了四個人,其中包括一個在逃離拉卡市時遭受槍傷的五歲孩子。我們非常擔心那些無法逃出的人們。 數量有限的病人設法從拉卡市逃出,並接受無國界醫生治療。他們說, 偷偷出境是逃跑的唯一方法,而這對人們獲得所需的緊急醫療照護造成了危險的延誤。...
無國界醫生指,隨著爭奪敘利亞城市拉卡(Raqqa)的戰鬥日趨激烈,市內及附近村落的居民須決定留下抵受猛烈轟炸,或穿越衝突前線和地雷區以離開拉卡。 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統籌倫德斯(Puk Leenders)說:「父母須下一個艱難的決定──留在拉卡讓孩子面對與日俱增的暴力衝突和空襲,或者明知他們須越過地雷區,或是有機會被困於槍林彈雨之中,仍然帶他們穿越衝突前線。」 下定決心離開「伊斯蘭國」據點拉卡的居民,仍然要面對伴隨著的難題。倫德斯說:「嘗試逃難的人會被罰,而通常只有付出巨額賄款的人才能離開。」 拉卡市一個65歲的男人說:「前往艾因伊薩(Ain Issa)的路上滿布地雷,我和另外五個家庭同行,...
4月29日下午,在大馬士革(Damascus)被圍困的郊區東古塔(East Ghouta),武裝反對派之間的戰鬥爆發,無國界醫生支援的臨時醫院受到令人無法容忍的破壞。為了強調無國界醫生以及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護人員都不會容忍這些針對醫療設施的襲擊,組織將暫停支援東高塔地區的醫療設施,以作為「極端情況下」的措施,直到戰鬥各方明確表現出對醫療設施的尊重。 無國界醫生支援的地區的醫生們的報告扼要說明了4月29日和4月30日的嚴峻事實。其間武裝團體完全沒有考慮病人、醫療設施和醫療人員需要特別保護的狀態。大約30名戴面罩的武裝人員在4月29日闖入哈贊(Hazzeh)醫院,搜尋特定的受傷病人,...
在敘利亞伊德利卜省(Idlib)巴布哈瓦醫院(Bab Al Hawa hospital)急症室提供支援的無國界醫生醫療隊證實,病人的症狀與暴露於神經毒劑,例如是沙林毒氣的徵狀吻合。 多名在漢謝洪(Khan Sheikhoun)襲擊中受傷的傷者,被送往該鎮以北100公里,鄰近土耳其邊境的巴布哈瓦醫院。八名病人出現與暴露於神經毒劑,例如是沙林毒氣或類似化合物吻合的症狀,包括瞳孔收縮、肌肉痙攣和大便失禁。 無國界醫生團隊提供藥物和解毒劑治理病人,又向在醫院急症室工作的醫護人員提供保護衣物。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亦到過其他治理是次襲擊受害者的醫院,並指受害者表示曾嗅到漂白劑味道,意味他們曾暴露於氯氣...
隨著爭奪拉卡市(Raqqa)控制權的衝突越演越烈,當地居民再次被困於戰鬥之中。六年的戰事裡,他們曾經歷轟炸、戰鬥、迫害及公眾斬首。數以千計的人冒著生命危險越過檢查站和地雷區,以逃到較安全的地方。在2013年初,拉卡開始爆發反對派與敘利亞政府軍的戰鬥和空襲,很多居住在當地的敘利亞人逃離。近年,「伊斯蘭國」控制著這個城市,空襲幾乎每天發生。這令人們更難以逃離,但同時亦難以留守。35歲的拉卡居民穆罕默德(Mohammed*)憶述他極為折磨的逃難之路,沿途曾拔刀相助的人,和他一家人所付出的沉重代價。 敘利亞北部,2017年2月── 「我居住在拉卡市。隨著戰線日漸移近拉卡,並遭到空襲,我計劃逃離。...
從電視機到玩具熊都成為武裝分子撤退時設置的餌雷 無國界醫生在4月3日發佈的報告裡指出,隨著敘利亞北部戰事加劇,爆炸裝置和地雷正對平民造成嚴重影響。無國界醫生呼籲清雷行動迅速展開,減少人們逃離或者試圖回家時面對的風險。 隨著敘利亞北部的前線局勢變換,人們逃離家園,或在伊斯蘭國(IS)武裝分子撤出後返回村莊,發現到處都是致命的地雷,餌雷,以及未引爆的炮彈。無國界醫生的新報告《即將引爆》裡指出,數百人已被設於公路、田野和房子裡的裝置殺死或致殘。該報告基於在敘利亞北部的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病人以及他們的家人的見證編撰已成。 無國界醫生敘利亞項目緊急救援經理克雷爾(Karline Kleijer)說...
無國界醫生指,由組織支援、位於敘利亞北部的一間醫院在空襲中被擊中。 在3月25日下午約六時,一架直升機向哈馬省(Hama)北部的拉坦納(Latamneh)醫院投下炸彈,擊中醫院大樓的入口。院內的醫護人員收集的資訊顯示,襲擊使用了化學武器。 在襲擊發生後,立即有病人和及醫 護 人員報稱出現嚴重的呼吸道症狀和黏膜燒傷,這些症狀均與化學襲擊脗合。 兩人因襲擊身亡,包括醫院矯形外科醫生達爾為什醫生(Dr. Darwish)。13人獲轉介到其他醫療設施治理。 無國界醫生敘利亞北部項目總管雷包登戈(Massimiliano Rebaudengo)說:「達爾為什醫生之死,...
龐大的需求僅一小部分獲得應對 敘利亞六年戰爭中,殘酷的衝突所引發的複雜人道危機,令平民繼續受苦,痛苦更不斷加劇,上百萬人無法獲得基礎醫療護理。面對如此龐大的需求,無國界醫生重申,呼籲交戰各方允許援助進入敘利亞,為戰爭受害者提供醫療援助。 無國界醫生中東救援行動經理馬爾科(Pablo Marco)說:「衝突各方、鄰近國家和國際組織必須允許人道救援進入敘利亞,並且不應以此作為政治工具。」他續說:「他們亦必須允許那些需要醫療援助的人,進入能夠獲得專科治療的區域,並使醫護人員能夠接觸到病人。同時,他們亦須確保對先遣急救員、醫療人員和設施的保護。」 戰爭以及針對醫護人員和設施的襲擊,...
阿勒頗的戰事正值最關鍵時刻,無國界醫生對施加於平民的暴力、以及所有有能力阻止這些暴力的人所展現出來的被動感到憤怒。無國界醫生呼籲參戰各方履行他們保護平民的責任,不論這些平民正身處於被圍困區域,還是敘利亞政府最新接管的地區。 就著保障聯合國以及包括無國界醫生在內的其他組織進入阿勒頗東部被圍困地區,以提供人道援助的所有談判一直未有成果。人們很多時候似乎都沒有機會在需要的時候逃到他們想到的地方。疏散病人、補給醫院物資,以及向被圍困當地的平民提供他們亟需要的援助亦一直無法進行。涉事各方需對這些不足負上責任。 數名醫護人員仍然在阿勒頗東部的極端環境下工作。他們對自己的前景深感恐懼。...
27歲的電腦維修員艾哈邁德(Abu Ahmed*)在等待他的朋友一同喝咖啡期間被集束炸彈所傷。四星期後,他的骨折並未有痊癒。他唯一能康復的希望是到土耳其接受骨科專科手術──但他被困於阿勒頗東部。久病卧床的他,現在只能絕望地看著自己身處的社區,在新一輪空襲中化為頹垣敗瓦。 一個月前,我如常在早上相約朋友喝咖啡。我的朋友遲到,所以當空襲發生時,只有我一個人在那裡。我站在鄰居的房子旁邊時,我雖然看不到,但聽到有飛彈正朝我這邊來。我立刻奔跑到在附近一幢建築物,但還是來不及。 那是集束炸彈,當中一些炸彈爆炸,猛力擊中附近的樓房。一片炮彈碎片刺穿我的左腿。除此以外,我只有一些皮外傷。 我躺在地上,...
Subscribe to RSS - 敘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