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 敘利亞衝突進入第5個年頭,仍充滿野蠻的暴力,不分攻擊對象是平民抑或參戰者。數十萬人被殺害,全國半數人口在敘利亞流離失所或逃往鄰近國家。敘利亞的城市被圍困,與外界援助隔絕。政府軍和各式各樣的武裝反對派作戰,人們則被困在不斷變化的戰線。 數以千計的醫生、護士、藥劑師和護理人員不是被殺害,就是被綁架或因暴力流離失所,使得有經驗的醫療人員的缺口巨大。阿勒頗(Aleppo)在衝突開始的時候據估計約有2,500名醫生,如今只有不到100名留守市內依然運作的醫院。 社交媒體上充斥著敘利亞人求助的呼喊,但這似乎仍然淪為敘利亞戰爭的背景雜音。數百萬人需要援助,...
無國界醫生於周三發佈指,敘利亞戰爭爆發至今已踏入第5個年頭,但極度迫切需要的援助仍然未能去到數以百萬計被困於戰火下的人民,有必要大幅增加當地的醫療援助。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說︰「敘利亞武裝衝突爆發4年以來,一直充滿野蠻的暴力,既不分攻擊對象是平民抑或是參戰者,亦不尊重醫療人員和醫療設施應受保護的地位。」她續說:「當人命傷亡以及平民苦難已達致這不能容忍的地步,但人道救援卻如此有限,這是不能接受的。」 長達4年的武裝衝突已徹底破壞了敘利亞的醫療系統。即使是基本的醫療護理,亦已變得幾乎不可能,不是因缺乏醫療物資和合資格的醫護人員,便是因醫療設施遭受襲擊。...
上周六(7月26日),敘利亞北部的阿特梅赫(Atmeh)和阿扎茲(Azaz) 分別發生汽車炸彈爆炸,造成大量平民傷亡,包括無國界醫生的一名當地員工。無國界醫生強烈譴責此類針對平民的致命襲擊。 在開齋節前夕,一個汽車炸彈在伊德利卜省(Idlib)阿特梅赫的一個繁忙市集附近爆炸。據當地消息透露,襲擊導致大約20人死亡,80人受傷。無國界醫生在當地的醫院接收了41名傷者,其中6人因傷勢過重死亡。無國界醫生一名身受重傷的員工亦在被送往醫院後立即死亡。 就在兩小時前,另一個汽車炸彈在臨近土耳其邊境、受反對派控制的阿扎茲爆炸,暫時估計造成5人死亡,20人受傷。 迄今,阿特梅赫鎮暫未受到戰火的影響。...
無國界醫生在杰貝阿克拉德的醫院的急症室。© Robin MELDRUM/MSF
無國界醫生因救援人員被擄 被迫關閉當地3間為15萬敘利亞人提供護理的醫療設施 無國界醫生證實5名在敘利亞被扣的救援人員已經安全獲釋。組織對救援人員被擄,予以強烈譴責,這亦迫使無國界醫生永久關閉在敘利亞西北部的杰貝阿克拉德(Jabal Akkrad)地區的一所醫院和兩間醫療中心。 在2014年1月2 日,無國界醫生5名救援人員在敘利亞北部被武裝分子帶走,他們在無國界醫生管理的醫院工作,為受衝突影響的人民提供必需的醫療護理。3名救援人員在4月4日獲釋,其餘兩人則於5月14日獲釋同事,他們正前往與親友團聚。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說︰「看到同事安全回來,我們雖然感到釋懷,...
© Enass Abu Khalaf-Tuffaha/MSF
(於2014年3月更新) 3年來極度激烈的戰爭,將敘利亞人賴以存活的一切,包括城鎮、村落、醫院和診所等,全部毀於一旦。全國各地,能夠離開的家庭都離開了,由一處逃到另一處避難,而每一次逃難時,帶著的東西只是愈來愈少,伴隨而來的恐懼卻愈來愈大。整個國家正陷入一場醫療危機,最受戰火影響的地區,情況最水深火熱。這場危機亦已經蔓延至敘利亞鄰近的周邊國家,這些國家現時容納了超過200萬名正在掙扎求存的難民。 槍傷、炸彈爆炸及碎片傷口等,形成了當地長長的醫療個案名單。不過,婦產科護理、疫苗接種、燒傷,以及假如無法獲得藥物便足以致命的長期疾病,則被加入尚未能應對的緊急需要的候補名單之中。...
© Robin MELDRUM/MSF
無國界醫生發表公開信 呼籲增加對敘利亞的跨境人道援助 給敘利亞問題高級別工作組成員的公開信 多個國家將在聯合國召開會議,討論對有急切需要的敘利亞人民提供援助。無國界醫生發表公開信,促請大幅增加跨過敘利亞邊境的人道援助。 12月19日於日內瓦召開的「敘利亞問題高級別工作組」,是跟進聯合國安理會於10月2日發表的主席聲明,該聲明指出小組必須拿出在敘利亞提供援助的初步建議。然而,為反對派控制地區的人群提供亟需的跨越邊境的援助,被排除在議程之外。聯合國認為這種援助方式已觸及敘利亞政府的「紅線」。目前幾乎所有國際人道援助都是透過大馬士革運送。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警告說:「...
敘利亞北部城市阿勒頗的醫療消息指,當地最近幾天的一連串空襲導致逾百人死亡和多人受傷,該市醫院已不勝負荷。無國界醫生正支援區內的醫院,為它們提供醫療物資以應對這個緊急情況。 敘利亞軍隊的直升機在12月15日,在阿勒頗東部的數個地點投擲炸彈。除了廣泛地區受困,持續的狂轟濫炸發生至今,導致平民聚居的地區受到嚴重破壞。 無國界醫生敘利亞項目總管薩瓦爾戈賈科亞(Aitor ZABALGOGEAZKOA)說:「過去3天,直升機針對不同的地點發動攻擊,包括學校和人們等候公車的海達亞(Haydarya)迴旋處,在這兩個地點造成多人死傷。12具屍體擺放在3間醫院門前,等候家屬認領。」...
各位閣下︰ 無國界醫生自2011年4月一直為敘利亞衝突的受害者提供援助。我們歡迎外交層面的討論,應對這場極為暴力衝突中的緊急人道需要。然而,我們希望 閣下能夠關注為身處反對派控制地區的人們,提供跨境援助的重要議題。當前急需大幅增加這種跨境援助,並需要在人道援助討論中處理這問題。若敘利亞政府仍然作為分配國際人道救援的主導渠道,數以百萬計的敘利亞人民將繼續被剝奪獲得足夠援助的權利,特別是必須的醫療服務。 目前,幾乎所有的國際人道援助都是經過敘利亞首都運送。聯合國機構和國際人道救援組織所提供的援助均受到敘利亞政府的嚴密控制。敘利亞當局大幅限制在大馬士革的國際救援人員數目,並甚少准許他們離開首都。...
© Mario TRAVAINI
戈德巴萊(Amanda GODBALLE)是無國界醫生一位來自丹麥的助產士。她說:「塞德拉(Sedra)的母親來到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的醫院的當天,我是唯一的助產士。她懷孕只有6個月,但已開始分娩。她正期待著她首胎孩子的誕生──那是一對雙胞胎女嬰。我們無法停止分娩,因為已經開始太久了。我們的醫院難以照顧早產嬰兒。我們沒有兒科醫生、保溫箱或治療這樣早產的嬰兒的藥物。而且我是當天醫院裡唯一的助產士,所以要運用創意,想想辦法,因為我知道孩子很可能要接受心肺復蘇,待情況穩定後再跨境轉介到設備較完善、可以提供治療的醫院。 我請我的比利時籍護士同事來到產房幫助我。雖然她從沒協助過分娩,...
阿勒頗省(Aleppo)的塞菲拉(Al Safira)地區自10月8日以來一直遭受暴力襲擊,13萬人已逃離該區。這些流離失所者的需求巨大,而且愈來愈多,目前的人道援助並不足夠。 打鬥、炮轟和空襲已導致塞菲拉市內的76人死亡,並在短短5天裡導致區內450人受傷,被送到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療設施。組織在區內的一所醫院則治療了34名來自塞菲拉的傷者。 無國界醫生救援行動總監羅德里格(Marie-Noelle RODRIGUE)說:「極度暴力的襲擊逼使已逃難了一次的人民再度逃難。」超過13萬人已往北逃走,這個數字幾乎是塞菲拉市的所有市民,或周邊各個營地的流離失所者人口,無國界醫生曾在該營地提供援助。...
Subscribe to RSS - 敘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