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

空襲和衝突進佔了敘利亞的日常生活 莫薩(Alisa MOSA)躺在敘利亞北部的一家醫院的病床上。她的腳被紗布包裹著。她感到很憤怒和絕望,她很想要說出她的經歷。「當時是上午5時。他們發射導彈,我的房子被徹底摧毀了。我有4個孩子死了,我自己則受了傷。我的一個女兒和丈夫倖存下來。」莫薩發誓,永不會回到阿勒頗(Aleppo),這是敘利亞北部的一個城市,幾天前,她還在那裡居住。她希望這個世界知道是空襲徹底毀滅了她的家庭,但她不想拍照,因為她害怕身份被揭露。 對於無國界醫生設於阿勒頗省反對派控制地區的醫院而言,這種故事十分普遍。在病房中,受傷的平民可能會躺在參與衝突的人旁邊,這反映了醫院外的世界,...
上星期從敘利亞回到土耳其,過了好奇妙的一個星期,或許我一開始加入無國界醫生的目的,就是想到戰亂的國家,去看一下當地人是如何生活,他們的困局、苦況、無奈。我想了解,我想分擔。
 
© Robin MELDRUM/MSF
一位為無國界醫生工作的敘利亞籍醫生,解釋了處於戰亂中的敘利亞的醫療需要。 「這個地方曾經是一所學校。它現在已經成為一家診所;由一名門診醫生、一名兒科醫生和一所婦科門診組成。 糖尿病和高血壓病人的比例成倍增加。此外,心理問題病例劇增,患者多數是兒童和老人。 人們的生活條件很艱苦,這反映在他們的精神狀態中,也由此反映在他們的疾病當中……例如,對於一位血糖水平是200的糖尿病患者來說,當他看到他所在的區域被攻擊時,他的血糖水平可能上升到400。我在敘利亞當醫生已超過35年了。之前,我從未見過一位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水平達到644!多麼罕見的一種情況。在我的工作生涯中,我從未見過這種病例。...
© Robin MELDRUM/ MSF
無國界醫生外科醫生魯賓(Steve RUBIN)談敘利亞的醫療需求 「在戰爭開始前,敘利亞人能享有質素不錯的醫療護理。許多人十分渴望再次得到那種治療。因此除了來到我們這裡,他們別無選擇。 除我們之外,其他醫療機構都在救治戰爭創傷病人,因此其他醫院不能處理他們大部分的疾病。這就是為甚麼我們來這兒......我們正在試圖為他們填補需求上的不足。 基本上,急症室是用來處理糖尿病、高血壓、患心臟疾病的人......此外,我們要處理隨時可能出現的傷者,榴彈創傷的傷者,還有我們都做好準備,以應付大規模的人員傷亡。 但是我們每天也給這個世界帶來新的生命。在這個地區,並沒有提供產科服務的醫院。社區有助產士,...
© Robin MELDRUM/ MSF
在敘利亞,需要緊急醫療照顧的人數正在逐漸增加。無國界醫生已在敘利亞開設6家醫院、4家醫療中心及幾個流動診所項目。毋庸置疑,這些醫療項目每天能救治幾十條生命,但由於當地極度危險,無國界醫生能抵達的地區十分有限。在全國大部分地區,一些地方只有很少甚至完全沒有醫療服務。 在敘利亞的無國界醫生醫院工作的一名外科醫生鲁賓(Steve RUBIN)說:「在戰爭開始前,敘利亞人能享有質量不錯的醫療護理。許多人十分渴望再次得到那種治療。但是在這個地區,除我們之外,其他醫療機構都在救治戰爭創傷病人,因此除了來我們這裡,他們別無選擇。」 魯賓所在的醫院是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工作的典型例子。戰爭開始前,...
Photo source: Ethan LEE
來到敘利亞,開展工作的第一天,手術中忽然有同事停下手頭工作,傾聽片刻後問我︰「你聽到炮聲了嗎?」我這才知道剛剛有炮彈響過。其實戰前的敘利亞醫療水準相當不錯,但是經過兩年多的衝突,加上醫院成為攻擊/轟炸目標,許多設施已被毀壞殆盡,多數本國醫生也選擇離開高危險的工作環境避難,僅剩少數有志者為國人奉獻,造成醫護人員的缺口。我所在的項目就位於敘利亞西北部,靠近土耳其邊境。
© Anna SURINYACH/ MSF
敘利亞北部的多個地區正受到麻疹疫情威脅,已知的個案高達7,000宗,反映人道需要正在增加,以及該國的醫療系統經過超過兩年的內戰後,已經處於崩潰狀態。無國界醫生隊伍在阿勒頗省(Aleppo)、拉卡省(Ar-Raqqah)和伊德利卜省(Idlib),為超過7.5萬名兒童接種疫苗,以防止疾病在當地人口中擴散,那裡並沒經歷過類似的疫症爆發。 在2011年敘利亞爆發暴力衝突後,該國大部分地區的常規疫苗接種項目被打亂,導致數以千計兒童無法受到疫苗保護。此外,數以十萬計的人離開家園,逃到流離失所者營地,或棲身於擠迫而衛生條件惡劣的居住環境當中。雖然現時疫症的死亡率相對較低,但麻疹會令兒童更容易受到其他感染...
© MSF/Anna SURINYACH
聯合國於6月7日在日內瓦召開會議,商討聯合開展敘利亞人道援助計劃 2013。無國界醫生主席特齊安醫生(Dr Mego TERZIAN)在會上發言,重申組織向聯合國和其他相關國家的呼籲,急需增加為敘利亞人民所提供的援助,並履行他們對數以百萬計受害者的責任。 第一場有關敘利亞的國際捐助國會議召開6個月後,人道援助仍然失效。當地的安全形勢和生活環境更加急劇惡化。在反對派系控制地區的人民,幾乎完全不能獲得正式的國際援助。全國各地都有一些地方,被劇烈的打鬥所圍困,身陷其中的人民幾乎完全不能獲得援助。 正當國際社會將焦點放到化學武器之上,我們在前線的隊伍卻發現,轟炸、數百萬人因轟炸流離失所、...
© Michael GOLDFARB/MSF
敘利亞的激烈衝突已經超過兩年,但在敘利亞境內,以及在接收敘利亞難民的鄰近國家,人道援助仍遠遠不足以應對龐大而且不斷增加的需要。聯合國將在6月7日於日內瓦召開會議,無國界醫生藉此呼籲聯合國和所有相關國家,盡快提高給予敘利亞人民的援助水平,並履行他們對數以百萬計暴力受害者應付的責任。 敘利亞內戰已奪去近10萬人的生命,形勢不斷惡化,民眾相繼逃難。狂轟濫炸,加上針對敘利亞醫療系統的破壞,令傷病者在尋求醫療護理時,要面對幾乎無法克服的困難。局勢不穩和敘利亞政府施加的重大限制,對在境內提供越過戰線的援助構成阻礙。聯合國在一月時已承認跨過敘利亞邊境提供的援助不足,卻無法及時安排獨立的人道援助,...
© Nicole TUNG
敘利亞的衝突非常激烈,估計該國有680萬人有急切的人道援助需要,另有140萬敘利亞人已逃到鄰近國家,儘管當地已不勝負荷,人道救援工作亦難以應付他們所需。無國界醫生正為身處在敘利亞和鄰近國家的敘利亞人提供援助,當中亦包括敘利亞的母親,她們也需要別人的照顧: 閱讀在敘利亞和鄰近國家的敘利亞母親的故事,了解她們的急切所需。 比利時助產士讓森斯,講述了她在敘利亞的救援經歷: 「對於這些婦女,我不僅是一個助產士,更是一個可聆聽她們的人。」 閱讀讓森斯的分享︰在敘利亞當助產士就是每星期7天都要24小時候命 在衝突之前,95%的敘利亞孕婦都由經驗豐富的接生員負責接生。隨著醫療系統逐漸崩潰,...
Subscribe to RSS - 敘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