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救援︰維他命能治丙型肝炎?

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陳醫生(Dr. Theresa Chan)在金邊的無國界醫生丙型肝炎診所翻查病人紀錄。© Todd Brown

 
每當提及肝炎,我們較常聽到的是甲型和乙型肝炎。其實肝炎共有五種,其中最難醫治的是丙型肝炎。在香港,倘若感染了丙型肝炎,尚有完善醫療服務可依靠。但在鄰近國家柬埔寨,情況則截然不同,病人隨時花費大批金錢卻未能對症下藥。
 
無國界醫生在柬埔寨金邊的丙型肝炎診所,每天一大清早便擠滿病人。組織自去年10月與當地衛生部門合作展開丙型肝炎項目後,平均每天有100人到來求診。如此多人,因這是柬埔寨唯一一所提供免費丙型肝炎篩查和治療的設施。在治療丙型肝炎的藥物價格超出可負擔水平的前提下,病人都不惜長途跋涉,從國內不同地方一湧而至。
 
丙型肝炎是一種透過血液傳染的疾病,不當的健康護理程序,如輸血、重用針筒,又或是吸毒者共用針筒等,儘管只是少量的血液接觸,都可暴露於感染丙型肝炎病毒的風險。柬埔寨經歷長時間的社會政治動盪過後,醫療系統脆弱,加上在2000年前,消毒方法不當的問題普遍,助長丙型肝炎感染蔓延。雖然至今仍沒有官方的患病率,但據估計,柬埔寨約有2%至5%人口感染了丙型肝炎病毒。
 

無國界醫生位於金邊的丙型肝炎診所截至今年4月篩查了1萬人,當中4000人確診感染丙型肝炎病毒。© Todd Brown

 
治療延誤致病情嚴峻
當地很多病人都得自掏腰包才能獲得醫療護理,但治療丙型肝炎的口服直接作用抗病毒藥物(direct acting antivirals,簡稱DAAs),其價格卻高昂得很,是柬埔寨人均月入的六倍。很多人即使知道自己是丙型肝炎病毒感染者,亦沒辦法負擔得起相應的治療。這亦令當地騙徒乘虛而入。正在當地工作的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陳醫生(Dr. Theresa Chan)在問診時,有時要像偵探般了解病人曾服用過甚麼藥物,然後發現有些病人誤信以為服用維他命丸可減慢丙型肝炎感染,結果白白浪費了金錢又無助改善病情。她說︰「服食維他命雖不會有害,但往往花上病人每月20至50美元,對於這裡每日只賺5至6美元一天的基層勞工來說,是一筆大額金錢。」
 
遲遲沒有接受適當治療,亦令柬埔寨不少丙肝患者出現併發症,甚至死亡。在柬埔寨,有三分一的病人會發展出肝硬化,和腹水、腸胃出血、腦病、黃疸和肝細胞癌等併發症。這些併發症會令病人終身傷殘,他們通常無法工作,家人也需要為照顧他們而作出犧牲。因此,每當有一名病人獲DAAs治療,便有多一人避免出現嚴重肝硬化。
 
可負擔藥物有助對抗丙肝
然而,鑑於丙型肝炎病人數量之多,加上藥物價格高昂,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需要制訂病人接受治療的優先次序──先治療有可能發展出嚴重、甚或有生命危險的病人。獲得治療的病人大多明白機會難逢,曾經就有病人這樣告訴我們的醫生:「我知道這些藥物非常昂貴。有天我不小心把一粒藥跌在地上,那就像我的心跌在地上一樣。」無國界醫生深信,要有效對抗丙型肝炎,不僅需要有如無國界醫生般的治療提供者,令篩查和治療均能覆蓋更多有需要的人群;另一方面,組織亦致力爭取生產DAAs的藥廠,降低定價至可負擔水平,令病人們都能獲得治療。正如組織位於柬埔寨的代表尼帕(Mickael Le Paih)所說:「大藥廠耗費這麼多資源找出有效應對丙型肝炎病毒的分子,卻又透過定價政策阻礙病人獲得這些藥品,那到底有何意義?」
 

由位於金邊的丙型肝炎項目開展至今年4月,約800人開始接受丙型肝炎直接作用抗病毒藥物治療。© Todd Brown

 
知多點:
丙型肝炎是肝臟發炎的其中一種,由病毒感染引致。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全球估計有逾7000萬人感染丙型肝炎病毒,每年約有超過39萬人死於此病。病毒透過血液傳染,最常見傳播途徑是透過重用或使用未徹底消毒的針筒和針頭,或輸血而感染丙型肝炎病毒,病毒亦可透過性行為或母體傳給胎兒,但並不常見。病毒潛伏期為兩周至六個月,八成感染者不會出現任何症狀。急性患者則會出現發燒、嘔吐、腹痛、尿液變黑、黃疸等病徵。
 
病毒一進入體內便會攻擊負責過濾血液的肝臟,進入肝小葉。當遭受攻擊,體內免疫細胞會立即反應,消除病毒,但同時會破肝臟細胞。二至四成患者的免疫系統能在六個月內,完全消滅病毒,但其餘患者的感染則會變成長期性質,當病毒不斷複製,更多肝小葉受感染並被免疫細胞破壞後,令肝臟結痂,嚴重者會出現肝硬化,並有可能誘發其他併發症。
 
丙型肝炎病人以往要接受長達一年的藥物注射治療,不僅只有一半機會能完全清除體內病毒,病人亦要承受藥物副作用。現在隨著直接作用抗病毒藥物DAAs出現,注射治療已由藥丸代替,療程需時約12周,九成半服用DAAs的患者能完全康復,並幾乎沒有出現副作用。
 
 
文章首刊於2017年9月18日《明報》通通識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