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界醫志︰從被救到救人

文︰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戈尼(Thok Johnson Gony)
圖︰無國界醫生
 

南蘇丹動盪不安的局勢令數以百萬計的人們淪為難民,戈尼是其中一人。但憑著堅強的信念,他成功由接受幫助的人,變為給予幫助的人,並加入無國界醫生成為國際救援人員。© MSF/Musa Mahad

 
 
在難民營裡,食、住、醫療護理和教育都是問題,那兒不應是兒童成長的地方,但卻是我渡過童年的地方。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全球約有2540萬名難民,當中有240萬人來自南蘇丹,為全球第三多難民的國家,僅次於內戰尚未停止的敘利亞(630萬人)和阿富汗(260萬人)。
 
我是戈尼,1975年出生於蘇丹尼羅河上游地區的博爾。就在我出生前兩年、即1973年,內戰隨著和平協議的簽署結束。在未知會否真的恢復和平下,我舉家搬到鄰國埃塞俄比亞的難民營,在當地接受小學教育。
 
作為難民兒童,我差點被麻疹奪去生命,能夠活到現在本身已是一種奇蹟。我經歷了無數苦難,每年想起我的童年,都會不禁淚流滿面。在難民營度過的童年充滿苦難和絕望。我們依靠人道機構提供食物和避難所為生。有時候,生命就像是湍急的溪水於岩石間流動般,小孩子不應經歷這樣的生活。
 
年幼時期便需要面對這些苦難,令我意識到應該要為人生訂立目標。我拋棄一切正在虛耗時間的雜念。最終,我開始勤奮向學,一步一步往上爬。
 
在難民營中成長,目睹醫療人員拯救包括我在內的生命,令我深受感動。他們的同理心啟發了我。那時候,我決定要成為醫療人員,當一名執業醫生,將昔日獲得的恩典轉贈給別人。為需要醫療援助的人提供協助的的強烈決心,成為我最大的推動力。
 
 
戈尼長大後成為護士,先後成為無國界醫生的當地和國際救援人員,圖為他在尼日利亞北部戈羅尼奧的母嬰健康護理項目工作的情況。©Dirk-Jan van der Poel/MSF
 
 
獲得護理學學士學位後,我於2000年加入無國界醫生,成為當地救援人員,在與埃塞俄比亞接壤的阿科博(Akobo)醫院,於對抗流行病,營養和急症等部門工作。其後我參與無國界醫生在其他地方的救援工作,其中一個最難忘的經驗是在剛從蘇丹獨立出來的南蘇丹進行救援。我仍記得民眾湧回南蘇丹,我們需要應對大量醫療個案。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專業人士一起工作,能夠提升我的專業知識,領會人性的美麗。我想去到遠方幫助有需要人士。
 
 
戈尼正在協助一名母親照顧患有瘧疾的女嬰,該名女嬰出現低血糖、體溫過低、腹瀉和嘔吐等病徵。©Dirk-Jan van der Poel/MSF
 
 
戈尼在尼日利亞執行救援工作時的情況。© Dirk-Jan van der Poel/MSF
 
在2010年,我申請成為無國界醫生的國際救援人員。當收到獲取錄的消息時,我百感交集。首先,難以想像我克服兒時所面對的苦難,以勤奮彌補不足。第二,我對將會代表南蘇丹,以醫療提供者的身分參與國際人道救援,實踐我兒時的夢想感到興奮。隨著對展開第一次救援任務的渴求越來越強,我開始想像作為一名專業人士在外國的生活會是如何?該如何與來自世界其他地方的國際救援人士建立聯繫?當地的社區會如何看待你?這些問題在我的腦海裡徘徊,加劇緊張的心情。
 
2012年開始,我參與了無國界醫生在全球不同的救援任務。由難民兒童,變成醫療人員,到現在成為阿富汗一個護理耐藥結核病病人項目的醫療統籌——這樣的人生不是一個很美妙的旅程嗎?
 
 
文章首刊於2019年4月25日《南洋商報》 無界醫志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