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界醫志︰生死一線間

四年前的某一天,法桑內在偏遠的村落工作時,收到懷孕七個月的妻子突然出血的消息。他恨不得馬上回家,但路途遙遠,他只好賣掉鞋子以換取旅費趕回家。回家後,他帶著妻子穿過叢林,走過數英里路,數小時後終於抵達醫療站。雖然他很快就聽到孩子的第一下哭聲,但喜悅很短暫。12個小時後,新生嬰兒在他的臂彎裡夭折。
 
醫療救援來得太遲了。這類生死一線之差的例子,在塞拉里昂相當普遍。
 
 
四年前法桑內的妻子難產,他用盡一切的方法去保住了懷孕七個月的妻子的性命,卻留不住嬰兒。他不希望再有孕婦和嬰兒因為太遲獲得醫治而去世。 © Annette Leopold
 
 
在塞拉里昂凱內馬區,平均每5名兒童便有一人過不了5歲生日。偏遠村落的孕婦和母親往往太遲去到當地僅有的健康中心,造成該國兒童和孕婦死亡率高的問題。法桑內的妻子就是因為太遲獲得治療而痛失第五名孩子。
 
為了改善這個情況,無國界醫生的流動醫療隊會為當地人提供診症服務,另派出健康推廣員深入偏遠村落協助有需要的人。於2005年加入無國界醫生的阿魯娜正是其中一員。
 
 
無國界醫生的健康推廣員會定期與他的隊員到偏遠村落,以彩色的插圖與圖表,向村民灌輸應對瘧疾和腹瀉等健康資訊。© Annette Leopold
 
 
阿魯娜與他的隊員定期到凱內馬區的村落探訪,該區幾乎每一個人都知道他的名字。由於當地很多人都是文盲,阿魯娜於是製作色彩繽紛的圖表和插圖,向村民解釋如何預防疾病、一旦患上腹瀉或瘧疾時該怎麼辦等資訊。他亦會將病情嚴重的病人轉介至無國界醫生在當地的十個醫療站。
 
阿魯娜說:「沒有甚麼障礙是能夠阻止我們接觸最有需要援助的人們,但我們也有極限。在雨季,我們經常被泥沼阻礙前行數小時。」儘管如此,阿魯娜仍然希望有天能夠改善塞拉里昂孕婦因為太遲獲得醫治而失救的情況。
 
 
2005年開始加入無國界醫生的健康推廣員阿魯娜與其定期探訪的村民保持良好關係,幾乎每一名村民都知道他的名字。他希望能夠改善塞拉里昂孕婦和兒童死亡率高的問題。© Annette Leopold
 
 
在沒有電力的村落,村民會拿著電筒,在微弱的光線下在家分娩,很容易造成併發症,生與死只在分秒之間。阿魯娜:「看著孕婦很努力想把孩子生下來,但最後卻痛失生命,這些畫面實在令人心碎。」
 
除了推廣一般的健康資訊,阿魯娜亦鼓勵當地人談論以往避忌的話題,例如避孕。一名育有五名子女的母親表示:「在將來,希望我能夠自主決定是否懷孕和何時懷孕。」
 
無國界醫生於2018年在塞拉里昂凱內馬區支援13間初級醫療護理設施,提供臨床監督和培訓、協助轉介個案、提供基本藥物和醫療設備等,另開展社區外展和健康推廣活動。去年無國界醫生於該國提供了25,000次產前檢查、為8,360人提供住院服務,當中包括4,830名五歲以下的兒童,以及協助了5,890名孕婦分娩。
 
 
文章首刊於2019年9月26日馬來西亞《南洋商報》〈 無界醫志〉專欄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