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在南非的愛滋病結核聯合診所裡,打開厚重的病例記錄,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這裡巨大的疾病負擔。 耐多藥肺結核與人類免疫缺陷病毒是一對致命的疾病組合,在貧民窟中收割著最窮困者的生命。開普敦附近的卡雅利沙鎮可以稱得上是適合誕生耐藥結核病的極好溫床:這裡居住著五六十萬來自東開普敦的季節性工人,在開普敦工作,在鎮裡的各種鐵皮房居住,只有節假日才返回老家與家人團聚。擁擠的居住條件,高達20%的愛滋病感染率,以及不規範的服藥習慣,不斷催生著耐藥病毒和耐藥結核菌的出現。
無國界醫生繼續在醫院工作並開展緊急項目 12月20日(星期四),在過去數天內攻擊了中非共和國北部多個地區的叛軍聯盟「Seleka」,進入巴坦加福(Batangafo)鎮,無國界醫生正支援該鎮的主要醫院。 12月19日,叛軍宣佈他們意圖通過巴坦加福鎮前往布卡(Bouca)。所有的中非共和國軍隊(FACA)、憲兵隊和公共機構,在宣佈後數小時內逃離巴坦加福。由於害怕被襲擊,一些擔任重要職能的人士,也離開了巴坦加福逃往叢林裡避難。叛軍在24小時後進入並控制了該鎮。 無國界醫生的隊伍繼續留守當地,在醫院裡工作。叛軍進入之前,無國界醫生每天提供193宗診症,叛軍進入該鎮後當天,問診人數降到38宗。...
在朱巴已經快5個月了,還有一個多月就可以回家了。在首都的協調中心工作,我一直沒有機會見到無國界醫生如何在極端環境下對當地人的醫療救助,身為財務的Lee都去了兩個項目點進行學習和工作,可作為無國界醫生超過半數的後勤人員之一的我,由於種種原因,竟然沒有時間去項目點。 今天,後勤統籌問我想不想去項目點,項目統籌建議我這個協調中心的後勤去項目點看看,瞭解一下自己工作的意義。可是聖誕期間我下面的主管都休假了,如果我去項目點,後勤部門就沒什麼人幹活了,所以最後的一次機會我也放棄了。
你見佢目露兇光都應該知來者不善啦! 就係咁,我以左手掩護,右手進食,雖遇多次襲擊,仍然力保不失。用呢個Pose,我跟蘇丹貓足足對峙了十多分鐘。 老闆,我落機第一餐咋,D飯凍既你都同我爭?!不過世上又點會有永遠的敵人呢? 兩日後我地化敵為友,佢係目前唯一一個會聽我講廣東話既生物...
出發喇! 夢想成真的一天終於安穩而又平靜的到臨。我不是偉人,只是平凡任性相信夢想的小朋友而已。 With Great Power,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黎緊我會把握呢個難得的機會,向非洲的大小朋友分享來自香港的愛,告訴他們世界還會有人向他們伸出援手。 假如世上有平行時空的話,或者我在其他時空裡可能已經發左達、結左婚、生埋仔,但我可以肯定,呢個Moment,我係咁多個時空最開心果個! 祝你早日夢想成真!
這個周一,我搭乘從開普敦飛往德班的航班,從非洲大陸的最南端,來到了印度洋沿岸的誇祖魯納塔爾省。
由於激烈的戰事和空襲,數以萬計人士被困於敘利亞東部城市代爾祖爾(Deir Azzour),當中不少人是傷者。無國界醫生呼籲,病人和傷者應被撤離至較安全的地點,以及國際醫療隊伍應獲正式批准,以便向所有有需要的人士提供不偏不倚的援助。 剛從敘利亞回來的無國界醫生統籌威蘭(Patrick WIELAND)說:「代爾祖爾目前只有一間臨時醫院,有四位醫生在那裡工作。醫生們在衝突地區工作了六個月,都已經筋疲力盡。但他們拒絕離開該市,繼續24小時治療傷患。」雖然醫院獲得一個敘利亞醫生組織的協助,但醫療物資供應幾近中斷,於空襲和狙擊手的炮火下,要以擔架床撤離病人亦變得非常困難。 11月底,...
洪都拉斯:應對「暴力浪潮」 瘧疾:給兒童一個機會 索馬里蘭:協助婦女分娩 剛果民主共和國:一個男孩的夢想
© Sebastian BOLESCH
沒有足夠的可持續資金正削弱各國的疾病控制項目 全新的診斷檢測和治療方法的進展,為抗擊非洲人類錐蟲病帶來好消息,但無國界醫生警告,各國在前線的疾病控制項目,正因缺乏可持續的資金而遭到削弱。 非洲人類錐蟲病俗稱昏睡病,是由採採蠅(tsetse fly)的叮咬傳播,如不治療將可以致命。這個疾病正影響著全世界最貧困、居住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偏遠郊區的人群,估計有7,000萬人有機會受到感染。該病多年來被受忽略,但隨著明年預計有兩款全新的快速檢測出現,以及一款新型口服藥物治療法正進行臨床測試,形勢有望逆轉。然而,各國的疾病控制項目資源不足有可能威脅到這些進步的成果。...
Subscribe to RSS -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