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朋友問:「今次是甚麼項目?」
我答:「伊波拉。」
朋友再問:「甚麼?伊波拉?!你說笑吧!」
我再答:「沒有說笑,是西非利比里亞的伊波拉項目。」
接著,大家就會靜默了數秒........
朋友打破了沈默的道:「死亡率最高可達九成,你可要多加小心。」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斯潘塞(Craig Spencer)。我是一名醫生,也是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人員。我很榮幸能夠成為超過3,300名在西非應對伊波拉疫情爆發的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之一。 首先,我想借點時間,感謝紐約市醫院管理局貝爾維醫院(HHC Bellevue Hospital Center)的醫療隊伍給予我無比關懷和支持,讓我從病毒中活過來。自10月23日我被送院以來,我得到整個醫療和行政隊伍的高水平治療、非常多的支持和鼓勵。我要特別感謝埃文斯醫生(Dr. Laura Evans),她從我第一天入院便主力負責照顧我,每天都和我並肩。今天我很健康,不再具傳染性。 我從伊波拉康復過來,...
一名感染伊波拉病毒的無國界醫生今天(2014年11月11日)從貝爾維醫院(HHC Bellevue Hospital Centre)康復出院。斯潘塞醫生(Dr. Craig Spencer)是在西非國家幾內亞執行救援任務時受到感染。 經過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的檢測確認後,斯潘塞醫生的醫療隊伍確定他已經不帶病毒,亦不具傳染性。他是在出現發燒病徵並通知無國界醫生醫療人員後,於2014年10月23日被接收住院。紐約市衛生及精神健康部門馬上獲得通知,而斯潘塞醫生亦迅速被接收到貝爾維醫院,該院化驗室測試證實他感染伊波拉。 無國界醫生美國的總幹事德洛奈(Sophie Delaunay)說:「...
國際救援工作必須因應疫情模式改變而作調整  雖然在最近幾周,利比里亞的新增伊波拉個案數目有所減少,但無國界醫生今日 (2014年11月10日) 指出,這場疫症仍遠未結束,新的個案熱點繼續在全國不同地方出現,並警告國際救援工作必須迅速因應這場疫情進入新階段而作出調整,否則抗疫工作將可能前功盡廢。 幾內亞及塞拉利昂的感染個案正在增加,但和這兩國不同,無國界醫生於利比里亞的隊伍正看到,獲接收入治療中心的伊波拉病人數目,出現自疫症爆發以來的首次下跌。目前,無國界醫生於蒙羅維亞(Monrovia)設有250張病床的ELWA3治療中心,正治療約50名病人。在利比里亞北部的福亞(Foya),...
2014年3月在幾內亞爆發時,我正在鄰國塞拉利昂,為無國界醫生工作,在博城區的一所醫療中心任職護士。塞拉利昂於五月出現首宗伊波拉病例,其實那只是遲早的事。於是無國界醫生在塞拉利昂、接壤幾內亞的邊界城鎮凱拉洪(Kailahun),亦即是塞拉利昂首宗確診個案出現的地方,清除叢林,騰空地方,以便設置一間伊波拉治療中心。該中心啟用後僅僅幾天,病人數目已遠超負荷。 我8月份獲派到凱拉洪,當時中心80張床位已經爆滿了,我們需要擴展以容納更多病人。 我主要負責感染控制,其中一項工作是訓練員工。大家可以想像一位銳利目光的老師,審視著各種可能出現的風險和錯誤,這就是我在凱拉洪的工作。 在對抗伊波拉疫情時,...
自從西非爆發伊波拉疫情以來,無國界醫生在當地的治療中心接收到超過4500位病人,當中超過2700人確診感染病毒。 雖然有很多死亡和受苦的個案,但亦有成功康復的勵志故事。今日,組織慶祝在旗下幾內亞、塞拉利昂及利比里亞項目醫治的第1000位伊波拉病毒康復者。 以下是這位康復者科利(Kollie James)的父親所講述的故事。 9月21日(星期日)是我永世難忘的一天。 我在無國界醫生擔任健康推廣主任,負責去到不同的村落教育人們有關伊波拉的訊息:如何保護村民自己及家人,當出現症狀時應如何處理,並確保每個人都知道無國界醫生的熱線電話。那天當我完成工作後,我收到從太太的電話號碼打給我的電話,...
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今日(2014年10月27日)指出,把參與西非伊波拉抗疫工作後回國而沒有出現病徵的醫護人員強制隔離,做法並沒有科學根據,可以對在疫症源頭控制疫情的工作構成障礙。 嚴密地監察從受伊波拉影響國家回來人士的健康情況,比強制隔離沒有病徵的人士更為可取。 無國界醫生美國總幹事德洛奈(Sophie Delaunay)說:「其實有其他方法可以適當地回應公眾憂慮和處理緊急的醫療問題,而應對伊波拉的工作,一定不能被並非受疫症嚴重影響國家的恐慌所主導。任何在沒有科學和醫療根據下,便把健康的救援人員隔離的規定,都很可能會成為窒礙其他救援人員到西非疫症源頭參與抗疫的原因。」...
無國界醫生今日 ( 10月24日 ) 證實,一名最近由幾內亞回來的國際救援人員確診感染伊波拉出血熱。 該人員為美國公民,於10月23日(星期四)出現發燒後,被送往紐約市的貝爾維醫院(Bellevue Hospital)接受隔離。該人員根據無國界醫生向完成伊波拉救援任務回國的人員所給予的特定指引,定期監察健康狀況,並在出現初期病徵後馬上向無國界醫生報告。紐約市衛生及精神健康部門亦馬上獲得通知,並參與為該人員提供護理。星期四晚上的初步化驗結果證實他感染伊波拉。 無國界醫生總幹事德洛奈(Sophie Delaunay)說:「被派往受伊波拉疫情影響國家的員工,無論在出發前、任務期間還是回國後,...
專訪無國界醫生醫療總監德拉格斯醫生(Dr Bertrand Draguez) 詳談試驗性治療及疫苗 德拉格斯醫生是無國界醫生的醫療總監,目前負責應付西非伊波拉疫情。在本文他會詳述研發伊波拉病毒治療方法和疫苗的重要性、當中的關鍵因素及為何無國界醫生正採取特殊措施,以促進各種有潛力的療法的臨床測試。 目前無國界醫生正就試驗性的治療和疫苗,進行甚麼工作? 作為西非其中一個主要提供伊波拉治療服務的組織,無國界醫生選擇在試驗性治療的臨床測試過程中,擔任一個積極的角色。我們能夠為臨床測試帶來幫助,是因為我們接觸到大批病人,所以能夠找到有可能接受試驗性治療的病人。無國界醫生正與其他組織、學術界、企業、...
烏干達國家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於10月4日對外公佈,一名年約三十歲的烏干達男子確診死於馬爾堡出血熱,此男子在9月29日於首都坎帕拉(Kampala)的一間醫院病逝,生前出現馬爾堡出血熱的症狀,經血液樣本測試證實染病。自1986年起已在該國工作的無國界醫生,現就事件籌備應急方案。 馬爾堡出血熱是一種嚴重的病毒傳染病,與伊波拉屬同一病毒科,往往可以致命。而這種疾病的主要傳播模式是透過接觸受感染人士、動物或屍體(例如蝙蝠和猴子)的血液、體液、分泌液及組織。病徵與伊波拉相似,包括突然發高燒、嚴重頭痛、全身疼痛、乏力、嘔吐、腹瀉及身體內部和外部出血,潛伏期為2至21日,潛伏期內感染者不會傳染他人。...
Subscribe to RSS -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