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的工作

無國界醫生為衝突、天災、疫症的受害者,以及被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的人群,提供必需的醫療護理。

作為一個醫療人道救援組織,我們提供基本醫療護理、進行外科治療、抗擊疫症、修復和運作醫院及診所、開展疫苗注射運動、設立營養中心和提供精神健康護理,並訓練本地醫療人員。我們的緊急隊伍受過專業訓練,裝備好所需要的一切,為災難中的人提供迅速的援助。

我們也為長期活在緊急狀態下的人,包括因衝突和災難被迫流徙的人提供醫療照顧和心理支援。無國界醫生在全球的項目治療傳染病患者,包括結核病、愛滋病和黑熱病等。

我們會在有需要時建設水井、提供安全飲用水,以及分發帳篷和其他救援物資,例如煮食和清潔器具套裝。

開展項

無國界醫生在出現武裝衝突、流行病或疫症、社會暴力、天災,或有社群被排拒在醫療照顧以外的國家,提供醫療人道援助。

人道援助的核心目的是救助生命、緩和苦困,以及協助身處生命受威脅境況的人重建尊嚴。

無國界醫生的行動通常有醫療隊伍在健康中心、診所或醫院工作,應付災難中人們最迫切的醫療需要。我們也提供安全的飲用水和分派棲身物資。我們在管理和提供援助方面,擁有持續和直接的控制。

我們會運用經驗和判斷,決定是否提供援助以及援助的性質。在開展項目前,醫療隊伍會先進行評估以界定醫療需要,又會分析無國界醫生所能夠提供的援助,並定期檢視我們在不同救援地點的存在與否,與應付病者需要的關聯。

武裝衝

受困於武裝衝突的人可能是騷擾、暴力襲擊、強暴或謀殺的受害者,他們或被迫離開家園。在人們亟需全面的醫療和人道支援之際,醫療服務往往少之又少。

我們的隊伍為受困於衝突或逃亡流徙的人,提供援助和醫療服務。當醫院和健康中心被毀或不勝負荷時,無國界醫生會提供醫療護理和支援。我們的工作包括派出隊伍設立手術室、提供基本醫療的診所、公共衛生支援、營養項目、疫症控制和精神健康服務等。

在天災的影響之下,很多人可能受傷,更多人失去家庭、朋友、家園及一切,有即時的醫療需要。

天災受害者的需要必須快速地得到確認,但要前往災區卻相當複雜。無國界醫生時刻備有預先包裝妥當的裝備,讓隊伍能夠迅速救助生命。救援隊伍會進行手術,提供心理社會支援和營養支援,並分發援助物資,包括毛氈、帳幕、煮食和清洗工具等。

我們的隊伍也在有需要時進行預防工作,確保有安全的飲用水供應,並設立衛生系統,以及進行疫苗注射運動減低疫症爆發的風險。

我們的救援工作也要考慮本地能力和策略的重要,我們會與政府和不同組織有大量的合作。我們意識到應付這類災難,國際救援在時間、質素和與本地的關聯上皆有所局限,因此在無國界醫生項目工作的大部分員工都從本地聘請。

流行病和疫

疫症可以在一個局勢穩定的環境爆發,但更多是在急性緊急情況下發生。當大批人的身體因某些情況變得虛弱,並一同居住在衛生情況惡劣和非常擠迫的環境,疫症便很容易爆發。

一 旦爆發霍亂、麻疹和腦膜炎,均可以迅速傳播,在惡劣的居住環境下,傳播的風險更高。瘧疾在超過100個國家屬流行病;全球有數以百萬計的愛滋病和結核病感 染者;數十萬人感染了較少人認識但同樣嚴重的疾病如黑熱病、昏睡病和美洲錐蟲病。雖然病毒性出血熱疾病如伊波拉或馬爾堡的個案較為罕有,但它們與以上所有 疾病一樣可以致命。

當本地健康中心和醫院的應付能力已超出負荷,無國界醫生能帶來支援。與本地政府的合作促使無國界醫生在緊急災難時能夠更快速回應。我們會在現有的醫療中心工作,或在有需要時建立新的架構,醫治被疾病影響的人,並針對最脆弱的人群進行預防工作。

對於一些高度傳染的疾病如麻疹和腦膜炎爆發,防疫注射是最佳的保障方法。無國界醫生會在提供治療的同時,對受影響的人口推展疫苗注射運動。

我們的隊伍也積極提高人們對疾病風險和防止傳播的方法的認知。我們會訓練本地員工,進行社區健康教育。

透過「病者有其藥」項目和「被忽略疾病藥物研發組織」,無國界醫生就一些不合比例地影響全球貧困者的疾病,推動病人得到更佳和更能負擔的治療。

社會暴力和被排拒在醫療照顧之

街童、難民、移民、流徙者、囚犯、無業人士、愛滋病或結核病感染者、吸毒人士、性工作者、所有少數族裔人士……很多人因為他們的身分而無法得到醫療照顧。他們懼怕被歧視,不願意尋求協助,又或是醫療護理系統刻意地把他們排拒在外。

無國界醫生的隊伍為不能獲得醫療服務的人,提供醫療、心理和社會支援。我們的工作包括揭示病人獲取醫療照顧所面對的困難,引起大眾關注。我們也推動本地政府和民間組織,改善病者得到所需服務的機會,以及提高社會對他們的接納。

結束項

無國界醫生致力援助身處極端危難中、最脆弱的人群。因此,任何結束一個救援項目的決定,是為了把援助投放在最有需要的地方,而要作出的選擇。另一個關鍵是不要使本地或全國的醫療系統,變得長久地依賴無國界醫生。

很多時候,當本地政府或機構已有能力接手無國界醫生的工作,救援項目所在之處已不再需要我們時,我們便會離開。在可能的情況下,我們會安排一個全面移交工作的過程,向本地員工和政府妥善交接,避免救援工作因此而受到干擾。

但若衝突重現,或再次出現危難的情況,醫療和人道需要不獲擔保足以應付時,我們將會準備重返。

穩定或不安全的情

當暴力的情況充分地穩定下來,流徙的人口也能夠安全地重新安置,正常的醫療護理服務得以恢復,無國界醫生將會結束工作項目。

如果衝突惡化至威脅到無國界醫生和其他人道工作者的安全,我們可能會因為隊伍的安全情況而撤走。若所提供的援助被移離最脆弱的平民,我們也可能會撤離。

若政府或武裝部隊故意阻撓我們進行救援任務,我們或會發聲,嘗試扭轉有關情況。

能力及責

當本地或中央政府及相關組織單位有能力和動力去重建及發展醫療系統,以應付人口的急切需要時,無國界醫生將會撤出。

同樣地,如果有其他組織在同一地點提供醫療上的支援,我們都會評估我們的工作會否與其重疊。

緊急需求的減

當醫療緊急事故完結,例如麻疹或腦膜炎疫症告終,又或是被邊緣化的社群如囚犯和街童不再被排拒在醫療系統以外,無國界醫生會結束項目。當天災災民最緊急的需要已獲照顧,外界的焦點應由救援行動轉為長期發展工作時,我們也會把工作移交。

無國界醫生人員

每日,超過3萬名來自世界各地的無國界醫生工作人員,為受困於危難中的人們提供援助。

他們是醫生、護士、助產士、外科醫生、麻醉科醫生、流行病學專家、精神科醫生、心理專家、藥劑師、化驗室技術員、後勤專才、水利衛生工程師、行政人員和其他支援人員。

他們有超過九成都是在救援工作的所在地聘請,與少數的國際救援人員一起在項目中工作。

救援項目亦得到行政辦事處的人員支援。為確保無國界醫生向最有需要的人提供有效的醫療援助,傳訊、倡議、籌款、財務和人力資源隊伍全部在所屬崗位作出貢獻;專責的醫療和後勤支援部門則確保研究上的創新和發展,能夠適當應用於組織在世界各地的診所和醫院的工作。

我們所有員工都是專業人員,他們選擇為無國界醫生工作,源於對人們的健康和生存所作的承諾和關注。

無國界醫生的資金及財政

資金從何而

無國界醫生大部分的收入來自私人捐款,以助確保救援行動的獨立和靈活。組織逾九成的經費來自全球超過500萬名的獨立捐款者,餘下的經費來自政府和政府間的組織。

當我們在牽涉多個派系的武裝衝突,或人道援助未能被明確界定的地方工作時,我們完全依賴私人捐款資助救援項目,來確保救援行動的獨立。

資金如何運

無國界醫生所有國家辦事處都是非牟利組織。組織超過八成的經費均用於人道工作上,餘下兩成則用於管理和行政,以及籌款工作上。

我們會維持3個月至12個月的總開支儲備,讓我們能夠即時應對危機,毋須等待募集進一步的資金才可展開救援工作。

財務控制和透明

無國界醫生嚴謹控制資金的運用,所有國家辦事處都會公開其經審核的財務報告,會計帳目清楚界定不同類別的收入和支出,並公開說明組織如何籌款和運用資金。

無國界醫生國際財務報告是一個保持透明度和問責的工具,讓公眾一覽無國界醫生的全球工作。請按此閱讀報告。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