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正向身在邁杜古里(Maiduguri)、從其他組織獲得很少或沒有支援的家庭,提供糧食援助。這類人大多居住在邁杜古里市郊的穆納(Muna)地區。那裡有八個非正規營地,住有五百至六千人。
 
無國界醫生在其中兩個營地, Muna Primary和Muna Gulumba,分發糧食。這兩個營地各有人口約五百人。世界糧食計劃署向居住在Muna Primary的人提供現金支援,但居住在Muna Gulumba的人除了從無國界醫生獲得援助外,就沒有得到任何來自政府或其他非政府組織的支援。無國界醫生自去年11月起,在這兩個營地分發食物。
 
到目前為止,每個家庭獲得25公斤小米、五公斤豆和五公升棕櫚油,足夠他們食用兩星期。每家人亦獲得八塊肥皂。
 
哈魯納一家的經歷
 
在一個星期一的早上,我們位於恩加拉甘巴魯(Gambaru, Ngala)的村莊遭受襲擊。一班人進入村內並開始亂槍掃射。我們被槍聲吵醒。
 
我們匿藏在房子裡。到晚上,當這裡靜了下來,拿著槍支的人們都在睡覺時,我們逃跑。我找不到我其中兩名孩子,因此未能與他們一起離開。我們實在很害怕。我們認為那些拿著槍的人會攻擊我們。
 
我們徒步走了四天到邁杜古里。我們從未想過能活著來到這裡。當我在路上碰見我其中一個孩子時,我十分高興。我以為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他們。
 
我們曾途經一些小村落,請求當地人給我們食物。他們正在執拾細軟,準備離開,但他們仍給我們一些吃的。我們拿著一個小小的水壺,每每經過水源便會把它裝滿。我們睡在路邊或樹蔭下。我們一行20人一起走,有更多的人走在我們後方。
 
我們在邁杜古里這個營地已經兩年了。糧食以及怎樣得到它們是我們主要面對的問題。我們一般每日吃一餐,但有時我們會把食物給孩子吃,讓自己餓著。我們到達以後,這裡只派發過一次食物。
 
在這裡我們很難維持健康。我的孫兒已經病了兩星期,這是自我們來到這裡後他第四次生病。他發燒,而且體溫不斷上升。有時他無法進食。我自己就有咳嗽,一開始咳我便要咳數分鐘才能停下。
 
要在這裡睡覺並不容易。我們很害怕營地會遭受襲擊,晚上的天氣亦變得很寒冷。如能重拾和平,我們很希望能夠回家。我們知道我們家中的財產已被拿走,但我們希望至少房子仍會在那裡。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