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9日下午,在大馬士革(Damascus)被圍困的郊區東高塔(East Ghouta),武裝反對派之間的戰鬥爆發,無國界醫生支援的臨時醫院受到令人無法容忍的破壞。為了強調無國界醫生以及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護人員都不會容忍這些針對醫療設施的襲擊,組織將暫停支援東高塔地區的醫療設施,以作為「極端情況下」的措施,直到戰鬥各方明確表現出對醫療設施的尊重。
 
無國界醫生支援的地區的醫生們的報告扼要說明了4月29日和4月30日的嚴峻事實。其間武裝團體完全沒有考慮病人、醫療設施和醫療人員需要特別保護的狀態。大約30名戴面罩的武裝人員在4月29日闖入哈贊(Hazzeh)醫院,搜尋特定的受傷病人,並佔用醫院的救護車。在南部數公里外,阿夫塔爾(Aftares)醫療站在那兩日內被戰鬥包圍,並被子彈擊中,醫護人員被圍困,無法接收傷者,甚至那些躺在醫院視線範圍內的傷者都不能接收,也不能把病人撤離到更安全的地區。
 
東高塔偏遠地區靠近大馬士革,自2013年初開始便被敘利亞政府軍圍困。無國界醫生為該地區大多數醫療設施提供遠端支援,與當地醫護人員建立起強而有力的聯繫,協助他們提供不偏不倚的醫療護理,也為他們提供技術和物資上的醫療支援。從4月28日開始爆發了武裝反對派之間密集的戰鬥,其間的行為顯示完全枉顧醫療護理需要特別保護的狀態。
 
無國界醫生行動總監迪裡雲尼(Brice de le Vingne)說:「為了我們支援的醫生們,無國界醫生用最激烈言辭譴責帶著面罩者武裝侵入醫療設施,恐嚇醫護人員,佔用救護車;我們也嚴重關切,兩個武裝團體間發生在,以及圍繞著一間運作中的醫院的持續的猛烈槍擊。在震耳欲聾的槍火聲下,負責阿夫塔爾(Aftares)小型醫療站日常運作的護士們告訴我們,他們已經努力治療了一些傷者,但他們只能做小型手術和包紮,他們無法協商將他們的病人撤離到設備更好的醫療設施。」
 
迪裡雲尼續說:「醫療區處於國際法的保護下,戰爭中也必須保留人道空間,治療每一個人——不論是否平民——只基於他們的醫療需求去治療。我們將發聲來捍衛醫療區應該得到保護的本質,強調優先保護病人和醫療人員的必要性。我們向在東高塔地區的武裝團體發佈了清晰的要求,向他們確認,無國界醫生將暫停對該地區大量的醫療支援,直到交戰各方採取預防措施,確保對病人、醫療設施和醫療人員的尊重。」
 
這些闖入醫療設施、阻斷醫療護理的行為發生在人們最需要挽救生命的醫療護理的時候;附近一間無國界醫生支援的戰地醫院到目前為止都能持續運作,僅4月29日和4月30日這兩日激烈的戰鬥下就接收了超過100名病人。
 
無國界醫生呼籲敘利亞戰爭中的所有武裝團體,不論其立場如何,都要尊重醫療區必須受到保護的性質,以及保護接受治療的病人。這意味著避免轟炸或炮擊他們、停止武裝闖入、恐嚇醫療人員、偷盜救護車,以及醫院設備,停止試圖抓住或者擄走正在接受醫療護理的病人。
 
無國界醫生對在東高塔地區的武裝團體提出的要求如下:
 
  1. 任何武器或任何攜帶武器的個人不得進入醫療設施。
  2. 必須認識到病人置身於衝突之外,戰鬥各方必須採取預防措施,避免直接針對醫療護理的行動,或者襲擊交火地帶的醫療設施,或者採取任何其他有可能危及病人獲得醫療護理的軍事行動。
  3. 必須允許運送傷者和其他的病人,不管他們的身份為何,必須允許救護車不受阻礙地行動。
  4. 醫療設施及其貨物和物資供應,以及救護車必須永不被用於軍事目的。
  5. 必須允許病人和醫療人員在需要轉到更安全的地方時不受阻礙地撤離。
 
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北部直接運作4間醫療設施,並支援全國超過150家醫療設施。在東高塔地區,無國界醫生支援19間戰地醫院,2間婦產設施,7間基本醫療中心,以及5間小型醫療站。其中許多由無國界醫生全面支援,一些由包括無國界醫生在內的不同的救援組織支援。從2016年11月到2017年1月這3個月裡,這些醫療設施提供了291,000次急症及門診治療,18,750次手術服務,以及3,100次安全分娩。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的工作不接受任何來自政府的資助,以明確其獨立於政治目的之外。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