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後勤統籌穆尼奧斯(Daniela Muñoz)的人道見證
 
當你需要組織大型疫苗接種運動時,例如無國界醫生正在尼日利亞北部約貝州(Yobe)進行的腦膜炎疫苗接種運動,每一項細節都必須要加以控制。要成功在一周內於偏遠地區為136,000人注射疫苗,並克服超過攝氏40度的高溫,甚麼事都需要加以思考,甚至使用甚麼筆也需要考慮。最重要並最棘手的部分是確保冷藏鏈的運作,即是要把疫苗保持在攝氏2至8度的恆溫之中,否則疫苗會失去它的最大效用。
 
由疫苗離開歐洲直至抵達前線使用,是一個漫長過程,故我們需要確保所有物資在任何時候都有人監察,前後共數十名工作人員參與其中。當疫苗運抵尼日利亞首都阿布賈(Abuja)時,無國界醫生人員在海關特別設立了接待區,以防疫苗滯留在關口。冷凍貨車及後會將疫苗運往衛生部的冷藏室,再分發到約貝州的多個駐點。
 

無國界醫生員工在尼日利亞約貝州預備一劑腦膜炎疫苗。© Igor Barbero/MSF
 
在前往約貝州數小時的車程裡,我們把疫苗放在裝滿冰磚的便攜式冰箱內運送。當疫苗運抵救援行動駐點後,它們會儲存在雪櫃內。有關雪櫃已在使用前運轉至少兩至三天,以保持恆溫。隊伍之後再協調把疫苗分發往受腦膜炎疫情影響的地區。無國界醫生進行疫苗接種運動這些救援工作的地區,往往只有有限、甚至完全沒有電力供應。這意味著我們必須使用發電機和電力裝置,並確保有足夠空間,好讓這些物資都能隨時使用。要全天候運作電力裝置,燃料也是必需的,但在受危機影響的郊區,要找到足夠燃料供應並不容易。
 
選擇合適的交通方法也並不容易。例如,到尼日利亞北部的航空運輸十分有限,因為無國界醫生只能使用聯合國或紅十字會的飛機,前往最接近約貝州、位於邁杜古里(Maiduguri)的機場。這些都是小型飛機,只能運載較輕的貨物。這迫使我們以陸路把物資運到約貝州,途經的公路路況較佳,也沒有安全隱患。不過,前往疫苗注射站的路途則並非如此,有些注射站距離我們駐點超過兩小時車程,並只能驅車前往。由於博科聖地組織也可能在該地區活動,令我們不能冒險徒步進入。我們的後勤人員需要全程控制車隊的路線移動,和無線電、流動電話和衛星電話等電子通訊的使用。
 

兩名尼日利亞約貝州的女孩手持她們的無國界醫生疫苗卡。 © Igor Barbero/MSF
 
除了處理冷藏鏈、尋找車輛、物資、住宿、床褥、甚至蚊帳等物流管理方面的問題,如果沒有微觀規劃──即製作詳細的地圖,以標示需進行疫苗注射的地區──那無國界醫生的努力便會功虧一簣。我們需要知道目的地和駐點之間以公里計算的準確距離,我們亦需知道沿途的路況──當下雨或陽光普照時的情況、每個地區的居住人數和當地人口的類別。了解人口類別尤其重要,以尼日利亞為例,當地人口不少為遊牧民富拉尼人(Fulanis),我們需要預留充足時間宣傳,以便他們在疫苗注射開始當日就能到達注射站。在腦膜炎疫苗接種運動中,由於當地人普遍害怕染上腦膜炎,他們對注射的觀感較為正面。但有些疫苗注射時會較痛,會令當地人抗拒,也很難說服他們接受往後的疫苗注射。
 
即使能掌握所有技術細節和使疫苗注射隊伍接受良好訓練,突發情況總常出現,例如道路被封數小時;獲警告將發生襲擊時,迫使我們要暫停聚集民眾接受疫苗注射;我們亦曾經有隊伍想盡快到達目的地,卻帶了沒有疫苗在內的雪櫃,直至抵達目的地後兩、三分鐘才發現。這些錯誤可以發生在牽涉超過50輛汽車和隊伍的大規模動員行動裡──一場連一支筆也得嚴格控制的救援行動。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