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無國界醫生利比亞項目總管瓦托(Jean-Guy Vataux)
 
無國界醫生正向利比亞的移民、難民及尋求庇護者提供援助。他們大部分人曾遭到搶劫、被犯罪集團操控,甚至是被虐待、囚禁、毆打、折磨,當中有些因此而死亡。自2016年7月起,無國界醫生一直為被困在的黎波里(Tripoli)的難民及移民提供救命和基層醫療護理。2017年初,組織開設了一個新項目,尋求方法以協助在米蘇拉塔(Misrata)地區移民、難民及尋求庇護者。這些工作正陸續擴展。
 
無國界醫生正在米蘇拉塔的拘留所提供醫療及人道援助。項目進度如何?當地的情況怎樣?
 
在米蘇拉塔和附近區域,無國界醫生的隊伍獲打撃非法移民部門(Directorate for Combatting Illegal Migration)授權, 於數個月前在三間拘留所開展救援項目。
 
被扣留的人數每個星期都不一樣。有些人在海中被利比亞的海岸衛隊截停,或在城鎮、檢查站等地被拘捕。某部分人則是從的黎波里的其他拘留所轉送到這裡。我們也遇見已經在利比亞生活和工作多年的人。一名和家人移居到利比亞的移民,可以僅僅因為被測試出對丙型肝炎呈陽性反應而身陷囹圄。
 
拘留所內大部分影響著病人的健康狀況、都與他們身處的環境和在旅途上遭遇的暴力有直接關係:皮膚病、疥瘡、腹瀉、呼吸道感染、肌肉痛症、傷口及其他身心失調症狀。無國界醫生會向有需要的病人(例如骨折病人)提供二層和專科護理的轉介服務。另外,我們會派發衛生和救援物資。
 
拘留狀況的確可以稍為改善,但千萬不要忘記眼前最重要的問題:人們在一個極不透明、剝奪人權的過程中被監禁,而且理論上正等待被驅逐出境。
 
根據國際移民組織的數字,大約7,100人正被扣留於打撃非法移民部門管轄的27個拘留所,大部分均位於的黎波里。可以告訴我們更多有關利比亞的其他移民、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嗎?
 
據國際移民組織統計,利比亞現時共有38萬名移民。被打撃非法移民部門管轄下的拘留所扣留的人,只佔利比亞全部移民和難民人口一小部分。
 
有些人來到利比亞工作,因為這裡曾是鄰國國民眼中一座經濟上的「寶山」;其他人則試圖確保有足夠資金橫渡地中海而在屬於強迫勞動的環境下工作,且不時被扣留。有些人只是剛展開橫越利比亞的路途。
 
生還者形容,穿越利比亞沙漠和在非官方拘留所(即由犯罪集團營運的中轉房屋及倉庫)逗留的時間,實在是難以忍受的經歷。這依然是我們的盲點。
 
2016年,大約5,000人在地中海遇溺;而在2017年,截至六月的死亡人數估計已達2,000人。不過,有多少人在抵達海岸和登船之前已經死亡?我們有理由相信,這是一場無聲的災難。
 
無國界醫生正如何嘗試幫助他們?
 
今個月我們在米蘇拉塔城鎮開設了門診診所,接觸這裡在不同情況下居住和工作的移民及難民。除了提供免費及保密的醫療護理,我們亦希望加深了解他們遇到的挑戰。在患上某些疾病便可能遭扣留和驅逐出境的情況下,醫療保密至關重要。
 
然後問題落在如何幫助身處移民旅途上最壞時刻的人們。直至現在,我們仍沒有答案,我們一直在嘗試協商接觸前往沿海城市路上的民眾。我們會審視何等的工作環境我們有力商討。失敗的風險非常巨大。我們確切需要發展其他營運模式。我們的團隊定期到訪米蘇拉塔南面地區,在那裡被識別為「移民」的人的屍體會送到當地的殮房,據報每星期大約有十具屍體。
 

無國界醫生自2011年起一直在利比亞進行救援工作,為受新一輪戰爭和隨之而來的經濟倒退所影響的利比亞醫療系統提供支援。當地的醫療設施面對藥物和員工短缺的挑戰。無國界醫生以向公共醫療設施(包括感染控制的前線和急症室部門)捐款作應對。我們仍致力在有需要的時候應對衝突帶來的後果,例如協助因為班加西(Benghazi)戰事而流離失所的民眾,在當地我們也有提供兒科、婦科及產科護理,以及向受衝突影響的家庭提供精神健康服務。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