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緬甸接壤孟加拉邊境地區本已急迫的人道狀況持續惡化,逃亡至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正急需醫療和人道援助。
 
截至9月6日,已有超過14.6萬人逃離緬甸若開邦(Rakhine)的衝突,越境進入孟加拉。這逃難人數,連同2016年10月衝突爆發起就已經逃出的7.5萬人,是羅興亞人湧入孟加拉人潮規模最大的其中一次。新來的難民大部分在既存的臨時棲身所、經聯合國難民署登記的難民營、新建的三個臨時營地,或在當地社區之中落腳。許多難民被困在緬甸與孟加拉邊境間的無人地帶。而其實在最近的大逃難潮之前,許多在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就已生活在不安全、過度擁擠及不衛生的環璄中,並飽受風吹雨打。
 
無國界醫生在孟加拉的項目總管科洛沃斯(Pavlo Kolovos)說:「我們已有很多年沒有遇過如此規模的情況。」他續說:「我們的救援隊見到身無長物的人們川流不息地來到這裡,極受創傷,並未曾獲得醫療護理。很多新來的人都有很嚴峻的醫療需要,例如是暴力造成的傷勢、受嚴重感染的傷口,和晚期的分娩併發症。若沒有進一步加強人道支援,潛在的健康風險將極令人憂慮。」
 
一位49歲的父親告訴無國界醫生說:「我與全家人逃離家園,但我的兒子在逃走時被槍擊。我帶他到孟加拉的醫院,把其他家庭成員留在緬甸的樹林中,他們匿藏在露天的地方。我已有數天沒有獲得他們的消息,我不知道我可以怎樣做。我覺得很絕望。」
 
額外的護士、助產士和醫生獲派至孟加拉協助回應需要,無國界醫生亦在庫圖巴朗(Kutupalong)區現有的兩間診所中的其中一間裡,增設第二間住院病房,以應對病人增加的情況。無國界醫生亦正支援加強轉介病人到其他醫院,並提供24小時救護車服務以接載病人。我們額外兩隊流動醫療隊亦正評估醫療需要,和治理傷病者。組織亦正分發基本物資予新來的難民。
 
科洛沃斯說:「我們擔心數以十萬計的人們仍在緬甸,無法獲得醫療護理,而目前亦沒有任何組織能夠或獲准在當地回應援助需求。」他續說:「由於緬甸若開邦北部的疫苗接種水平極低,其中一項首要工作是要為新到來的人,擴大麻疹和其他疾病的疫苗接種工作。我們亦需加強應對營養不良比率高的問題。在今次難民潮之前,在孟加拉以及在若開邦的羅興亞人,均已一直備受營養不良問題困擾。」
 
雖然目前有有限的糧食分發,部分難民卻只獲配給餅乾,要獲得乾淨食水仍然是一個問題。一名三日前抵達、育有四個孩子的父親說:「當我來到時,我獲分配七小袋餅乾來餵飽我的孩子。他們至今只吃過那些餅乾。」他續說:「我們目前與家人待在一間學校裡,但學校的委員會說,明天我們必須搬走。我不知道我們會去哪裡。」
 
---------------------------
無國界醫生在孟加拉和緬甸的救援項目資料:
 
孟加拉:
 
無國界醫生自1985年起於孟加拉工作,目前在科克斯巴扎爾區(Cox’s Bazar)的庫圖巴朗臨時營地附近,運作兩間診所,向羅興亞難民和當地社群,提供綜合基本和緊急醫療護理,以及住院和化驗服務。於2016年,救援隊進行了89,954次門診診症,接收了2,491人次入院治療,進行了4,559次精神健康輔導,醫治了103名性暴力受害者(較2015年增加了超過一倍),和進行了15,194次產前門診診症。
 
無國界醫生亦在首都達卡(Dhaka)的坎蘭格查(Kamrangirchar)貧民窟,提供精神健康護理、生育健康護理、家庭計劃和產前門診服務,並為工廠工人提供職業健康服務。
 
緬甸:
 
無國界醫生在緬甸已工作了25年,與當地衛生和體育部合作提供護理予感染了愛滋病病毒者和結核病病人,並提供初級醫療護理,和疫苗注射服務。
 
在緬甸的若開邦,無國界醫生通常在多條村落和流離失所者營地運作流動診所,以提供初級醫療護理診症服務,亦會安排緊急醫療轉介,把病人轉送至衛生部門管理的醫院。無國界醫生亦支援在若開邦北部的衛生和體育部醫院內,提供愛滋病護理。在若開邦中部,組織與緬甸的國家結核病項目合作,治理結核病患者。
 
8月中之前,無國界醫生本來在寶道(Pauktaw)、實兌(Sittwe)、邦納均(Ponnagyun)、孟都(Maungdaw)和布迪當(Buthidaung)鎮,提供醫療護理服務。然而,自8月中,無國界醫生因未再獲許可進入當地,在若開邦的醫療服務便一直暫停至今。這令數以千計在當地的病人,包括慢性病患者和急症病人,均只能獲得非常有限,甚至無法獲得任何醫療護理。無國界醫生的團隊目前繼續留在孟都。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