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 SDF)和國際聯軍展開四個半月的進攻後,最終從「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手中奪取了拉卡(Raqqa)。廣泛的破壞不僅印證了戰鬥和空襲的強度,也令人關注到平民的命運──這些平民從進攻行動一開始就被困在這座城市裡,無法獲得人道援助。以下為無國界醫生緊急救援行動經理羅伯茨醫生(Natalie Roberts)講述平民在進攻行動期間的情況:
 
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能成功接觸到在拉卡的人嗎?
 
無國界醫生與其他人道組織一樣,在進攻行動期間無法進入拉卡。在整個敵對的時期裡,我們的隊伍實際上無法向被困在城中的人們提供任何援助。他們的工作僅限於在科巴尼(Kobane)、塔勒艾卜耶德(Tal Abyad)、哈塞克(Al-Hasakah)的醫院,和流離失所者營地裡。10月中旬,拉卡從「伊斯蘭國」手上被搶奪過來後,近1,300人從該市來到艾因伊薩(Ayn Issa)的營地,無國界醫生在該營地提供醫療護理。這些人當中大多數是婦孺。隨行的少數男性要麼是老人,要麼已在進攻行動期間受傷,並已在「伊斯蘭國」於拉卡控制的醫院裡接受治療。
 
流離失所者在「敘利亞民主力量」的護送下抵達,但是他們告訴我們,他們在逃離城市到拉卡周邊一個檢查站時,並沒有獲得任何幫助。目前,他們當中有近一半人被困在艾因伊薩營地外的一個地方。我們所能夠接觸的人對我們訴說空襲的強度和恐怖,以及他們的生活環境如何日益惡化。例如,他們說有很多居民被迫到街上找食水,結果因而受傷或死亡。如果夜間在屋內有一盞燈開著,它就成了迫擊炮或空襲的目標。他們還告訴我們,他們逃跑時有更多的男性和他們在一起,但是很多男性已被「敘利亞民主力量」帶走,很可能被帶到拘留中心。我們並不知道他們當中有沒有人需要醫療護理,以及是否已接受了治療。
 
我們知道在進攻行動期間,留在拉卡的平民的情況怎樣嗎?
 
2014年「伊斯蘭國」佔領這座城市時,一些居民決定離開,前往土耳其、歐洲或其他地方。其他人選擇留下,或者說他們留下,正是因為他們別無選擇。我們了解到那些沒有選擇自由的人,通常是窮人、老人,或者是沒有家人或朋友可接收他們的人 。然後還有些是不能,或完全不想離開家園的人。我們亦知道有些人是因為認為在「伊斯蘭國」佔領下會有工作可做,而前往拉卡。決定去或留在這座城市的背後原因,不一定只是為了公開支持「伊斯蘭國」。
 
我們無法知道在進攻行動期間,這座城市裡有多少平民,以及他們當中有多少人死亡或受傷。拉卡戰役期間,沒有人關心平民。獲得一致支持的聯軍,以向「伊斯蘭國」發動「正義之戰」為名,令這座城市陷入火海之中。其居民發現逃離極其困難,特別是當他們被「伊斯蘭國」脅持為人質時,任何試圖逃跑的人都會變成襲擊目標。市內沒有救護車,所以拉卡的傷者唯一能夠被撤離的方法,就是使用軍事裝甲車。能否獲准接觸到傷亡人員,亦完全取決於士兵的好意。儘管聯軍猛烈空襲,摧毀了整個城市,卻只有很少的平民傷亡人員從戰場上被撤離。該地區只有極少數醫院擁有急症室和手術室,意味很少醫院具備治理戰爭傷者的能力,然而這些醫院明顯沒有因戰事而受壓。科巴尼醫院是一所為需要骨科治療的傷者而設的轉介醫院,但在9月份整個月裡,只收治了三人。
 
聯軍在戰役的最後一周宣布有3,000名平民被撤離;「敘利亞民主力量」一位發言人聲稱在發動最後的攻擊時,沒有平民留在拉卡,然而這些數字無法獲得驗證。最終,我們很可能永遠不知道在進攻行動期間有多少人受傷或死亡。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