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与结核病

2013年11月28日,航机在寒冷的秋夜降落到顿涅茨克(Donetsk)国际机场。从伊斯坦布尔上机到来的人当中,我显得很奇怪,他们说的语言对我而言十分陌生,后来证明了语言不通为我的工作造成了一些阻碍。顿涅茨克被称为“玫瑰之都",是乌克兰的工业城市,于1869年由威尔士商创立。城市位于顿涅茨克州中央,卡利米鸟斯河,也是专业球会顿涅茨克矿工(Shakthtar Donetsk)的主场。
 
曾经到过非洲和中东参与人道救援工作,这里的项目对于世人而言应该是闻所未闻。
 
乌克兰是全球其中一个有着沉重的耐多药结核病负担的国家,有不少不能满足的医疗需要。监狱等挤迫地方都有较高感染结核病的风险。这个被遗忘的社群能够获得的二线治疗十分有限。病人要服用大量药丸,并要承受当中的副作用,往往使他们不依从治疗。再加上高昂的费用,使结核病成为其中一项最棘手公共卫生危机。
 
深冬绝对是艰难的时刻。温度下降至零下25度,我一直想着家中赤道的温暖。不过,项目的运作很顺畅。我们有时会于周末一同下厨,我只懂得煮一点点,但幸好同房的厨艺一流。
 
乌克兰危机令顿涅茨克陷入不明朗之中。然而,队伍每日仍前往监狱机关工作。在初春的早上,前往这些设施的道路是很漂亮的,穿过古朴的城镇和河流,还有连绵的农田风光。
 
当危机发生后,队伍部分成员被调往邻近地区,继续进行协调工作。另一方面,无国界医生应对这场危机,向受影响地区的地区医院捐赠医疗物资,并为受影响的社群开展精神健康护理项目。
 
这场危机使结核病治疗项目付上代价。前往诊所变得危险,使病人有中断治疗的风险,但队伍仍然尽加保持项目的运作。我在盛夏完成了救援任务。我在喧闹中成功与同事和朋友一一道别。
 
我的任务就如乌克兰的天气一样多变,但协助这个社区对抗结核病,以及倡议具质素治疗和措施应对这个公共卫生危机的信念,一直也没有改变。
 

 

地点
乌克兰
議題
结核病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