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埃博拉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西非须汲取教训,并保护脆弱群体

2月底,非洲录得了首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时至今日,新型冠状病毒已经蔓延至非洲54个国家中的42国。
 
布基纳法索、塞内加尔和喀麦隆都在最受影响的国家之列,已经出现了本土传播的病例,并准备了应对疫情。
 
无国界医生驻塞内加尔达喀尔(Dakar)的西非项目经理乔布医生(Dr Dorian Job)讲述了当地现状和我们关注的重点。
 
最近几周内,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的快速散播,非洲国家的准备工作已经上了国际新闻的头条。
 
但你应该会疑惑,老实说,有哪个国家真的准备好了呢?看看今日的欧洲,特别是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这其中有谁准备好了面对这样一个定时炸弹?
 
你也许还会想,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影响了西非的埃博拉疫情,是否会有助于该地区的国家准备得更好。
 
之前的疫情至少使监测和协调的反应和机制得以发展。要看他们是否有效,还需要些时间。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为下一个阶段做好准备,也就是当传播链不再受控,我们要应对更多病例的时候。
 
控制措施的冲击
 
大部分国家已经采取措施来遏止病毒传播,例如关闭空中边境,禁止聚集以及关闭学校,目前还没有到完全封锁的地步。
 
即使这些措施可以让疫情减缓,它们也确实会影响各国经济,以及通常过一天算一天的人们。
 
这些措施也会影响到各国已经一直面对人道危机的脆弱群体。
 
例如,在布基纳法索,各组织很难额外加强人道应对,因为我们都在呼吁应对当地不安全局势和流离失所的人们的需求。
 
当下,我们谁也无法引入新的医疗队,医疗物资供应系统将中断数周甚至数月。
 
然而,现在不仅必须加强应对人道危机,还须加强卫生和预防感染措施,以阻止病毒在一个连饮用水也甚为不足的国家蔓延。
 
平衡问题
 
当然,很快各国都将不得不调整这些措施,以平衡减缓疫情蔓延的必要,和防控措施可能带来的经济和社会影响。
 
然而,不管在哪个国家,一些措施还是必须保留。
 
首先,减慢疫情取决于个人态度的转变:遵从与人保持1.5米距离的告诫,并实行基本的个人卫生措施。
 
另一个应对疫情的关键是加强能力去鉴别、监测和护理那些面临最大风险的人群,尤其是在社区层面。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一个呼吸系统疾病,大多数感染者会有轻症或者中度症状,但是那些高风险人群,尤其是年长者和有其他疾病的人,会患上严重并发症。
 
但是,不论对于病毒在热带地区的传播,还是糖尿病或高血压这类慢性病,或疟疾和营养不良这类季节性疾病,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共同感染的后果,我们依然所知甚少。
 
不应忽略其他健康问题
 
因为目前检测和诊断能力不足,找到其他的筛查办法同样关键。
 
我们必须建立基于症状的检测机制,建立流行病学监测系统,以及为最严重的病人建立尽可能贴近社区的转介系统。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注意力和精力都集中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上,可能会令我们忘记其他的健康问题,或者忽略大部分人口。
 
例如,最近在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爆发的疟疾和麻疹,仍然是这些国家的高死亡率疾病,必须采取预防措施或开展疫苗接种活动。
 
然而,我们面临着无法部署足够资源的风险。
 
来自过去的教训
 
我们需要从过去的疫情中汲取教训,包括在该地区对抗埃博拉的经验。
 
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确保医护人员的安全,并对疫情应对和应对疫情的组织的保持信心——这对于避免恐慌和确保传播正确的信息至关重要;并且,不要忽视其他病人。
 
与此同时,我们必须保持谨慎,不要简单复制对抗埃博拉的要素,例如不应为不会透过皮肤传播的病毒制定埃博拉类型的工作服等保护措施。
 
过去应对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又称非典型肺炎)的经验也显示,相比起密闭气路的复杂结构,自然光和通风良好的结构更有利于预防感染。
 
盘点和创新
 
简单说,我们将要总结过去,并有所创新。
 
如果应对此轮疫情大流行的新解决方案来自非洲大陆,我一点也不会奇怪。
 
相比欧洲,非洲国家在管理卫生紧急情况方面确实有更多的经验,公共卫生反应更发达。
 
我们正迅速朝着简化医疗程序和标准的方向发展,这将让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更快反应。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