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也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我们恐惧的灾难正降临于此”

无国界医生在亚丁工作期间目睹到许许多多:在2015年,也门战斗最为激烈的时期,我们维持医院运作,习惯了在短短几小时内接收几百名伤患,一如我们在去年8月面对过的那样。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下文简称新冠肺炎)在这座城市内爆发,却格外令人悲伤:我们所有人恐惧的灾难正降临于此。

在阿玛尔(al-Amal)医院内,我们运营着亚丁唯一一间新冠肺炎治疗中心。我们的医疗队包括了也门本地员工和国际员工,他们不分昼夜地尽力提供最高水平的护理。但就像在其他受这一病毒影响的国家一样,我们见识到这种疾病有多致命。

从4月30日到5月17日,我们收治了173名患者,其中至少68人去世。这样的死亡率很高,相当于在欧洲被送进重症监护室里的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率,但这里的死亡病人相比法国或意大利要年轻许多:大部分病人介于40到60岁之间。

在亚丁,患者们入院太迟。如果他们在已经出现严重呼吸困难的症状时才前往医院,救治他们就会变得愈发困难。出现轻症时居家隔离是正确做法,可如果你开始有呼吸困难的迹象,前往医院就诊是非常重要的。当我们的医护人员看到病人到达医院时,已经像离开了水的鱼那样喘不过气来,医护人员们会非常心痛,心里知道无论他们多么努力帮助病人,都已经太晚了。

我们也知道不少人在家中死去:本市的殡葬统计数据显示,上周每天大概有80场葬礼,在平日则大概有10场。这一迹象表明,相较于这座城市里感染病毒而亡的人数,我们在治疗中心里所见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我们还看到本市的医务工作者染病,这是判断病毒已广泛传播的另一指标。

看不见的病毒,有时会令人很难意识到危机真实存在。它不像战争,人人都能听见枪声,看到爆炸。这场危机在真实发生着,我们每天都在工作的医院里看到它带来的后果:人们挣扎着求生,其中许多人没能挺过来。

要想抑制病毒传播,每个人都必须发挥自身作用。我们都应该尽可能地减少外出,在不得已外出时的时候也应至少和他人保持一米以上距离,避免肢体接触。如果有发烧或咳嗽的症状,就应该待在家里,以防将病毒传播给别人。大部分新冠肺炎的病例都症状轻微,但如果开始有呼吸困难,就要求医。

在阿玛尔医院开设治疗中心实在是挑战重重。全球每一个人都在学习如何应对新冠病毒,可是,像意大利和法国这样的国家有医疗系统健全的优势。也门则相反,连年战争令医疗系统崩溃。无国界医生团队自5月初接管这间治疗中心后,投入了巨大精力,可工作中的成就感被我们所目睹到的悲惨情况所淹没。

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帮助亚丁度过这段最黑暗的日子,但我们不能独自面对疫情。联合国与其他援助国必须做得更多,来帮助亚丁,以及也门其他地区。也门需要钱来支付医护人员的工资,医护人员也需要更多的个人防护装备来保护他们的安全,病人需要更多制氧机来协助维持呼吸。世界不能丢下亚丁和也门其他地区,独自面对这场危机。



本文作者系无国界医生副项目总管巴比克尔医生(Dr Ghazali Mohammed Babiker)。
地点
也门
donat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