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保护并支持护理院员工的重要性

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护理院中,古布洛姆(Stephanie Goublomme)负责统筹着无国界医生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简称新冠肺炎)的工作,她分享了自己的所见所闻。
 
那天,我正在和某间护理院的主管通话,显然他十分苦恼。他的其中一位院友正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折磨而需要住院治疗,但急诊却拒绝收治,因为医院实在没有空床位了。
 
当主管表示无法处理老先生的医疗需求时,急诊却说他们也无计可施,并悄声建议主管直接提高老先生的吗啡剂量。我能感受到主管在电话另一头的情绪;他告诉我,这不是他从事这份职业的初衷。
 
这裡的现况就是这么糟糕,也正因此,无国界医生必须有所行动。
 
从一开始,我们就接触了布鲁塞尔的48间护理院。我们提供了防控感染的建议,也针对正确使用个人防护装备的培训提出意见。
 
在走访过的护理院中,我们已经为其中的大约一半提供培训,并表明如有需要,无国界医生还可以提供更多支援。以上措施已能满足这些机构的需求,但其余护理院则面临更多的问题。
 
我的团队上周去的一家护理院中,已有20位院友因新冠肺炎去世了。机构还有51位院友,但整栋房子只有4名员工,包括清洁、厨房和护理人员。这4个人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在各院友间来回奔波,尽其所能;但显然,那里完全一团混乱。
 
走廊上堆满了托盘,人们大声叫喊来引起注意。我们的健康促进员听到一位女士在求助,便过去照顾她并协助对方起身穿衣服。没有其他人有空去照应了。
 
那里的情况虽令人震惊,但并非发生于一夕之间。事态日渐恶化,护理院的主管们也无法掌控。他们尝试过了,但一开始以为人手充足、结果员工却一个接一个请病假的时候,这实在太艰难了。
 
这就是为什么在这场危机中,保护并支持护理院员工如此重要,这也是身为无国界医生的我们能提供实质帮助的地方。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们不应只关注于医疗机构,同时还得帮助护理院的员工,因为他们也是在前线抗疫的人。
 
无国界医生有许多在疫情爆发下工作、感染预防和控制、训练正确使用个人防护装备等的相关经验。外界的信息太多,护理院的员工常常因不确定哪种才是正确的而感到困惑和害怕,这不难想象。人们可能会戴上很多层手套,却未能正确使用消毒剂,在某些方面过了头,在另一些领域却远远不足。
 
护理院员工给我的反馈都很正面。在这场危机中,他们原本感到十分孤单,而现在则已满怀斗志。这些员工非常感激有人来倾听他们并提供协助,让人能重拾安全感与信心以继续工作。
 
对护理院的员工而言,这些受苦且濒死的年长院友并不只是病患而已。他们是自己认识且关心多年的人。此外,每当有院友过世,员工也没有时间哀悼,他们不能见家人,必须在几分钟后回到工作岗位。这种重担让他们难以负荷。
 
装备短缺
 
个人防护装备短缺显然是个问题。我们支持的很多机构,其装备储备量只够用几天而已,但在那之后呢?一开始是口罩,现在则有许多机构的员工缺少手术围裙。不过,无国界医生已经习惯在装备短缺的地方工作了,我们变得善于以最安全的方式物尽其用。这代表我们可以跟护理院的员工说:“老实说,手术围裙不够确实很闹心,它很重要而且需求迫切;可是,我们不如专心想想,依靠现有装备,我们还能做什么来保护自己吧。”
 
照顾最弱势的群体
  
无国界医生其中一条指导原则是,永远先替最弱势的群体着想。在这次疫情之中,年长者确实就是最弱势者。有一天,我和另一位护理院的主管谈到,在我们谈话前,她其中一位院友自杀了。她告诉我,大部分的院友都很抑郁,很多人开始不吃不喝。他们被困在自己的房间里,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如果我们可以提供一点协助,让一些院友们尽快走出房间,并至少能与其他人在公共区域互动,才会真正带来改变,甚至,能够借此救人一命。

 

地点
比利时
donation now